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秘室
    “金先生,这里与你先前说的不一样啊,哪里有什么黄巢的宝藏。”锦毛鼠道。

    “你再看看这碑文。”金先生微微一笑道。

    锦毛鼠看了看碑文,略一思索,蓦然说道:

    “对了,这句‘广明长安乱’,说的是黄巢攻破长安的事情,这里距离长安并不太远,又深处山区,人迹罕至,确实是藏宝的好地方。”

    金先生道:“钟馗并不是个神仙,至少没有传说中那么神奇。不过,他作为一位炼气士,个人武力绝对强悍,又喜欢除良安暴,换句话说,喜欢多管闲事,他一定很不喜欢黄巢军攻略南北所带来的混乱和横征暴敛,当然当时的官府也一样,所谓官逼民反。

    黄巢军南北征战和攻入长安,涂炭大半个华夏,搜罗了巨量的金银财宝,一入长安,黄巢便迫不及待地称帝。然而,唐帝国僵而不死,四处调兵遣将欲反攻长安,黄巢及心腹预感到形势不妙,便将搜刮来的宝藏藏到了这里,待以后回攻长安时再来取。然后被钟馗发现,要知道据传说钟馗也是太乙山人,从这碑文来看,他确实是本地人,后来黄巢及心腹不久身死他乡,兵荒马乱之中这个秘密没有被别人发现。尔后钟馗也死了。”

    金先生想了想,又道:

    “或者,这些宝藏其实是被钟馗从黄巢军中盗取来的,这个可能性也很大。”

    “你说的太牵强,这里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除了这石碑。假如这里还有秘室的话,即便有宝藏,也不一定是黄巢的。”锦毛鼠的。

    “但我们现在毕竟进来了,而且是根据我的线索来的,这说明什么?”金先生推了推金丝边眼镜。

    “说明这并非空穴来风。”锦毛鼠突然兴奋道,“这里一定另有玄机。”

    墙面是用一块块青砖砌成,大小几乎相同,三个人敲击着墙面,不放过每一块砖,结果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锦毛鼠和金先生同时将目光投向地面。

    灯光并不足以照亮脚下,三人用手电筒仔细地寻找着地下,锦毛鼠不愧于职业盗墓的,他突然指着自己脚下道:

    “金先生,这里有古怪!”

    脚下同样是青砖铺就,只不过锦毛鼠指着的地方,那块砖尺寸与四周并没有不同,金先生看了一眼锦毛鼠,那块砖他方才亲自敲过,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同。

    锦毛鼠有些得意地笑了笑。

    “老板我来!”老虎瞪了锦毛鼠一眼,主动请缨,找来铁锨,沿着砖缝狠狠地砸了进去,然后使劲一撬,连续撬起几块砖,一个环状的突起物出现众人的面前。

    “你是怎么发现的?”金先生有些好奇地问。

    锦毛鼠得瑟地反问道:“这是我吃饭的本事,我会告诉你吗?”

    金先生没有接话,老虎找来一根半米长的钢筋,插入环扣,使劲一撬,再往上一提,一个可容两人并排行走的石阶赫然出现在面前,下面冷气逼人,仿佛是个冷库,三人都不禁打了个冷颤。

    金先生指了指钟魁,对老虎道:

    “你带上他,先下去,让他走在前面,不要轻举妄动,小心点,以免不测。”

    老虎对老板的命令毫不犹豫,一手拿着手电,一手掐着钟魁脖子往下走去。

    钟魁慢慢地沿着台阶往下走,心中一团糟。

    下去大约二十级石阶,走到了平地,手电筒照耀下,前面是一个长长的甬道,宽度可容两辆小汽车并行。

    甬道的两侧,每隔着几步远就站立着石雕武士,每个武士神情严肃,身上都披着战甲,双手扶着刀柄,以刀拄地。

    刀是真家伙,正是唐时军队的仪刀——双手横刀,虽经岁月悠悠,已经锈蚀不堪,但仍然磨灭不了那浓烈的杀气。

    锦毛鼠在后面突然说道:“前面要么是金山银海,要么是刀山火海。”

    长长的甬道其实就只有大约三十米长,但在钟魁看来,仿佛就是通往地狱的凶险之路,他不知道还能不能活着出去。

    华夏之大,哪里去不得,偏偏来这太乙山旅游干嘛?穿越就穿吧,怎么一来就落在盗墓团伙手里。真是人要倒霉,喝凉水也塞牙缝。

    钟魁的镇定,倒让老虎有些意外:

    “小子,老实点在前面探路,不要耍滑头,否则我保证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是、是,我一定老实听话。”钟魁无奈装孬。

    甬道的尽头又出现了石门,而且是两扇石门,相互挨着,无论是材质还是造型都是一模一样,上面不书一字,两扇石门都是虚掩着,仿佛一推便开,实在太古怪。

    锦毛鼠和金先生二人都变了脸色,眼前的情形,就如小说里写的奇门八卦那样,一处生门,一处死门。

    “小兄弟,选择权交给你,你来选。”金先生拍了拍钟魁的后背。

    “金先生,你这样做,太儿戏了吧?”锦毛鼠不满道。

    金先生回过头来:“要不,你来选?”

    锦毛鼠低下头,没有吱声。

    钟魁心里暗骂,硬着头皮指了指左边的那扇门。

    “那好,你先进去吧。”金先生笑眯眯地说道,就像邻家亲切的大叔。

    “快点!”老虎将一支手电塞到钟魁手中,又踢了他一脚,自己却和金先生、锦毛鼠躲到了两边。

    这好像是在玩俄罗斯轮盘,一步天堂,一步地狱。钟魁战战兢兢地推开虚掩的石门,小心地踏了进去,屏气凝神,担心什么长矛巨剑的射过来。

    还好,脚下是实地,也没有什么防盗的暗器。

    身后,金先生等三人先后进来,锦毛鼠还小心用一把铁锨顶在石门口,他是担心有什么机关,将石门关闭,将自己堵在里面。

    “小心驶得万年船。”锦毛鼠解释道。

    金先生赞扬了一句:“下次,我们再一起合作。”

    “好说!”锦毛鼠笑了笑,有些得意。

    这个秘室里,终于有了收获。

    正中央的位置摆放着十口铁箱,上面落满了灰尘,箱子本来上了锁,因为年代太久远已经快锈断了,用铁锨的尖角轻轻一撬,那锁便断了。

    掀开铁箱,只见里面整齐地码放着一块块金砖,光一口大铁箱里的黄金价值差不多要有五百万。

    锦毛鼠的呼吸变的急促起来。他虽说是职业摸金校尉,但这一行其实是食物链的最底层,而且是靠运气,好不容易从死人手里得来的古物,不太好销赃,需要他人经手,最后所得也不是太多,只能维持比普通人体面些的生活而已。

    就是金先生目光也不由得有些呆滞,他在这一行处于食物链的顶端,这二十年来经手的文物不少,费尽心思,个人身价也不超过两千万,而这里的黄金价值至少有五千万。

    “发了,这次真的要发了!”锦毛鼠夸张地大叫起来,飞快地从铁箱中抓起金砖往自己怀中塞,很快便将随身带的尼龙包装满。

    蓦的,“叮”的一声清脆金属声响起,正当众人以为什么机关暗器之类,一阵隆隆的声音从脚下传来,众人发现脚下的地面正往下沉,犹如做电梯一样。

    下降的速度不算太快,但也比大城市高级酒店的垂直电梯要快的多,钟魁默默祈祷不要摔成碎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