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3章 道原烽林律扬烟
    虽然君临还不能确定这个玲火先生说这些废话是想要做什么,但是他心里很清楚,这个女人的来意绝不简单,也不仅仅是为杀自己而来。

    一阵热浪涌起,还不能等玲火先生有任何动作,那两位男子便先后向君临发起了攻击,扬火先生正面攻击,挥着燃烧火焰的拳头砸向了君临。而烟火先生则是侧面进攻,化作一缕青烟绕到君临的身后,祭出一杆长枪贯刺后心。

    面对来势凶猛,且有点试探性的攻击,君临仅是警惕着四周,并没有出手。因为君临知道,以他此时此刻的状况,不借助小虬的力量,根本就是残渣一个,任何防御与闪避都会显得无力。

    随后,只听得一声轰鸣,扬火先生的拳头居然砸在了烟火先生的枪尖上。不过不得不说,扬火先生的拳头很是坚硬,就如同陨铁一般,竟不损丝毫。

    他们原本攻击的对象是君临,但是君临却莫名消失不见,其速度之快,让玲火先生看后都不由一阵胆颤,因为她根本就没有看到君临的移动的轨迹,但是她知道,这确实是速度的移动。

    “这是什么身法”玲火先生顿时警惕了起来,尽管君临看起来虚弱不堪,且实力仅有玄境巅峰而已,但是她不敢有丝毫轻视,对赤焰星所说的话,也渐渐深信不疑。

    这绝对不是简单的人物,区区玄境巅峰敢闯入落凤山脉,本就是令人费解的事,更何况还能在涅槃之火的焚烧中存活下来,这其中必然有秘密。

    紧接着,在扬火先生和烟火先生分离后,君临的身形再次出现在原本的地方,就好像没有移动过半分一样。但是扬火先生和烟火先生在落地后,一丝丝鲜血从伤口处滴下,落在河流之中,又瞬间消失不见。

    扬火先生和烟火先生的伤口很明显,在他们各自的小腿上,而且鲜血还止不住的流淌,无论用什么样的手法,还是用图腾之力治疗,都起不到丝毫作用。

    “人类,是否感到了恐惧”君临再次开口,但是听其语气,不难听出说话的人,正是小虬。

    玲火先生稍微扫视了眼扬火先生和烟火先生腿上的伤势,而后又把全部的心神倾注在君临身上,眉头不由皱起,阴冷般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小虬咧着嘴阴阴一笑,但是经君临的模样展示出来,却显得有些尴尬,因为在这个时候,君临同样可以控制身体。

    忽然,一阵火焰之光在君临的手掌中燃起,随后又一闪而逝,便见扬火先生和烟火先生的身躯正在渐渐干枯,那条负伤的小腿也越来越肿,像是一个即将爆裂的水管。

    这是一种可怕的力量,而且也没有人知道这股力量是从何而来,如何而来,根本就让人防不胜防。

    玲火先生见状顿时大惊失色,在同一时间做出了决断,放弃了营救扬火和烟火两位天火教先生,选择了独自逃走。

    “君临小子,看到没有,这就是你们人类。”小虬的心情大好,居然没有去玲火先生,“你相不相信,过不了多久,又会有很多人过来,来杀你。”

    君临重新掌控了身体的行动,他现在可不想去面对任何一个人,尤其是那些修为已达天阶的强者。

    就在玲火先生前脚刚离开的同时,君临也拖着沉重的身躯向自己来时的那个通道爬去。

    只是整个落凤山脉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动,原来的位置是否还是原来的位置,谁也无法确定。

    除了那帘逆流的瀑布之外,这个地方早已没有原来的半分模样。

    “再等等,看看来杀你的,都有哪些人?”小虬可和君临有着截然不同的想法,要是不来人则已,要是有人来,则是越多越好,在这个时候正是缺失血肉精华之际,小虬可不介意一次性补充到饱和点,让君临的伤势因此而痊愈。

    “我不认为她还会回来。”君临并不认同小虬的说法,更不赞同小虬大开杀戒的做法。

    “君临小子,敢不敢和本神打个赌?”小虬诱惑的声音再起,却也是极为地自信,“若是那个女先生带人来杀你,你就把肉身给我掌控一年时间,若是没有人来,我就帮你救活那只小老鼠,如何?”

    君临无法拒绝这个赌约,让日天昊活过来,是他一直以来的愿望,但是把肉身交给小虬掌控一年的话,怕是会带来更多的麻烦。

    一时之间,君临便就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如果来的人是天阶强者,你当如何?”君临说出了自己的担忧,看来在他心里已经做出了选择。

    “那些天阶的老小子们,都在抢夺凤凰精华,哪有空闲理会这样的小事?”小虬胸有成竹的语气,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君临不再有任何犹豫,点头道:“我答应,无论来不来人,只要救活日天昊,你便可掌控肉身一年的时间。”

    小虬说道:“本神会让你小子输得心服口服,人类的秉性,永远改不了,自私自利,唯利是图。”

    果然,尽管君临已经远离了之前战斗过的地方,但是该追上来的人,还是追了上来。

    那是两个傲然挺拔的白衣男子,却是染着一头艳丽的红发。

    “你就是四妹说的那个小子?”开口说话的白衣男子的长相并不英俊,但是给人的气质却是无以伦比,尤其是那披肩长发飘扬,再加上轻柔的语气中揉杂着火热,好似要将人融化一般。

    “二弟,根据四妹的描述,定是这小子无疑。”这个白衣男子长相粗犷,根本就不适合这一身白衣飘袂。如果再加那一头的红色短发的话,**着上身更为合适。

    “道原烽林律扬烟,”君临从两位的口气以及话语中推断出这两人的身份,“烽火先生我见过,想必这两位就是道火与原火两位,长发的是二弟原火,那短发就是道火了。”

    然而,道火与原火都纷纷赶了过来,可为什么玲火却迟迟没有现身呢?难道真如小虬所说那样,人心自私自利,只是让自己的两位哥哥前来试探,自己躲在暗处坐收渔翁之利吗?还是说,道火和原火二人仅仅是先锋部队,还有更多的人正在往这个地方赶来?

    不管怎么说,君临已经被人给盯上了,想要全身而退,显然不是件容易的事。

    (本章完),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