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学校
    吃饱喝足,钟魁决定返校。

    再不返校,他担心老师要找家长了。幸亏学校远,老师不可能跑三十里山路家访,如果放在后世,一个电话就能搞定。

    身为穿越人士,钟魁有这一世的责任与义务。在学校要做个好学生,这不是为了学校发的奖状,而是为了这一世的养父母。

    钟魁刚踏入修行之门,感觉浑身充满力量,这一路走的飞快,又抄的是近路,下午三点半就赶到了学校,正好赶上第三节课。

    这一节课是语文课,授课老师是兼班主任的赵洪,他从初一就是钟魁的班主任,如果没意外的话,会一直带钟魁这个班直到毕业。

    “钟魁同学,家里事办完了?”

    赵洪态度还不错,因为钟魁以前表现不错,成绩万年老三,又是朴实听话的好孩子,这就是传说中,家长眼里的别人家孩子。

    “对不起,赵老师,我娘从山上摔下了,昏迷不醒,这不今天刚转好,我就赶紧返校,没能及时向你续假,耽搁了几天。”钟魁连忙撒了个谎道。

    “哦,你要是想再请几天假,也是可以的。不过马上就要期中考试了,学习也要紧。”赵洪不疑有它。

    “谢谢赵老师,暂时不用请假了,学习要紧。”钟魁留了意,没将话说满。

    “哦,那你回座位上去吧,马上上课了。”赵洪道。

    初二一班的教室里,坐了不下六十人,不大的教室里挤的满满的,冬天倒是挺暖和,夏天就不好了,光是看黑压压的人头也要出一身汗,要是有人放个臭屁,那就更不好了。

    学生中没有一个胖子,营养不良是这时代普遍现象。

    男生穿的好点的是的确良衬衫,外面穿着洗的发白的藏青色或军绿色外套,讲究点的,是件极廉价的夹克,脚上如果穿着一双人造革的运动鞋,那他家里经济条件一定不错,穿解放鞋的倒是占了多数,有的人身上甚至还带着补丁。

    女生一律是花格子外衣,黑色鞋面的布鞋,讲究点的则是头上带的的塑料发卡,用后世的话说,很乡土。至于裤子,这时代城市到乡村,女人很流行穿健美裤,黑色为主,有很大弹性,它的设计上宽下窄,裤脚下还连着一条设计成环形的带子,便于踩在脚下。

    这种自八十年代就开始流行的健美裤固然能够显身材,显然在丁官镇这个贫穷的偏僻农村小镇,它还很主流。但如果你脚上踩着一双黑布鞋,而不是时髦的高根鞋,那仍旧是一个“土”字。

    窗户上镶着那种带着梅花花纹的老式半透明玻璃,还有几块自上学期碎了就没被换上新的。

    课桌很破旧了,依稀可以看到原本的暗青漆色,上面刻着各种字体和图案的涂鸦,最早在这课桌上留下印记的学生,恐怕家里的孩子已经可以打酱油了。

    凳子甚至是学生自己从家带的,还经常被人偷。

    这就是太乙县丁官镇这个贫困小镇唯一一所中学的现状。

    全班男生女生泾渭分明,女生一律坐在前头,分三排,男生有五排,一律坐在后面,绝对没有男女同桌的情况存在。

    同班男女同学之间,如果整个初中没有说过一句话,也不要大惊小怪。

    钟魁的座位在倒数第三排靠南的过道上,他的同桌兼宿舍舍友李小东正襟危坐,一副好学生的模样。钟魁知道这李小东的学习成绩从来都是倒数,上课总是看课外书。

    “同学们,请将书本打开,今天我们学习新课文,《记一辆纺车》!”

    赵老师一开始讲课,李小东便低下头,一手执笔,一手按着书页,时不时低头看书,间或抬头,若有所思的乖学生模样,可不要被他骗了,他手中的书根本就不是语文课本,而是一本武侠小说。

    钟魁用余光环顾左右,底下的学生各有各的模样,有的人专心听讲,有的将口袋大小的言情书夹在书本当中,细细品鉴,有的人则直愣愣地看着老师,心思恐怕早就飞到了九天之外。

    在钟魁看来,赵老师的授课水平还算不错,尤其是一手粉笔字写的很漂亮。

    不过,丁官镇中学整体教学水平,在全县教育系统就处于下游了,每年能考取县一中的学生,不足两只手的数。

    县一中的教学水平则是还不错,它每年招收的都是全县初中的尖子生,师资力量很不错,有一批高学历教师是当年下放来的,每年高三考入大学的要占到总学生的三成之数,每年能考入燕大、水木的,也有几个,其它稍差点的大学更多了。当然这种水平也比不上省内其它重点高中,比如市一中。

    对于大多数丁官镇初级中学的学生来说,早点拿到毕业证,就算对家里有了交待,然后早早的务农、打工,不远的将来,结婚、生子,他们人生的轨迹便是如此。当然也有人会发迹,成为一方巨富,以此证明读书无用。

    这个时代的农村学生,上高中并非第一选择,初三毕业考入中专学校,才是大多数尖子生的第一选择。

    原因是上高中要白花三年的学费,结果还不一定坚持下来,上大学不过是镜花水月,最后还不是土里刨食?

    上中专却不同,这意味着两年之后就会有一份体面的工作,拿非农业户口,跳出了农门,改变了人生。

    然而时代在剧变,仅仅几年之后,初中专便成了尴尬的存在。

    然后,大学也扩招了,接着,大学生们也尴尬了,再最后,海龟成了海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