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太乙村
    一夜无眠。

    估摸着已经是第二天清晨,钟魁牵挂着这具身体的亲人,便提出回家。令狐易叹了口气,便带着钟魁往出口走去。

    钟魁默默地跟在师兄身后,心里知道师兄有些不高兴,但他也只能如此,心里暗暗下定决心,一定不要让师兄失望。

    出口是在一座人迹罕至的山峰绝壁上,离山谷不下三百米。洞口仅容一个成年人半蹲着出入,外面正好有一棵生长在石缝中的老松挡着,因此不管是从下面,还是从其它角度根本就看不到这里居然有个洞。

    天已大亮,经过昨天的暴雨洗礼,山色清新,旭日初升,景色怡人。

    令狐易提着钟魁的腰带,身轻如燕,钟魁感觉如腾云驾雾般“飘”落到了绝壁之下。

    这真是太神奇了。钟魁想到自己将来要是也有这样的本事,那就太爽了。

    “师兄请回吧!从这里我认识回家的路,今天我晚上会再来!”钟魁恭敬地行了一礼。

    当钟魁抬起头来,面前已经消失了令狐易的身影,往绝壁上看去,只瞥见一道身影一闪而逝在那株老松后面。

    钟魁呆了呆,转身寻找着回去的路。这里虽然身处大山之中,钟魁以前也跟养父来采过药,只是山路难行,他花了一个小时才远远地看到太乙村。

    路过村东头那几间大瓦房时,一个声音突然叫住了闷着头走路的钟魁,这几间大瓦房是村办。

    钟魁抬头望去,见村支书正蹲在屋檐下抽着烟。村支书钟正恩五十多岁,并不显老,一站起身来,便让人看到他仍然很壮硕的板。

    “三爷,您忙着呢?”钟魁礼貌地问道。

    太乙村大多数姓钟,只有少数是杂姓,钟正恩是“正”字辈人物,钟魁养父是“守”字辈,矮一辈,换句话说,钟正恩是钟魁爷辈,因在家排行第三,所以钟魁这一辈的孝都称他三爷。

    老辈人物都是严格按照家谱取名,马虎不得,到了钟魁这一代,因为某些原因反而乱了规矩。

    “屁,没看我闲的慌吗?”钟正恩爽朗地笑道,是个大嗓门。如今早就不是以前大集体一呼百应的时代,用后世的话说,那是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了。

    “你这时间,咋回来了?学校放假了?”钟正恩又问道。

    “我听大壮哥带的口信,说我娘从山上摔了下来,人事不醒,我这不是担心嘛,就请了假回来。”钟魁道。

    “啥,大壮这小子这样带的口信?”钟正恩怒了。

    “三爷,我娘到底咋了?”钟魁问道。

    “没啥要紧的,只是一时摔懵了,在家躺两天就行了,咱乡下人没那么娇贵。”钟正恩挥了挥手,“行了,赶紧回去吧。”

    钟魁心中大定,道了声谢,连忙往家赶。钟魁的家特别好认,门口有两棵老枣树,每当秋天的时候,枣树挂了红枣,特别好看。

    养父钟守权是村会计,养母李青是普通农民,虽然养父每年能从村里得到点补助,但全家三口主要还是地里刨食。

    太乙山下,八山一水一分田,包产到户每家也分不了多少地,且亩产有限,每年能每人做一身衣裳那就算是五谷丰登百畜兴旺了。

    大多数人家都是过的紧巴巴的,要是遇上大病小灾的,那就只有借钱过日子。

    钟魁的家跟大多数村民家一样,住的都是砖石结构的老房子,屋顶用的是瓦片,是个三合院,这还算是好的,差一点的人家还住着茅草屋呢。大多数人间,家中唯一的家器就是电灯了,还经常停电,就这样,有的人家还舍不得用电。

    全村最好的房子,除了村办,就是村支书钟正南家,五间的大瓦房,人家的大闺女在县供销社上班,二闺女在县一中教书,嫁的都是好人家,唯一的儿子还在县里给县长开车,总之都是吃公家饭的,家里的经济状况不是寻常人家可以比的。

    推开虚掩的院门,正屋里正堂中摆了张饭桌,正中间山墙上挂了张八仙图,左右是两个卧室,东边的归钟魁,西边的是钟守权夫妇的卧室。

    听到钟魁的动静,里屋传来养母李青的声音:

    “是谁啊?”

    “娘,是我啊。”钟魁应道。

    “是小魁啊,你咋回来了?学校放假了吗?”李青问道。

    钟魁推门进去,见李青躺在床上,面色有些不好。

    “娘,我听大壮哥说你从山上摔了下来,请假回来看你。你咋样了?”钟魁关切地问道。

    “娘不要紧,就是摔懵了,全身疼,提不起劲来。”李青道,见钟魁神色大变,连忙又道,“没事,请老李叔看过,没缺胳膊断腿的,就是摔狠了,歇两天就好。倒是你这孩子,咋这么沉不住气,学习要紧!”

