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脱身
    钟魁没有规规矩矩地从巷口离开,他从巷墙上凹出的地方借力,腾地跃了过去。

    这围墙足有两米高,上面还插着碎玻璃,乾坤步虽然才入门,但足以让他轻松跃过围墙。

    另一边是铁路职工医院的后院,钟魁不顾院子里的人惊诧的眼神,背着大旅行包,穿过后院,从侧门离开。再绕过一条巷子,七弯八拐,就是车来车往的闹市区。

    这是他昨晚研究地图后得出的撤退路线,防人之心不可无。

    钟魁眼观六路,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直接钻进了市百货公司,飞快地买了所需的家用摄像机及备用卡带、电池,又买了一身运动服,在更衣室换上后,从商场的另一个门出去,见有辆出租车正好送人到了这里。

    钟魁上了出租车,司机却回头道:“酗子,我要交班了,往雁塔那边跑,顺路不?”

    钟魁直接扔给司机五张百元大钞:

    “去太乙县!”

    “好咧!”司机一怔,很快反应了过来,赶紧收好,挂挡,给油,载着钟魁飞快地离开。

    钟魁瞄了一眼车上显示的时间,道:“师傅现在是傍晚五点半,如果你能在六点半钟赶到太乙县城,我再加你300块。”

    虽然这个时代开租车的属于中高收入阶层,但有钱不赚王八蛋。如果有人每月工资能到手500块,那就绝对属于高薪了,已经有500块到手了,司机很想再挣那300块。

    司机保证道:“你瞧好了,放心,我开车有二十五年了,以前在单位上班时,什么车没开过?我开出租车也有十年,没出过一起事故。要是在全市司机中选标兵,那得选我才对。”

    嗯,又是老司机。

    一路上,钟魁闭目养神。

    今天这一出,也是极耗心力,比跟师兄练功还要累。那司机不时地通过后视镜看了一眼钟魁,心里很是好奇。十个司机,九个爱聊天,还有一个是闷骚。

    “酗子,出事了吗?这么急?”司机将车开的飞快,但也极稳当,技术不是吹的。

    “嗯,我外公病危了。他年纪大了,怎么也不肯来城里住院,一是怕花钱,二是怕万一死在医院,被直接拉到火葬场,所以一直拖到现在。”钟魁道。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他成了撒谎大王,借口张口就来。不过在这个世界,养母娘家那头还真有外公,身体还不错,对钟魁也是很好,只是住的远,两家见面机会不多。

    “哦,怪不得。老人家都是旧时候过来的,观念太保守,人万一要是死了,火烧还是土葬,还不是一样?”司机见钟魁穿着一身崭新的阿迪,十分光鲜,还以为钟魁是城里人。

    一打开聊天模式,司机的话便多了起来:

    “其实农村也不错,有地可以种,养头猪,再养十几只鸡鸭,每年粮食蔬菜不用买,手里头虽然紧巴巴的,但也饿不着。”

    “不像咱城里,有许多单位现在都发不出工资。嗯,现在物价涨的厉害,做火箭似的,嗖嗖的往上涨。老百姓难啊,工资虽然也涨了,但永远也赶不上物价上涨的速度,我老婆上菜市场买个菜,都要好好合计一番,都是钱给闹的。”

    “我家邻居原来是省委机关的小干部,官不大,可好歹也是个机关干部吧,以前挺显摆的,现在你猜怎么着?上个月居然辞职了!”

    “嗯,你说的是。”钟魁很想将司机的嘴巴缝上。

    “酗了,你家里做什么的。我猜一定是做大生意的。”司机说道,“要不然可拿出这么多钞票出来。”

    “嗯,我家有海外亲戚。”钟魁言简意赅。司机恍然:

    “这就对了。真是风水轮流转,以前谁家有什么海外关系,都得捂着,生怕别人知道。现在嘛,生怕全国人民不知道哩,就差登报声明了。对了,你家亲戚是哪国的?”

