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真土豪
    钟魁在一分钟之内揭了五次锅盖,奈何还没煮好。

    锅内煮着两只老母鸡,如果是一只兔子或者野鸡什么的,就是煮上一只什么大型猫科动物,钟魁也不会感到奇怪,凭令狐师兄的身手,什么野味捸不着?

    “我敢说,这两只老母鸡是师兄‘顺便’在山下拿的。”钟魁极婉转地评价道。

    “你干脆说是我偷的就是了。”令狐易头都没抬道。

    “这可不是我说的哦。”钟魁笑道。

    “你不想吃就算了,我一个人吃。”令狐易道。

    “师兄,这就是你不对了,独乐乐不如众乐乐。”钟魁道,“我天生好助人为乐,老母鸡含太多脂肪,对老人家身体不好,我勉为其难,替你消灭它们吧。”

    令狐易将烘干的衣服扔给钟魁道:“穿上衣服吧,光着屁股很好看吗?”

    “嗨,都是大男人,有什么好看的。”钟魁毫不在意。

    “你怎么知道我是男人呢?”令狐易突然道。

    “嗯,什么?你……”钟魁大惊,飞快地穿上衣服。令狐易虽然言行举止像是个男人,但这副狐相还真难说,那聊斋里头狐狸精都是雌性的。

    待钟魁穿上衣服,这才想起师兄就是师兄,怎会成师姐呢,哦,被师兄调戏了。

    “师兄,小弟错了,您老人家大人不计小人过。”钟魁连忙赔罪。

    令狐易将柴火熄了,吩咐钟魁取来碗筷。

    钟魁找来两只碗,见碗古色古香,胎底洁白细腻,瓷釉莹润如脂,碗壁画着公鸡、母鸡,笔画流利、造型轻灵秀美、淡雅柔和,甚是漂亮,下意识地看了一眼碗底,见碗底还留有识款:

    大明成化七年制。

    “真是大发了!”钟魁相信这绝对是真家伙,可是用这真家伙来吃饭,首富也办不到啊。

    令狐易见钟魁端着碗一动不动,道:

    “快吃啊,你都修行了三天三夜,第一次修行就能入定这么长时间,消耗太多,急须进补。我当年修行时,第一次入定也不过一天一夜,恩师还说我是天才呐。”

    钟魁小心翼翼地捧着碗,小口小口地喝着鸡汤,鸡汤很美味,仿佛舍不得喝,其实他是害怕一不小心将这只宝贝给打碎了,那就只能自杀算了。

    “师兄,你是真土豪!”钟魁认真地说道。他猜想在这千年间,令狐师兄醒来多次,这大明成华年间烧制的斗彩鸡缸杯,应该是他在明朝醒来时弄来的,只当个日常物件罢了。

    “土豪?”令狐易神情疑惑,想了想点头说道,“我家当年算是一方豪强吧,我原本姓秦……嗯,过眼云烟罢了,不说了,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

    仿佛勾起了不开心的事,令狐易止住了话头,钟魁虽然很八卦,但也不敢追问下去。

    “对了,师兄,修行入门很难吗。你刚才说你第一次入定坚持了一天一夜,那我怎么坚持了三天三夜,我并没有感觉很难捱。”钟魁道。

    “修士力量固然强大,人人都想得到,但有所得必有所付出,有人偏偏面对宝山而不得门而入,穷其一生,所得寥寥而已。这是天赋,与后天努力无关。”

    “师兄,你是自夸呢,还是在夸我?”

    “共勉!”令狐易没好气地答道,又道,“修行知易行难,虽说天赋难得,但后天努力也是必不可少的,古今多少少年英杰,长大后成名者少矣。你身具九阳血脉,原本就是亿万人中挑一,而龙象伏魔功与你血脉极为契合,否则我何必为报师恩,隐姓埋名,在这深山里龟眠?”

    “师兄,我知错了。”钟魁顿时脸上羞红,联想到令狐师兄一次次长睡,一次次醒来,忍受寂寞,不就是为了自己吗?

    “你第一次修行,便能连续三天三夜,这倒是让师兄我感到意外,恩师绝世功法得见天日,也不枉我这千年苦守。”令狐易又道。

    “师兄,你觉得我这第一次修行如何?”钟魁见他说的郑重,好奇地问道。

    “修行按境界,由低至高,分为凝气、筑基、炼神,还有更高的大乘。我第一次修行,便已经入了门,凝气成功,从此便与凡人天地两隔了。”令狐易道,“修士与凡人的区别,便是修炼的本体不同。凡人追求强大,不过是体质上的强大和高明的武技,这在修士看来不过是顺带的,最基础的,修士也注重体质上的强悍,是由内到外的洗骨易髓,去芜存精。但修士也注重精神上的强悍,譬如凝气期的修士,耳聪目明不

    
共2页,现第1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