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囚龙九变 第387章 无限生机
    能修炼到这个地步的天阶修炼者,哪一个不是老谋深算,肚子的坏水远比他们虚伪的口水要肮脏得多。

    事到如今,这个七杀阵就是他们来到落凤山脉的最后目标。

    先前众多强者争夺的凤凰血肉精华,在强大的拉扯之下分成了数份,分别落入了他们的口袋中。只是不知这是天意还是巧合,每个参与的天阶强者都得到了属于自己的那份,不多不少,只有涂煌例外。

    对于这个结果,涂煌自然是耿耿于怀,心里极度不舒服,但是这又能如何,此时此刻他已经失去了绝对的优势,想要成功翻盘,似乎也只有依靠这个七杀阵。

    “煌君阁下,你是第一个来到落凤山脉的人,可知道这个阵法的来历?”开口询问的人是往生歇栈的三当家,尽管在这种情况下,往生歇栈的力量处于劣势,但是她丝毫没有半点示弱的气势。

    涂煌不悦地瞥了眼三当家,冷哼道:“三当家问本君,好像是问错了人,你应该问柳云天柳宗主,或者问赤龙山赤教主,这天火七杀阵是天火教的无上阵法,在天火七生的手里,可是连天阶强者都不惧,而此刻躲在阵法里的人却是神木宗的弟子,还真是令人费解。”

    三当家闻言微思,转而询问赤龙山,道:“赤教主,不知天火七生之首道原先生何在?”

    “三当家,晚辈的哥哥弟弟们都陨落于此,天火七生就剩下奴家一人。”玲火先生见赤龙山脸色阴沉,便出言替自己的教主回答了这个问题。当然,这是在经过一番察言观色之后,认定赤龙山不会怪罪才说的。

    三当家稍稍沉默片许,又对柳云天进行问道:“柳宗主,此刻在阵法中之人,可是你神木宗的弟子?”

    柳云天摇头道:“云天还不能完全确认,若真是我宗弟子,云天定会给诸位一个交代。”

    涂煌闻言颇怒,急声道:“本君怀疑,这就是神木宗搞出来的阴谋,目的就是想要灭杀天火七生,以及觊觎天火七杀阵。众所周知,在地境修为下的天火先生七人,凭借天火七杀阵就可以匹敌天阶强者,若是假以时日,等他们七人都晋升到天阶,还有谁是对手?”

    这是挑拨离间的话无疑,但是仔细想想,却并不是不无道理。

    “如果真是这样,煌君阁下又凭什么认定是我神木宗的阴谋?”梅元一直都很沉默,但是对于涂煌的咄咄逼人,要是不反抗的话,也实在是憋屈,“别忘了,我神木七脉未必会比天火七生要差。”

    傲气的话语震响这片空间,但同样也给人一股不安之意。神木七脉主和天火七生都是镇守一殿的强者,而且资质极佳,都是各自领域中的佼佼者。如果天火七生会有威胁,那是不是说神木七脉同样也有威胁。

    不过这种威胁在每个宗门都是存在,神木宗有七脉主,天火教有七先生,难道风雷殿和金玄门就没有么?

    只是天火教在一日之内,连损数人,不说动摇了根本,也伤了元气。

    “紫元子,你这是在讽刺我天火教损兵折将吗?”赤龙山语气极冷,“本教主也不管阵法中的人是谁,都必须交给我天火教处置,以慰我天火教弟子的在天之灵。”

    “莫要做无谓的争吵,还是好好想想,该如何破开这个阵法?”杜林不愿再听到这些口舌之利,直接打断了赤龙山的话语,“以我多年的修炼经验,这应该是领域,强大的火属性领域。”

    就算杜林不说,在场诸位都能看出这个阵法的不简单,而所谓的领域就是领悟到了一定层次,所激发出来的神通力量。既然都说这是一个领域,是不是也就是说,在这个阵法里的人已不再是人,而是落凤夺舍后的容器。

    在经过一番激烈争吵后,此刻的空气中十分安静,谁也没有轻举妄动。

    “诸位,即便落凤再强大,此刻也处于虚弱期,这个阵法领域的力量也只有天阶,”说话之人是徐流,语气低沉,仿佛空气中都遍布着寒流,“本君先用冰寒之力抵消部分火焰的力量,你们可敢进去探个究竟?”

    然而,对这样的提议,并没有人赞成,毕竟这是把命交到别人的手里,尤其是在这种未知的领域中。

    “我去,”在寂静的氛围中,梅元迈出了脚步,“这是我神木宗的弟子,我有责任把他带回来,带回神木宗。”

    话一说完,梅元便是化作一道剑光闪烁,冲进了小虬所布置的领域之中。看到梅元挺身而出之时,没有任何人阻止,而且涂煌在沉吟片刻之后,也闯了进去。

    “很好,已经有了两个人,涂煌这个老小子也在,这再好不过了。”小虬调理着身体的伤势,气血之力在周身流转,“再等等,得让更多的人进来,尤其是那个天火教的教主。”

    时间慢慢的流逝,渐渐地已有人等待得不耐烦。

    “毛不拔,照顾好穹妃,就在这个位置等我,不要乱跑。”三当家在嘱咐毛不拔一阵之后,也涌起了进入领域中的冲动,席卷着清凉之风,消失在原地。

    毛不拔还来不及应承,便见三当家闯进了领域之中,随后又瞟了眼妖穹妃,很是可惜地摇了摇头。以毛不拔的智慧,早就知道了其中的秘密,再加上妖穹妃整个人的状态,心里更加肯定。

    “柳宗主不进去瞧瞧吗?”赤龙山还站在原地,但是风天羽却耐不住心中的仇恨,也冲了进去。

    柳云天笑着说道:“有梅师弟在,云天很放心,如若那弟子真是我神木宗之人,希望梅师弟能安全把他带出来。”

    赤龙山冷笑道:“就凭梅元,就凭神木宗?”

    柳云天没有继续回答,而是很淡然地笑了笑,转而对徐流走去,道:“流君阁下,云天这就来助你一臂之力。”

    此时此刻,徐流正施展着大神通,将整个天火阵法的外围裹上了一层冰晶,晶莹剔透。但是在阵法内部依旧是火焰燎燎的一片,只是让外围的温度稍微降低了一些罢了。

    伴随着柳云天的出手,一棵巨树在阵法底部生长而起,绿荫荫的叶条在火焰中枯萎,也在枯萎中继续生长,散发着勃勃生机。

    “这是神木宗的御木天罡咒,无限生机。”

    在勃勃生机绽放的瞬间,不管是在领悟中,还是在阵法外的人,他们在看到这幕时,心里皆是一惊,没想到是,柳云天的功法造诣已经到了这个地步。

    其中最为震惊之人,莫过于涂煌,毕竟他和柳云天交过手,那时所展示的力量,远不如眼前这幕。

    (本章完),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