    “香江的,暂时被别人占着。”钟魁道。

    “香江的啊,香江好啊,听说那里到处都是发财的机会,家家都有大哥大小汽车,钱在人家眼里根本就不叫个事。你看电影里面演的,周闰发,多帅多潇洒,咱什么时候也能用上大哥大哩。”

    普通人的梦想就是能有一天,也能用上大哥大。

    大叔,那是大砖头好不好,华夏人民还没来得及买,大砖头就被淘汰了,以至于后世人们在老电影里看到主人公拿着大砖头显摆就想笑。

    出租车抵达太乙县城时,正好是六点二十分,钟魁履行了诺言,又给了司机300块。

    钟魁很小心,为了不被可能存在的跟踪,他是在县城的东头下车,然后步行,在县城七拐八拐到了汽车站,正好赶上最后一趟开往丁官镇的飞虎车。

    到了丁官镇,钟魁继续赶路,此时只能靠双腿了。

    除了早上吃了早餐,中午他没时间吃,后来一直在紧张中度过,这时他确认没人能查到自己之后,精神松懈下来,身上装满现金的旅行包,还有从省城百货商场买的摄像器材,让他感到又饿又累。

    好不容易赶到师兄隐居之所,钟魁累的像条狗。

    令狐易颇为周到地准备好了吃食,钟魁啃完了一条野猪腿后,这才恢复点精神,眉飞色舞地叙说此前经过。

    令狐易耐心地听着,听到钟魁是如何将古玩店老板玩弄于股掌之中,又是如何脱身的,也不禁感叹自己这位小师弟天生应该就是一位老江湖。

    天意,是天意让自己遇到一个自身血脉无比契合的少年,或许是恩师的在天之灵让自己在绝望之前遇到了这位师弟。

    这位师弟带回了巨款,然而却看都不看一眼,可见是一位品格高尚的人。

    令狐易却不知道,钟魁前世虽远称不上富豪,但也身家颇丰,妥妥地中产以上,只是从没有一次性看到过这么多现金码放在一起罢了,只有暴发户才会有抱着现金睡觉的习惯。

    继续慰劳一下肚皮,钟魁取来今天买回来的手持型家用摄像机,忽然想到他付款时那几位营业员惊讶的脸,他就想笑。

    这是rbjvc公司推出的最新型号,相对于专业摄像机,它已经很小巧了,令人惊叹,代表着当代最新制造技术,当然其价格更加令人高山仰止。

    这种手持式摄像机或者叫家用摄像机,使用的是8毫米卡带,连一张卡带的价钱也顶得上一个普通职工的月工资。钟魁直接要了一百盒,另外还要了一百节可充电电池,最后付款时,几个年轻漂亮的营业员围着钟魁双眼直放电,直嚷嚷要认钟魁做干弟弟。

    吃饱喝足了,虽然身心还很疲惫,但修行是绝对不能停的。

    龙象伏魔功运行三十六周天,钟魁感觉自己全身经脉处于一种很玄妙的感觉,这是功力飞速提升的表现之一。

    当他的功力到了一定的阶段,这种提升的速度会慢下来。等他的实力越过了凝气阶段,即使师兄还活着,恐怕也不知道如何去教他,只能靠他自己去感悟。

    一般运行三十六周天,钟魁要花上两个小时的时间,这在令狐易看来这已经是极快的修行速度。

    过犹不及。

    这也是中庸之道。钟魁是个意志极为坚定却又不是爱钻牛角尖的人,他是个讲究效率和方法的人,所以前世他一旦发现某个项目很有趣,他便去创业,以强大的执行力,全力以赴,成功之后又很快失了兴趣,转手给别人,激流勇退。

    所以,钟魁这样的人,对自己有极大的自信,却又不会让自己在任何事情上迷失自己。

    对于修行也是一样,修行的世界令钟魁大开眼界,颠覆了他的三观,但这也不会让他过上苦行僧的生活,从此走上寻求那虚无飘渺的长生之路。

    欲速则不达。

    在钟魁修行的这两个小时的时间里,令狐易在摆弄着摄像机,现代科技只是让他惊讶一会而已,他不是个老古董,很自然地接受了它,并且很是遗憾,要是在唐朝时有这样的机器,那该多好啊,不至于很多宝贵的东西失传了。

    令狐易自己试着录了一段录像,效果还不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