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硬道理
    在余家三口的注视下,钟魁飞快地吃下三碗肉丝面,外加一个大锅盔。

    “这孩子可怜啊,这么瘦,平时一定吃不饱饭。”林兰爱心泛滥。

    换谁谁会这么想,却不知道钟魁的情况根本就不是这样,虽然一年吃不上几次肉,但养父母身康体健,又勤快能干,比上不足,至少比下有余,虽然没什么挣钱的门路,平时吃的不好,但绝不会让自己的儿子挨饿。

    “我说,你这么个吃法,早晚会吃穷你爹娘的。”余思远开玩笑道,“你应该生在百万富翁家。”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亏你还是干部身份。”林兰出身普通人家,嫁到政治豪族,以前也没少在妯娌间被挤兑过,对身份地位这些东西天生有些敏感。

    咳咳,余家栋发出咳嗽声。

    当然不是他感冒了,而是一种信号。余思远乖乖地坐到沙发上,例行公事地问道:

    “爸,近来工作还忙吗,你一定要注意身体啊。”

    “我还是老样子,没什么大毛病。倒是你,最近去太乙县工作的怎么样,跟领导和同事们相处的如何?”余家栋放下手中报纸,他的声音低沉,隐藏某种威严。

    “我去太乙县才三个月,都还在熟悉之中。不过,县委郭建国书记,刘长江县长,对我都很照顾。”余思远道。

    “郭建国和刘长江二位同志,都是老同志了,在同级干部中资历很老,经历过严峻考验,党性原则强,也很有威望,你要向他们多多学习。”余家栋道。

    “我听说,郭书记和刘县长,他们这是最后一班岗了?”余思远小心翼翼地问道。

    “你不要瞎想,组织原则你是知道的,还没做最后决定,就不是百分之百的事情。”余家栋道,“不过,他们两位同志年纪有些大了,有些跟不上形势发展了。目前省委面临的压力也很大,东部省区都在各显神通吸引外资,发展经济,有的省市甚至公开喊出超越亚洲四小龙的口号,姑且不论这口号是否太过高调了,但人家这种敢拼敢干的精神是值得我们学习的。我们西秦省领导干部普通思想僵化,因循守旧,得过且过,这样是不行的!”

    “是啊。我们太乙县也是这样,身处内陆,一无资源,二无资金,大家不知道怎么办,找不到好的出路。”余思远道。

    “这种思想也是要不得的。”

    作为高级干部,余家栋的手腕成熟,但他的思想却有些激进,这是西秦省官场上众所周知的事情,这跟他曾经出国考察学习的经历有关。

    “什么叫不知道怎么办?只知道向上级要钱,永远也不会搞好经济。木头脑子!”

    余思远硬生生地替木头脑子们挨了父亲的骂,大感冤枉。

    林兰从厨房端出一盘水果,递给客厅前的三人每人一个,对钟魁热情地说道:

    “小魁,这是进口水果,叫奇异果,你肯定没吃过,很甜的!”

    “什么奇异果?不就是猕猴桃嘛。”余思远在旁嘟囔道。

    “对啊,余叔叔说的对。”钟魁接过话,“我们华夏是猕猴桃原产地,准确的说,我们秦岭是世界猕猴桃的故乡,二千多年前史书上就有记载了。不过野生的个小,味涩,我们那山上到处都是。不过,一百多年前,新西兰人将种子带到新西兰后,加以培育,结果反销回来,就成了今天猕猴桃的模样了。”

    “这是真的吗?”余思远当然吃过猕猴桃,也知道猕猴桃跟奇异果其实是一回事,他只是单纯地反对崇洋媚外,但这些背后故事还是第一次听说。

    “当然是真的,你可以去请教农林专家。”钟魁像是想到什么道,“我要是太乙县县长,我就公开地对外宣传,太乙县是世界猕猴桃之乡和原产地!这也是宣传需要嘛,反正据我所知,咱们丁官镇就有不少种猕猴桃的,我家就有。听说都是十年前请的农林专家培育的,就是不太好卖。实事求是地讲,根据我品尝的结果,味道跟这进口的比,只是差一点而已。”

    “你这话不太合适吧,你刚才也说了,秦岭是猕猴桃的原产地,怎么就成了咱太乙县的专利了?这样宣传是要出问题的,至少会引起邻县甚至邻省的抗议。”余思远质疑道。

    钟魁心道,你真是实心人,这不怪你。你要是知道后世人家怎么卖拉面的,就不会这么说了。

    “我说了你能去法院告我吗?告我也不怕,你越告,我越知名,我还怕你不来告哩,这才叫广而告之!当这种宣传成了妇孺皆知的事实之后,那就是真理!如果再能配上政府引导农民种植,成立农业协会,积极对外宣传,寻找销售渠道,一定大卖。”钟魁道,“我要是卖猕猴桃的,一定要包装好,最好礼盒装的,就像是包装精美的月饼一样,送礼好看,还上档次!明年全运会不是要在咱镐城开吗?正好,我要是太乙县的领导,就向上级申请,咱们以全运会组委会指定用水果的名义,赞助一下,咱没钱,送两百箱猕猴桃还是能做到的,我想咱省委一定会乐观其成的!”

    余思远愣了好一会,一拍大腿,大叫:“绝了!”

    就连余家栋也满脸震惊之色。

    “孩子,这都是谁教的?”余家栋问道。

    “我自己想的啊。”钟魁道。

    “你怎么会想这个问题?”余家栋觉得为什么会想很重要。

    “因为我想挣钱啊。你看我一晚上吃了三碗面条和一个锅盔,也就吃了八分饱,因为你家的碗太小。”钟魁不好意思道,“没钱就要饿肚子,这是硬道理啊。”

    “确实是硬道理,一分钱难倒英雄汉!”余家栋道,对自己的老婆道,“这孩子没吃饱,嫌咱家的碗小,这是在抗议啊,咱是不是要表示表示?哪有让客人饿肚子的道理嘛。”

    “那行,晚上还有剩的米饭,我炒两碗,不,三碗蛋妙饭!”林兰笑道。

    “谢谢林奶奶!”钟魁连忙顺杆子爬,省委组织部长的夫人亲自下厨,你还要怎样?

    “怎么?你光谢谢林奶奶,也不谢谢我这个老头?”余家栋佯装不满道。

    “谢谢余爷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