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练功
    从传说中轩辕皇帝问道于广成子以来,人类就追求长生。

    相对于那种用鼎炉烧制金石,以为药饵,配制成所谓金丹的外丹修炼方法,另一派内丹修炼方法,则认为人类自身为鼎炉,以身中之精气为药物,在自己身中烧炼,所谓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等等,使精、气、神不散而成内丹,最后达到飞升成仙的目的。

    有没有人成仙,没有人知道。但在修行过程中,有人寻到了一些法门,从而修得一身绝世本领,倒是太多了。

    钟天师幼时得遇名师,又天资聪慧,因而习得一身本领。他一生所学极杂,而龙象伏魔功是其最精深的一门绝技,据令狐师兄所言,除了龙象伏魔功乃不传之秘,且修行条件极苛刻,否则钟师也不会至死也找不到一个合格的传人,钟师的其它绝技均传给了二十门徒,至于这些门徒后代如何,有没有将这些绝技传承下去,令狐师兄表示怀疑。

    因为在唐时,钟师、令狐这样的修行高士就已经很少了,修士因为太过强大,又大多不愿屈服于强权,本身就遭官府所忌惮,传承受限,加上战争和天灾**,传承下来的百不足一,并且似是而非。

    而进入火器时代后,人类社会日新月异,科技的力量更是让人类忽视了发掘自身体内的奥秘。

    就钟魁来说,前世就根本没有听说过什么修行,那只有小说中才会出现,人们所了解的也就是武技和格斗而已,也不是什么太过高大上和神秘的东西。

    而这一世,钟魁却不敢肯定,至少根据这具年轻身体的主人有限的见识,这个时空在近代有些不同,一些伟大人物注定出现了,而另一些大人物则从来就不曾出现过。

    所以,一些古老的修行秘法能够流传下来,也不是不可能的。

    这是钟魁第一次真正的修行,他按照令狐师兄的教导,端坐在青石上打坐,双手相叠,手心向上,平端于小腹前,闭目瞑想,意念飞动,让所谓的精气在体内奇经八脉之间,按照固定的路线运行。

    少年人还未发育,更未经人事,身体至纯至朴,体内精气充足,更何况他是九阳血脉之身。按照令狐师兄的说法,身具九阳血脉之人,如果不能及时修行化解,精气任其自然累积,得不到宣泄和引导,寿元一般不超过四十岁。

    这把钟魁吓坏了。虽然明知道令狐师兄有些威胁的意思在里头,钟魁也不敢马虎。

    饶是钟魁有颗成年人的心,修行也是枯燥的,这就像一个人在一个狭窄的没有颜色和声音的世界里永不停息地遛弯儿,十分乏味。

    不知不觉中,钟魁已经修行了十二周天,这时他忽然觉得自己丹田位置好似多了些东西,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这让他觉得既惊奇又忐忑,当运行到了第二十四周天时,他的脑海中就像放电影一样出现了一个画面。

    一个气团在丹田里越积越多,渐渐形成了一个气旋,而血脉之中,分出一丝丝若有若无的东西,向着丹田聚积。

    这绝不是任何现代化的人体医学解剖可以证明的现象。

    任凭这气旋在丹田内旋转,感受着精气在体内经脉间运行,一种很难用语言来描述的舒适感觉,让他欲罢不能。

    这或许就是修行的魅力之一吧。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钟魁已经记不清精气在体内经脉中运行了多久,丹田内的气旋愈加厚重,体内经脉间产生的气丝似乎已经到了极限,疲惫的感觉却出现了。

    过犹不及。

    钟魁睁开眼睛,太阳还挂在头顶之上,时间似乎停止了。

    “感觉如何?”一个声音蓦然从身后响起。

    钟魁吓了一大跳,这一跳却吓着了他自己,他感觉自己似乎可以去当跳高运动员,轻松一跳就跳了接近两米高。

    原来是令狐师兄。

    “师兄难道你没听说过,人吓人,会吓死人的。”钟魁抱怨道。

    他伸伸手,握着拳头,道:“师兄,我感觉我好像全身充满力量。”

    这山谷里偏僻难行,长满了许多带刺的灌木和藤类植物,地面上阳光难以直射进来,十分阴暗,不经意间,钟魁发现前面三十米处密林里,有一条蛇卧在树根下吐着蛇信,那条蛇的肤色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正常人就是站在近前恐怕也难以发现。

    钟魁甚至能听到脚下一只甲虫身上的盔甲触碰到石头的声音。

    “师兄,我是不是练成功了?”钟魁很有成就感,就如他曾看过的网络小说中的无敌主角一样。

    “你还早着呢!”令狐易斥道。只是他这天生这副长相,骂人脸上也带着笑意,让人摸不着头脑。

    咕咕,钟魁肚子不争气发出某种声音,他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道:

    “师兄,我饿了,我感觉我能吃下一头牛!哦,对了,我带来的鸡汤呢,应该还热着。”

    那罐保温桶已经空空如也,钟魁回头怒视着道:“师兄,你不地道。这是我爹亲自熬的鸡汤,你怎么也不经主人同意偷吃呢!”

    令狐易脸色一红,怒道:“你以为我想吃啊,我是怕浪费了,你知道你修行多久了,这都三天三夜了!”

    钟魁抬头瞧了瞧天,透过密林,见太阳挂在正当空,这光景怕是正午十二点左右。他记得自己离家时已经接近下午一点了,这不应该啊。

    钟魁面色大变:“师兄,你开玩笑吧?”

    “我老人家从不开玩笑!”令狐易道。

    “坏了,我还在上学呢。”钟魁恼道,他难以相像自己居然在这里一坐就是三天三夜,前世自己要是有这个毅力,燕大、水木恐怕不在话下,也不必使出吃奶力气上了个二流大学,见令狐易脸色不好,连忙改开道,“当然,修行也是很重要的。”

    “少废话,你先去洗洗吧,怪臭的。”令狐易夸张地掩着鼻子。钟魁这才注意到自己身上奇臭无比,裸露的胳膊上覆盖着一层黑色的污垢,像是从粪池里捞出来一般。

    怪不得令狐易始终与自己保持五米以上的距离。

    令狐易一把捏住钟魁一只胳膊,如腾云驾雾般,沿着山壁直上,恰似闲庭信步,钟魁羡慕坏了。

    进了秘窟,令狐易一把将钟魁扔进了池子里,这是一个温泉,出水量颇为可观。

    温暖的泉水浸泡在身上,钟魁忍不住发出一声极惬意的呻吟声。暗道这里要是开发成一个休闲度假胜地,顺便卖点矿泉水,绝对大卖,不过这也只能想想而已,要是被师兄知道自己的想法,恐怕又是一顿痛骂。

    好好的清理下身上的污垢,钟魁感觉四体舒爽,腹饥的感觉更加强烈了。

    赤条条地上了岸,回到居所,见师兄正在为自己烘烤衣物,一口锅正在熬着鸡汤,发出诱人的香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