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5章 不简单的女人
    原火先生没有逃走太远,就已经被熊熊的极阳龙炎所包裹着,瞬间化作飞灰。

    此时此刻,小虬从他们的血液里提取到了天火七杀阵的摆法,用极阳龙炎在七个方位布置了一个火焰之阵,不但可以防御,而且还具备相当强悍的攻击。

    这正是天火七杀阵,而小虬之所以能从这几位天火先生的记忆里提取出阵法,恰好他们在恐惧之余,也企图借助这个阵法保命。

    “很强势的杀阵,若是七人齐聚,或许有和天阶一战的资本。”小虬在这个七个方位不断跳跃,眼中露出浓浓的赞赏之意,“可惜啊可惜,没有获取到完整的记忆,这个阵法只能到这个程度,不过足矣。”

    在吸收掉两位地境强者的血肉之后,君临的伤势已明显有了好转,但是这还远远不够,而且小虬也不会满足于此。

    虽然君临还可以观察到外界的情况,但是掌控肉身的人却依旧是小虬,用强大的龙魂之力支撑着。

    “君临小子,你这肉身基本上是废了,想要恢复的话,就必须吃掉凤凰精华,哪怕只有一丁点,也要不惜代价抢到。”小虬很是伤感地说了说,“虽然你身上有我龙族的血脉,但终究还是一个人类啊。”

    君临满肚子的火气,自己的肉身会如此虚弱不堪,还不是因为你小虬超负荷地使用,一点也不知道爱护的缘故么。

    不过,尽管如此,君临心里却不是十分担忧,只要有九龙天宫在体内,小虬就无法将自己的肉身弃之敝履,总会想办法补救。

    “小虬,此刻我什么都不管,等回到神木宗后,希望我的身体能够完好如初。”君临也懒得再管,管小虬用什么样的手段,是杀光所有人也好,还是对那些天阶强者求饶也罢,总之到最后,一切都要恢复正常,回到最初的轨道。

    “小虬,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君临沉默了片刻,忍不住问道,“能不能不要滥杀无辜?”

    小虬没有回答,也不想去答应君临的请求,要知道在这片大陆上,又有几个是无辜之人。

    此时此刻,天火七杀阵的上空涌现着熊熊之焰,吸引了大批的修炼者前来,尤其是那些想要晋升天阶的地境巅峰强者。

    “本神粗略估算了一下,十里之内,有地境修为的人类近百人,天阶强者也差不多有十人。”小虬静静地趴在七杀阵眼中,等待着猎物一步步走近他的算计之中。

    只是如此明显的杀阵矗立在这里,让很多人止步不前,根本就没有踏进半步的想法。

    当越来越多的人围聚于一处,这座七杀阵也就慢慢地变成一处风景。虽然有很多人想要入内一观,但是又怕付出的代价太大,不敢轻举妄动。

    “天火教的杀阵,”开口说话的人是一个肥胖中年人,“想必在杀阵里有秘密,是故意用来阻止我们。”

    这熟悉的身材,以及熟悉的面容与声音,君临一眼就认出了这个胖子,他就是往生歇栈的毛不拔。

    可以看出,此时此刻的毛不拔,他的修为是地境巅峰,距离天阶似乎也仅是一步之遥。

    “人类就是喜欢自作聪明,聪明反被聪明误。”小虬听到这个胖子的话后,很是满意地笑了笑,不得不说这是一个神助攻。他不怕没人不敢闯入,就怕所有人都太过愚蠢,凡事只看表面而不敢细思下去。

    但是,有些事情越是想象丰富,或是算计的精明,就越是容易掉进他人设下的陷阱里。

    说到底,这就是人性,看到一些表面上的东西,或者自以为看到了更深层的一幕,就一定是真相。

    而且,只要有一个人带起了头,接下来就会有人陆陆续续的跟随,因为他们不想自己落于人后。

    果然,不过多久,便见一个人迈步走到了最前方。

    “这不是我们天火教的七杀阵,虽然看上去很像,但是需要七个人各收一方。”这个人便是玲火先生,此刻她又站了出来,并且在说完这话之后,率先闯了进去。

    尽管很多人不清楚玲火先生说这话的真正含义,但还是有人跟在她的身后,一个两个,人数越来越多,直到每个人都在蠢蠢欲动。

    “我倒要看看这天火教,究竟在搞什么鬼?”毛不拔在半数人都闯进天火七杀阵后,也一步步走了进去。当然,这主要原因并不是有很多人进去,而是经过一阵观察之后,他没有发现半点危险。

    这个七杀阵的范围不大,似乎刚好能够容纳这些人,看不出有多余的空间。但是,他们各自之间,谁也看不到谁。

    “先从谁下手呢?”小虬望着几个熟悉的脸孔后,很是兴奋,“是毛不拔,还是玲火这个女人呢?”

    可以说,只要不到天阶的修炼者,任何一个踏足这个七杀阵的人,都会被强大的力量所压制着,因为这不仅仅是一个抄来的阵法,更是小虬加注在阵法上的域。

    界域……界之熔炎。

    只在一念之间,那些没有强大宝物防御之人,尽数化作了飞灰,与火焰融为一体,将血肉之力传递给了小虬,传递给了君临。

    “果然不简单,”毛不拔受到强大的力量压制后,顿时将血屠刀取出,格挡于身体,释放出一层火焰防御罩护住全身,“老夫敢进来,就不信区区七杀阵能奈何得了我。”

    小虬见猎心喜,对血屠刀可以说是垂涎了许久:“要是囚龙棒还在,现在就把这把血刀吞噬掉。”

    只是此时此刻,囚龙棒还依旧藏在神木宗的迷乱丛林之中。

    “能瞬间灭杀道火和原火两位哥哥,此人多半是身上有大秘密,”玲火先生没有血屠刀那样的宝物,但是对七杀阵极为了解的她,却抓了一丝机会,逃出了小虬的域。

    小虬见玲火先生离开了界域的范围,当下脸色微变,按理说,应该没有人能够从界之熔炎里脱逃才是。但是这个玲火却是在小虬的眼皮底下逃走,而且还全身而退,也难怪敢第一个闯进七杀阵。

    “这女人到底是谁?”小虬对玲火先生的兴趣,一下子拔得很高,“以区区地境修为就能破开界之熔炎的域壁,又岂会是个简单的女人,是重生者,还是传承者,亦或是穿越者?”

    (本章完),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