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修行
    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钟魁向着太乙山方向急奔,他从没有如今这样感觉良好,仿佛体内埋藏着一颗火箭发动机,正源源不断地输送着澎湃的动力。

    呼出的气息稍有些紊乱,他还不太熟练控制自己的力量。

    按照师兄教的法门,他稍压制下奔跑的速度,努力引导着“气”从丹田中逆向输送向体内各处经脉,尤其是双腿。同时他调整着自己的呼吸,让呼吸的频率适应着真气的运行变化。

    不知不觉中,他奔跑的速度又加快了,然后保持在一个稳定的状态,这时他抬脚的频率和高度,两步之间的距离都是一样的。

    钟魁浑然忘物,一边奔跑,一边体会着一种难以言及的妙感。而在他身后,有两个正返家的附近村民骑着自行车,在后面追了半天也追不上。

    “哥,那小家伙,怎么这么能跑?比我们骑车要快。”一个年轻点的问道。

    这话倒有些夸张,山路骑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是这一路多为上坡路,而钟魁常常抄小路,只不过大体上没有离开简易公路太远罢了,一会消失在山谷中,一会重新出现在简易公路上。

    越往山中行去,天色渐晚。

    钟魁发现自己的视力提高了不少,即便是丛林中他也能通行无阻。

    师兄令狐易一定就在身后,事实上一出了丁官镇,他就感觉得到。果然来到师兄隐居之所,令狐易就出现在自己身后,提着他往崖上飞去。

    今晚的修行,比上次还要顺利,龙象伏魔功修炼了七十二周天,钟魁身上又出现了一层污垢,只是比上次要少了很多。

    毫无例外地,又脱光了衣服,跳进温泉中,痛痛快快地泡澡,钟魁只觉得身体由内而外,通透着舒坦。

    见钟魁一脸享受的样子,令狐易决定给加餐。令狐易师承钟天师,所学驳杂,涉及炼气、锻体、武技、暗器、轻功,还有奇门、八卦、命理,甚至棋琴书画,几乎无一不精。

    已经教授了龙象伏魔功,虽然钟魁刚刚被领入门,但这门至高功法,与钟魁的体质完美契合,神功大成只是时间的问题。令狐易囿于自身的体质,并没有练成这门功法,他学的是另外一门功法,对伏魔功只能泛泛而谈一些要点,以免钟魁走弯路。

    今晚要教授的一门绝技,名曰乾坤步,故名思议是一门精湛的轻功身法。如果能够练成的话,万丈悬崖也不过是闲庭信步而已。不过,要学会此功,首先却要学一些奇门八卦的知识。

    这些知识对于钟魁来说却是一门崭新的知识,现代人只有那些研究易经的人才能懂个皮毛。

    或许是因为穿越的影响,钟魁发现自己的记忆力惊人,尽管不太懂,也能囫囵吞枣地记个大概。

    “师兄,我饿了,还是先填饱肚子吧。”钟魁道。他没有手表,不过估摸着怕是到了晚上十一点。

    “那你先练着,我去去就来!”令狐易道。

    约摸过了大半个小时,只见令狐易拎着一头野猪回来。看那个头怕是不下三百斤,拎在他手里轻若无物,这样体形巨大的野猪十分罕见。

    钟魁一摸野猪肚子,发现还是热的,怕是师兄刚打的。扔在地上,只见这头巨大的野猪如同一滩烂泥,全身骨胳居然寸断。

    令狐易是个好庖丁,一把匕首在他手中翻飞,飞快地将厚厚的猪破剥了个干净,令钟魁眼花缭乱。这又是一门刀法绝技,名叫离魂刀。

    这头大野猪当然一次吃不完,好在溶洞群里有冷泉,将大部分猪肉藏好,够吃好些天了。

    一会功夫,野猪肉在柴火的烘烤下发出滋滋的声响,再散点细盐和胡椒,一股诱人的香味令钟魁食指大动。

    啃了一口肉,那叫个美啊。

    “师兄,我跟你商量个事。”钟魁一边美美地吃着,一边说道。

    “什么?”令狐易食欲不大,慢嚼细厌。

    “咱们这个教法,效率不高,而且万一……”钟魁道。令狐易早就反复交待过,他只有三个月不到的寿元了,而这三个月是万万不能将毕生所学全部教会给钟魁。

    “嗯,天命如此。不过,我早就将恩师所授各门绝技,撰成一书,以后你自己看吧。”令狐易对生死看的倒是很开。

    “师兄,你听说过录音机,还有更高级的,摄像机吗?”钟魁问道。

    “跟电视机类似的机器?”令狐易反问。

    这是他最后一次苏醒,也是让他最为感慨的一次,外面的世界变化太大,让他莫名惊诧。钟魁也知道,自己的这位师兄对外界并非一无所知。

    “对,师兄。录音机,可以将人的声音记载下来,随时

    
共2页,现第1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