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摸金
    破庙里,阴森恐怖。

    破败的残砖断瓦,到处都是,杂树丛生,只能从那地基的分布大致可以判断出它当初的规模颇大。

    这座破庙,钟魁以前很少来过,事实上村里所有的孩子也极少来此玩耍,因为祖辈代代相传,说这里住着位白头发神仙,亵渎不得,又说这里曾镇压着许多妖魔鬼怪,挨的近了会被夺了阳气。

    此时此景,又被坏人挟持着,钟魁胆颤心惊。

    金先生和锦毛鼠二人站在估摸是主殿正中央位置,四处打量着,任凭大雨从雨衣的缝隙钻进里面。

    金先生辨认了一下方位,还拿出一个罗盘就着手电光比划了好一会儿,然后指了指自己的脚下。

    锦毛鼠看了他一眼,没有作声,找了个避雨的地方,默默地打开一个手提箱,然后迅速地撑起了一个可供三人横卧的旅行帐篷,再将帐篷移到方才金先生指定的位置。

    帐篷里点亮一盏煤油灯,帐篷厚实的布料不仅挡雨,更是可以很好地遮住灯光外泄。

    金先生也打开一个手提箱,从里面取出工兵铲和铁锨之类的工具,扔给锦毛鼠一把,二人默默地在帐篷里向下挖掘。

    先用铁锨撬出几块地砖,上面是松软的泥土,约摸半小时,二人的身子就没入了地下。

    这便是传说中的盗墓贼了,只是这里不是庙吗?少年钟魁心中疑惑。

    又过了一会儿,锦毛鼠从坑里在钻了出来,面带喜色。看守着钟魁的老虎连忙问道:

    “咋样?”

    “我手艺没说的,底下果然有暗室,我很轻松地找到,不过石门打不开,得用炸药。”

    这时金先生也钻了出来,冷声说道:“抓点紧,趁着外面打雷,用炸药炸开下面的砖石。”

    然后,12岁的钟魁便不知道了,因为他被老虎打晕,失去了意识。当他再次醒来时,他的意识已经被另一个位面的钟魁占据。

    魂穿的钟魁,还处在不可思议之中,浑浑噩噩地被老虎押着往坑道下面爬行,因为地势的原因,坑道里还算干燥,没有成为泥水沟,向下爬了约十几米,忽然拐了个弯,前面赫然出现一个石阶,大约有七八级石阶,出现在面前的是个古朴的石门。

    石门两边各端坐着一头石雕异兽,钟魁怀疑那是貔貅。

    石门已经被炸开,露出黑洞洞的洞口,应该是墓室。

    老虎推着钟魁往前,逼着钟魁往黑洞里钻,而金先生和锦毛鼠二人则站在一边看着,很显然他们是怕里面有机关,让钟魁这个活物充当试验小白鼠。

    金先生先是往里面扔个类似照明弹的东西,里面面积不小,照明弹持续亮了大约三十秒,能清楚地看到里面正中央位置矗立着一块巨碑,四周有若干祭祀用的小高台,除此之外,空无一物。

    亮光灭了,钟魁被老虎一脚踢了进去,他吃痛惨叫了一场摔了进去。

    这一摔着实不轻,因为所谓墓室的地面铺着一层青砖,钟魁感觉自己刚刚拥有的瘦弱躯体快要散架了。

    “还在喘气吗?”锦毛鼠在外面问道。

    钟魁没有答话,他在拖延时间,此时里面黑漆漆的,只要自己不发出声响,外面的三个人不敢轻易进来。

    墓室内阴气逼人,钟魁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小子,等我们进来,我会把你吊起来,从你身上一刀一刀地割肉喂狗。不想死的,赶紧吱一声。”老虎在外面凶狠地喝道。

    “小兄弟,还是应一声吧,难道你不想回家见你爹娘?”金先生打起了亲情牌。

    钟魁仍然没有答话,他在地上慢慢地往前爬,绝对的黑暗中,他什么也看不到,他宁愿摸到死人骨头,或者抱着死人睡觉,也不敢被外面那三个摸金校尉抓住。

    金先生等三人在洞口外犹豫了下,向洞内连续扔进了六枚照明弹,这六枚照明弹一下子将墓室内照的通亮,钟魁向前爬行的身影被他们看个正着。

    “哈哈,里面没有机关。”锦毛鼠笑了起来。

    这三人飞快地进了墓室,从手提箱中取出一盏便携式蓄电灯,迅速点亮,整个墓室尽收眼底。

    老虎捉住钟魁,狠狠地踢了一脚。钟魁痛苦地捂着腹部,像虾米一样在地上翻滚着。

    这个空间极大,差不多三百个平方大小,四壁徒空,除了面前的巨碑的,空空如也。

    “找找看,一定还有另一个秘道。”锦毛鼠说道,很是失望。

    “先别急,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再说。”

    金先生不为所动,他的声音很是阴森。

    空间太大,蓄电灯不足以将空间照的通亮,金先生将手电筒对准了那高台上的白色巨碑。

    那

    
共2页,现第1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