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传承
    “跟我来!”

    狐面人转身走向高台,然后不见任何动作,便站在那个巨棺之中,紧接便消失不见。

    钟魁犹豫了一会,没有选择转身逃跑,也上了高台,这才发现巨棺其实是空的,棺底连通着又一座向下的台阶。

    下了台阶,又是长长的甬道,这里的甬道曲折,并没有任何修饰,钟魁跟在狐面人身后往前忐忑不安地走去,只是这里面太过阴冷,让钟魁不禁抱紧了双臂。

    “你怎么不选择逃跑?”

    至少走了两个小时,狐面人忽然转身问道。

    “因为我逃不了。”钟魁老实地答道。

    “刚才怀抱黄金中枪倒地的那个人,还没死。”狐面人又道。

    “他装死?”钟魁知道他说的是那位锦毛鼠,“要是被他跑了,暴露这里的秘密,咋办?”

    “不要紧,因为从今天起,这里将会消失不见。”狐面人停下了脚步。

    轰隆隆、轰隆隆。

    钟魁感觉脚下在颤抖着,仿佛发生了一场不小的地震,紧接着他看到来时的甬道涌出浓浓的烟尘,夹杂着呛人的硝烟味。

    “我在上面入口、厅堂、墓室和甬道里都埋了大量炸药,一切都消失了。”狐面人道。

    似乎是知道钟魁心里所想,狐面人道:“我虽然在这地下活了千年,每百年醒来一次,也偶尔出去看看,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模样,也知道所谓科技的力量。”

    “前辈,你当真活了千年?”钟魁仍难以置信。

    “钟师晚年收我为徒,那时候我不过是八岁稚童,钟师仙逝后,我发誓为他寻找传承弟子。因为我习有龟息秘法,可以假死,一睡百年,但这也是有代价的,这次醒来,应该是我最后一次醒来,然后便是尘归尘土归土。”狐面人道。

    钟魁随着狐面人继续前行,穿过一条地下河,这里有个天然的溶洞群,其中一个最大的溶洞,洞内燃着几盏油灯,颇为亮堂,另有一个出口通向洞外。

    洞内有基本的生活器具,甚至还有几份近期的报刊杂志,这里便是狐面人隐居之所。

    “我的时间不多了,我们现在就开始吧。”狐面人盘膝坐下。

    “什么?”钟魁还有些迷糊,即便今晚他没有遇着三个盗墓贼,他也不敢相信穿越时空这种事情会真实地发生。

    “当然是传承,钟师的传承!”狐面人道,“我的寿元不多了,只剩下三个月的时间,我只能在这三个月时间内把钟师的龙象伏魔功传给你,你能学多少,就看造化了。”

    “前辈,为什么会是我?”钟魁再一次问道。

    “我方才已经解释过了。”狐面人面露不悦之色,钟魁吓的不敢再纠结这个问题。

    “前辈贵姓?”

    “我姓令狐,单名一个‘易’字。”

    “令狐前辈,隋唐时令狐这个复姓好像还是个贵姓。”

    “这与我无关。”令狐易道,“我出生时,面相怪异,被家族遗弃山林。用你们现在的说法,是基因突变,幸蒙恩师收养。恩师见我面如狐兽,故尔赐我姓氏,又因为生还不易,故而赐名为‘易’。”

    见钟魁还想问下去,令狐易板着脸道:“此许琐事,何须再问?今我代师传易,还不跪下!”

    钟魁不敢再问,规规矩矩地面朝令狐易跪下,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头。只听令狐易道:

    “你今日非是拜我,而是拜钟师,我不过是代师传艺而已,以后你我师兄师弟相称。”

    “是,师兄!”钟魁遵命道。

    令狐易又道:

    “钟师一生所学极博,我也不过学其十之五六而已,成年之时,唐之将亡,我已经是当时十大高手之一。而我之所以龟息假死,一是为了报答恩师抚养传艺之思,二是因为恩师毕生之最根本功法龙象伏魔功,寄托恩师一生心血,他仙逝时仍念念不忘,无人继其衣钵。”

    “难道师兄也不能吗?”钟魁忙问。

    “龙象伏魔功,博大精深,威力无双,奥妙无穷,它唯一缺陷则是必须身怀九阳血脉之人才能习得。否则我何必假死千年?”令狐易道。

    “师兄忠义,令人钦佩。钟师能得师兄为徒,他若九泉之下有知,怕是也无所憾了。”钟魁由衷称赞道。

    “从今天起,你便随师兄我修行。”令狐易道。

    钟魁面露难色:“师弟是极愿意随师兄修行,只是我现在还在丁官镇中学读书,我如果不留在学校里,无法向我爹娘交待。”

    “你每天晚上回来一趟,我指点你两个时辰后,休息一下,天亮前你再返校

    
共2页,现第1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