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6章 四大天君
    不管是哪种情况,穿越者也好,重生者亦或是传承者也罢,总之这个叫玲火的女人不简单。

    能够从界之熔炎的域中安然离开,足以证明玲火这个女人有一定的手段,尽管这个界域的威力只有天阶。

    另外一方面,在玲火先生安然离开后,毛不拔借助血屠刀的力量,用其他的地境强者做肉盾,居然也抓住了一丝机会逃了出来,但是毛不拔也身负重伤,连握刀的力气都没有了似的。

    “血屠刀,你又救了我一命。”毛不拔胆颤心惊地看了眼手中的刀,随后取出一块玉牌,把刚才在这里发生的一切都报告给了上级。

    至于毛不拔的上级是谁,很显然,这是个十分强大的组织,比起两大神国也是不遑多让。

    “这不是我们天火教的七杀阵,只是有一丝影子而已,其威力怕是远超七杀阵。”玲火先生也向天火教禀报了此事后,表情甚是严肃地向毛不拔解释着,“曾经我在我们教主身上见到过类似的阵法,他说这是域,等实力到了一定的程度,才能领悟的图腾神通。”

    毛不拔深有所思,对玲火先生的话并没有质疑,因为他也曾见识过类型的手段,但是攻击却远远比不上眼前的阵法。

    小虬听着玲火先生和毛不拔的对话,内心是充满着鄙视,要领悟域的神通是需要具备一定的实力,但是在拥有足够的天赋与理解的话,即便是在玄境修为也同样可以领悟,这就好比离剑天和君临二人。

    但是小虬却忘记了君临和离剑天的潜在的身份,一个是寄生龙族的传承者,另一个是拥有前世领悟的重生者。这样的天赋,怕是整个图腾大陆,乃至在上面的世界里,也难找出几个这样的人。

    随着时间的过去,阵法中的火焰越燃越烈,其灼热的温度与毁灭之力已渐渐赶上落凤山脉之前的涅槃之火,而处在阵法中的近百名地境强者,在一瞬之间全部覆灭,成为了小虬的营养品,灵魂也在火焰中消散成灰。

    这一次性陨落的地境强者,怕是让整个图腾大陆损失了小半的战力,毕竟想要修炼到地境,需要具备一定的天赋与资源,或者是用漫长的时间慢慢突破。所幸来到落凤山脉的这些地境强者,都是一些难以晋级的老家伙,他们想要在寿尽之前,寻找一丝契机。

    “可惜了,都是一些即将油尽灯枯的老家伙,血肉之力虽强,却是缺少了蓬勃的朝气。”小虬坐在界域的最中心,这里也是火焰之力最强的地方。此时此刻,君临的肉身已可以自由活动,但是想要激战天阶强者,怕是还需要一些时间。

    “他们终于来了,就让本神试试这个世界的天阶修炼者,到底衰弱到了什么地步,可还能抗住界之熔炎的侵蚀。”小虬的眼睛闪烁着火光,看着远方正拼命向此处赶来的数位天阶强者,其中就包括涂煌,他居然还活着。

    霎那之间,玲火先生的身旁便站在两个天阶强者,一个与赤焰星有几分相似的中年男子,毫无疑问此人就是天火教之主——赤龙山。而另一人则是神情阴冷,眉宇之间散发着怒意,此人赫然就是风天羽,但是他此刻的修为却是天阶。

    想当初在断魂谷时,风天羽才是地境修为,区区一年时间不到,便晋升到了天阶,可见此人的天赋之高,所获得的修炼资源也十分丰富。

    “教主,我们兄妹五人,只剩下妾身一人,几位哥哥弟弟都陨落了。”玲火先生的眼中有泪水打转,神情恰到好处得表现出哀伤。

    赤龙山抬手一摆,阻止了玲火先生继续说话,道:“我知道,焰星都告诉了我,是神木宗的一个小家伙做的,只是本教主很好奇,区区一个玄境蝼蚁凭什么能让我天火教的七先生全军覆灭?”

    风天羽阴冷道:“这个蝼蚁,怕是得到了落凤的涅槃之火,又或是被那头凤凰给夺舍,寄生。”

    赤龙山哼笑道:“涅槃之火属于天火教,落凤山脉的一切都是我赤龙山的,胆敢觊觎者,杀无赦。”

    在这个时候说这样的话,赤龙山要么有足够的底气,要么就是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但是陆续而来的天阶强者听到赤龙山的话时,却没有一人多说半句闲话,因为他们的注意力全部都落在了眼前的七杀阵中。

    与此同时,毛不拔身边也出现了一位天阶女子,虽然是白发,但是脸上的肌肤却是十分饱满。且这个天阶女子身边,还站着另外一个女子,只是美丽的面容中却是深深的绝望,这不是妖穹妃又会是谁。

    “三当家,在这座阵法中空无一物,只是那个神木宗蝼蚁坐在中心,被一团极致火焰包裹着。”毛不拔很是恭敬地站在这个三当家身边,将自己在界域中看到的景象徐徐道来。

    三当家点点头道:“你做的很好,你接下来要做的事,就是保护穹妃,若是她有半点损伤,你应该知道后果。”

    毛不拔畏惧地咽了口唾沫,随后又笑盈盈道:“请三当家放心,属下一定保护穹妃大人的安全。”

    来到这里的天阶强者越来越多,就连神木宗的梅元和柳云天也都来了。

    “柳宗主,你神木宗的弟子杀害神国数十名地境强者,贵宗是不是要有所表示?”涂煌的气息有些萎靡,但是他却丝毫不惧,此刻在他的身边也站着一位天阶强者,是位身材修长的男子,整张脸长得就像河流一般,曲曲折折,但是也同属神木四君之一,冰水属性的徐流,号称流君。

    柳云天扫了涂煌一眼,并没有回答,而是近到另外两位天阶强者身前,恭敬道:“云天见过两位天君。”

    这两位天君与涂煌和徐流并不属于同一阵营,他们分别是沙土属性的程坤,号称坤君,草木属性的杜林,号称林君。程坤的长相秀气,却长着一身的腱子肉,似乎不喜欢穿衣服。杜林也是一位男子,但是打扮却是十分的女人味,若不是两缕胡须,想必初次见他的人,定会把他当作女子。

    程坤闻言哈哈笑道:“云天兄,听说涂煌跑到你们神木宗偷女弟子,还差点烧掉了迷乱丛林,你们怎么不斩杀掉那厮啊?”

    柳云天尴尬笑道:“坤君说笑了,我神木宗一向与世无争,杀人这种事可万万不可做。”

    杜林鄙视一笑,不屑道:“人家都跑到你们宗门内杀人,你们还在这里妄言不可杀人,真不知是那些弟子的幸,还是不幸。如果谁敢动杜林的人,我就杀谁。”

    柳云天假声赔笑道:“林君教训的是,云天受教了。”

    堂堂一代神木宗宗主,在神国天君面前如此低三下四,还真是一种耻辱。但是在这里的所有人,对柳云天却丝毫不会产生鄙视之意,只会更加提防。

    (本章完),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