    “娘,我学习好着呢,上次期中考试,我又得了全班第三!”钟魁骄傲地说道。

    “第三?第一才叫好呢。”李青嗔怪道,眉眼中的笑意却掩饰不住。

    “下次吧,下次一定第一。”钟魁保证道。

    “你这话说了多少次?”李青笑道,“从小到现在,甭管在哪个年级,你每次都考第三,你哪天考个第四啊。”

    钟魁皱着眉头:“这不怪我,也许我跟老三有缘哩。”

    “我爹呢?”钟魁又问道。

    “你爹今早刚才见雨停了,去山里采菌子好卖钱,我儿个头长的快,衣服又旧又小,又需要营养,咱比不上城里人家,可不能比身边人家差了哦。”李青道。

    钟魁心头一颤,他知道养母之所以从山上摔下来,也是为了采菌子,因为靠地里那些收成,勉强温饱而已,花钱除了靠养猪养鸡,就只能靠山吃山,这全是为了自己。

    这年头菌子卖不上价钱,新鲜的运不出去,怕坏了只能晒干,一大筐菌子晒干了只有一小兜。但也算是山里人家不多的创收手段。

    母子正说话间,屋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养父钟守权走了进来,身上衣裳早就湿透了,见钟魁在,神情一愣,板着脸道:

    “好好的,不在学校上课跑回来干啥?该不会在学校犯啥错误了?”

    钟魁早摸透了养父的性情,养父虽然平时不苟言笑,但这个不到四十的山里汉子将自己浓浓的父爱掩饰的太差。

    “我听了娘从山下摔下来,这不担心嘛,所以请假了。”钟魁道。

    “嗯。”钟守权点点头道,“你娘身体不要紧,中午在家吃饭,下午就回学校去,学习耽误不得。”

    钟魁只得答应。

    “爹,咱们村对面山腰上的庙是什么来历?”中午吃饭时,钟魁突然想起来问道。

    “庙?那里好像是座钟馗庙,咱们村大多姓钟,祖先就是钟馗。不过我记事的时候就已经塌了,或许已经塌了几百年,虽然老辈们一直想重修,可一直没修起来,以前是政府不提倡,后来是因为没钱。”作为村里少有的文化人,钟守权认真地说道。

    “哦,原来如此啊。”钟魁恍然。

    “怎么忽然提起这个?”钟守权诧异道,“我跟你说,小南,那座庙挺玄乎,别没事瞎闯。”

    钟魁更奇了,他知道养父平时是挺正派的人,根红苗正,还是村支部委员,能让他说出这种话,看来那座钟馗庙确实挺玄乎。

    “我今天回来的路上,遇到几个陌生人,他们向我打听这事。”钟魁顺口说道。

    “打听这事?”钟守权有些意外,但也没往心里去,不忘告诫道,“你出门在外上学,遇事多长个心眼,尽量不要跟生人打交道,现在世道跟以前不一样了。”

    “知道了,爹!”钟魁应道。

    中午吃饭时,只有两盘菜,一份炒山笋,一份辣子炒熏肉。养母卧床休养,今天养父亲自做饭,说实话,他的手艺还不如钟魁,当然是现在的钟魁。

    说实话,这两份菜,以钟魁这位穿越人士的味觉,山笋比肉好吃,新鲜甜脆,十分美味。然而,此时此地的穷人家觉得这笋子实在太普通了,而肉食却是难得。

    这份熏肉家里存了很久,钟守权夫妇平时都舍不得吃,钟魁每次从学校回了,就会割一块改善一下伙食。

    另外今天还杀了一只老母鸡炖了,因为今天是钟魁十二周岁的生日,尽管这只老母鸡还在下蛋。

    “多吃点!”钟守权将两只大鸡腿推到钟魁面前。

    “爹,你也多吃点。”钟魁感受到养父浓浓的父爱,他默默地吃着饭,还好养父母都没有发现他有什么不同。

    一吃过饭,钟魁主动要涮锅洗碗,钟守权却催他赶紧回学校。

    钟魁无奈,只得向养父母告别,出了家门,还提着一罐中午吃剩的鸡汤。

    他在村里的人缘还不错,七大姑八大姨地打着招呼,见面就问吃了吗。

    村里的几个老汉蹲在村办门口的抽烟闲聊。

    “三哥,昨天这雨下的可真大,嚯,河对面那钟旭庙被抹掉了。”有老汉道。

    “没什么大不了的,大概是雨太了,山石松动,山体滑波什么的,反正没伤着人,又没祸害庄稼。”村支书钟正恩摆摆手道。

    “三哥,那可是咱老祖宗的神庙,就看它这么毁了?”有人问道。

    钟正恩白了那人一眼:“你出钱啊!”

    那人缩着脑袋,指着身上的补丁,讪笑道:“行,当我没说!”

    钟魁路过时,听了之后,心中大定。那锦毛鼠倒是个隐患,停在村外的那辆桑塔纳估计也是他开走的,不过此人是小角色,估计三五年内恐怕不敢再回来。

    钟魁离开村子很远,见四下无人,便绕道折向村后的深山。

    出了一身臭汗,终于来到那座绝壁之下,钟魁一时不知道如何上去。原本他与师兄约定晚上再来的,但养父催他返校,导致他提前来到此地。

    不管了,钟魁索性坐到了一颗大青石上打坐修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