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小偷 雷锋
    中午放学后,钟魁吃过午饭,就去了汽车站。

    丁官镇的汽车站就在镇政府的隔壁,地方不大,就是一个不起眼的小院子,连个招牌都没有。

    院里停着七八辆用农用运输车改装的三轮车,一开起来,轰隆隆直冒黑烟。

    好一点的也是农用车,也就是多一个轮子,一般是飞虎牌的,俗称小飞虎,还有时风牌的,广告做的好,时风时风,路路畅通。

    好处是,这两种车设有副驾驶坐位,可以坐人,这个位置通常是捷足者先登,就好比华夏人坐小轿车,喜欢坐副驾驶的位置一样,仿佛这样可以让自己跟后面的乘客区别开来,高人一等。

    客运全是私人承包,司机兼作售票员,票价一块五,随叫随停,童叟无欺,爱上不上。

    钟魁坐在后面,车上坐满了乘客,车厢两侧各一排,都是面对面坐着的。有到县城的农民带着鸡鸭,车上甚至还有两头小猪仔,正心有不甘地乱拱,气味相当令人难忘。

    这对穿越而来钟魁来说,这也是一次难忘的体验。

    太乙县城距丁官镇也是三十里,路虽然也是坑坑洼洼,但好歹是正儿八经的公路,只是时日久了,路面坏了没有及时修补,你只要觉得车盘底下不再颠簸,那说明县城到了。

    虽然仍然很落后,但县城就是县城,街道更加宽阔,行人更多,两边的商铺林立。

    对于从乡下来的人来说,县百货大楼可以用大厦这个词来形r县政府还是两层的呢。

    百货大楼四层的建筑,只有底下两层是商场,三楼自家办公,最上面一层因为要创收早就租给别的单位,只是大家普遍囊中羞涩,只能进去瞎逛逛,过个眼瘾。

    百货大楼前面是个小广场,也是县汽车站上下乘客的停车场。县汽车站运营的车辆,同样全是私人承包的,都是破旧的中巴车,每次都是挤的满满的,根本没有超载一说。

    据说,这些车辆的主人都来自于县城前面某个村,本地大姓,宗族势力强大,他们掌握着这里的秩序,控制着这里的旅客运输生意,外人即使有钱买车搞客运,不付出足够的代价也很难插足进来。

    这些人绝不是车匪,但可以说是路霸。

    这不过是九十年代初全华夏众多县城的一个缩影。

    所有中巴车,依次排队,旅客只能先上第一辆车。最前面的那辆已经没有了空位,司机和售票员两人仍在卖力地喊着:

    “去省城的,就差一位了,上车就走,上车就走!”

    有的乘客不为所动,想等下辆车,这样就有可能抢到一个座位,包括钟魁。别的司机就有些不满了,不免要和排在最前面中巴车司机售票员发生一些口角,大家都想多拉一些乘客,多跑几趟。

    一辆载满乘客的中巴车到站了,乘客鱼贯而下,钟魁闲着无聊,有心数了一下,核定载客十五人的中巴车,居然挤了二十九人。

    正当钟魁无聊至极时,第三十名乘客走了下来。

    这是一位正值青春靓丽年纪的姑娘,刚刚二十初头的模样,脚踩着一双白色运动鞋,下身穿着时髦的修身牛仔裤,勾勒出美好的身材,上身穿着红色卫衣,因为背着双肩包,显的胸前颇为壮观。

    不经意间的回瞬,那张素面朝天的精致的脸,让人难忘。

    姑娘双手各提着大包小包,并没有注意到擦身而过的一个人,一只手已经伸向她背着的双肩包。

    双肩包外面有个单独的口袋,拉链并没有拉上,露出里面的粉色钱包。

    车站来来往往的人太多,没有注意到这里,大伙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就要走的车和正要接班的车,钱包到手,那只手的主人正在得意之间,却被一声断喝吓得一哆嗦。

    “住手!”钟魁一声暴喝。

    姑娘停下了脚步,回头疑惑地看着钟魁。

    乘客们停下了脚步,往这边观望,不明所以。

    而聚在一起聊天抽烟打屁的司机们,则齐齐面色古怪的看着钟魁和那位一时有些发愣的小偷。

    很显然,司机们都认识这位小偷,不过他们没有要帮忙的意思。

    “啊,我的钱包!”姑娘反应过来,放下自己手提的包,在那小偷还没反应过来,一把将自己的钱包抢过来。

    那小偷年纪也不大,看上去瘦弱不堪,头发掀,一副营养不良的模样。大庭广众之下,黄毛小偷并不敢发作,只是转身匆匆走掉,还不时回头望了姑娘和钟魁几眼。

    “小弟弟,谢谢

    
共2页,现第1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