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调动
    钟魁又吃了三碗蛋炒饭。

    没办法,余家的碗太小了。

    钟魁很理解,越是生活富足优裕,家里用的碗越小,跟太乙村里家家常用的大海碗相比,这碗就是个茶碗。正如生活品质高低与米面等主食用量有着紧密的关联。

    余思远踌躇一番,道:“爸,儿子想跟你商量个事。”

    “说吧,我听着呢,但不要搞歪门邪道,没门。”余家栋先打了个埋伏。

    余思远道:“这事我没有求你,更不会走后门,只是儿子有个想法想征求你的意见。我想到基层去。”

    “嗯?”余家栋再一次放下手中的报纸。

    “丁官镇老书记兼着镇长职务,他到了退休年龄,早就打报告要提前退休。因为丁官镇是个烂摊子,连教师的工资都发不出去,听说一到逢年过节,就有教师结队到他家堵门,其他的破事一大堆,所以并没有多少人想接他的班。我是副科级,他是正科级,我想先去做个常务副镇长,算是平级调动,阻力会小点,别人也说不了闲话。”余思远道。

    “你早就想过了?”余家栋没有发表评价。

    “以前我只是朦胧有些想法,但今天钟魁同学的一番话,倒是让我下定决心。”余思远看了正在假装看电视的钟魁一眼,钟魁倒是自来熟,没拿自己当外人,“我现在是县委办副主任,说的好听,其实都是务虚,我想下到基层,真正做事,做实事!”

    “就是因为猕猴桃?”余家栋笑道。

    “不完全是,主要是我还年轻,要干事业,要趁早。有句话不是说嘛,宁为鸡首,不为凤尾。我想把丁官镇当作自己的责任田,一个镇都干不好,咱以后也别想进步了。”

    “你能这样想,我很高兴。咱家是什么情况,你很清楚,你爷爷虽然在中枢影响还在,但最更多的也只能用在我身上,因为你还太年轻,参加工作才五六年,等到你成熟有了经验之后,你爷爷的影响力早就成过去式了。京城里跟你同龄的人不少,他们什么货色,你也看得到,一个家族能够长久兴盛不衰,关键还要看自己子弟是否足够优秀。”

    “这么说,爸爸你答应了?”余思远欣喜地说道。

    “这个我很赞成,这是个好事,我为什么要反对?在这件事上,我也可以替你打个招呼,走走后门。但是我丑话说在前头,一切都要靠成绩说话,尤其是在基层。”

    县官不如现管嘛,又有远水解不了近渴的话在,余家栋虽然是省里的高官,但也不可能事事插手一个基层小镇的工作。

    林兰在一边倒是有些不满:“思远,你去当个县委办副主任,我没拦你。这还离省城近点,现在你又到更偏远的基层,文舒怎么办?不如趁早想法把她调到省城来?”

    余思远的妻子文舒,是他的大学同学,读研后留校任教,现在还在燕京大学教书,从讲师做起,夫妻二人目前处于异地分居的状态。

    “她马上就要评副教授了,正在关键时候,舍不得调动。那可是燕大的副教授,换我也舍不得,况且她很喜欢这份工作。”余思远眉头皱了起来。

    “妈也只是顺口提一句,总之妈是过来人,夫妻之间的感情也会因为时间和距离而变的淡了,希望你将来不要后悔。”林兰道。

    余家栋也道:“文舒是个好儿媳。咱家不缺当官的,也不缺经商的,就缺个文化人,这是你爷爷说的原话。希望你能在家庭和事业之间平衡好。”

    钟魁见这一家三口因为这事沉默了下来,他们因为钟魁年纪小,也不避讳,故意说道:

    “余叔好好干,五年之内一定会调省城,十年之内肯定会上调进京!”

    “臭小子,你这是哄我开心吧,我怎么有那本事。”余思远乐了,口中谦虚,心里却是很美。

    钟魁的话倒是让他下定了决心:

    “反正我明天会坐飞机回京探望爷爷,到时候会跟文舒好好谈谈,相信她一定会支持我的。”

    “那早点休息吧,明天早上九点的飞机,早去早回,不要耽误了工作。”余家栋做了最后总结。

    晚上洗洗后,钟魁被领到了客房住下。

    钟魁锁上房门,没有睡觉,直接盘膝坐在床上,准备开始今晚的修行。

    他忽然想起了令狐师兄,不知道师兄这个晚上在做些什么。

    跟师兄总共也没见过几次面,尽管只是暂时的分离,但不知不觉,师兄在他心目中已经成了牵挂。

    而这次数并不多的见面,他敏锐地察觉到师兄越来越苍老,就像一株参天大树,表面上绿意盎然,其实内里生机已经开始衰败。

    他更感觉得到师兄内心很是焦虑,担心师门和自己一身绝学得不到传承,当天意让钟魁出现在师兄的面前,师兄在欣喜之余,反而变的患得患失起来,恨不得一夜之间,将所有绝学教会钟魁。

    正因为如此,师兄才给了自己两锭金子,尽管师兄也知道在这个世界,让一个十二岁少年独自一人带着财宝去跟人打交道,也是极冒险的。

    真气在经脉中流畅地运转,当钟魁收功完毕之后,他内视发现自己丹田之内的气海更加浓厚,但距传说中的凝气为液,还早的很。

    即便如此,钟魁也感到很欣喜。

    虽说修行之时,身体是在敏感而又亢奋之中度过,内心是平静而又紧张,但过犹不及,钟魁已经有了一定的经验,三十六周天是自己修行的最佳状态。

    这样既可以保证修行的效率,又不至于亢奋过度而让经脉处于长期疲惫状态,时间久了反而会有所损伤,甚至曾经有很多修士因贪功而致走火入魔的。

    这也是师兄教导自己的,属于功法之外的个人经验,否则单靠自己摸索,去总结经验教训,那就事倍功半了。

    此时天已经蒙蒙亮了,钟魁脱衣躺下,补充一下睡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