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2章 凤血之毒
    跳还是不跳?

    明知是坑,却又不得不顺着往下跳。

    小妖精仙灵无奈地笑了笑,道:“这事就这么说定了,接下来该是时候做正事了。”

    说罢,只见她双手轻轻抬起,落地的流烟起舞,周遭环境瞬间转换,脚下的泥土蠕动,变幻多姿。

    “我耗费数百年的时间,总算是掌控了流烟禁,可始终掌控不了地底深藏的灵脉。”小妖精仙灵下意识地踩了踩地面,“可知这条灵脉通向何处?”

    小虬稍加思索,答道:“神木宗?”

    小妖精仙灵点头道:“不错,正是神木宗,那你又可想过,这是一条什么样的灵脉?”

    小虬当下陷入沉思中,尽管心里已有猜想,但是他并不敢确定,只好静静等待小妖精仙灵的答案。????“是龙之脊骨,”小妖精仙灵隐隐有些激动,“我只要炼化这条灵脉,找回另外半数龙魂,就能事半功倍。”

    小虬眼中顿时散着精光,问道:“还有谁知道这事?”

    小妖精仙灵回答道:“此事非同小可,万不可让龙族以外的人知道。”

    小虬反问道:“涂煌那个老小子也不知道?”

    小妖精仙灵笑道:“自然不知道,除了我们,谁也不知道,也没有谁有资格知道。”

    小虬疑惑不解道:“既然老小子不知道,那你们合谋的是什么事?”

    小妖精仙灵说道:“刚才你测试涂煌肉身强度之际,想必也察觉到了,在他体内有股强大而霸道的力量,可是这股力量不但没有带来助力,反而惨遭荼毒。”

    小虬点了点头道:“是凤血的力量,涂煌这个老小子真是废物。”

    小妖精仙灵却反驳道:“涂煌可不是废物,只是他的体质不适合凤血而已,但是你可清楚……他是凭什么活到现在的?”

    小虬微微沉默,刚想回答,却被小妖精抢先了一步。

    “凤血之力化为邪火发泄,以处子元阴为容器,将火毒转移。”小妖精仙灵说这话时,神色平静地有些异常,“但此种方法终究治标不治本,所以他盯上了神木宗的五行元木之体。”

    “这个老小子是不是想要练什么神功?”小虬从小妖精仙灵的话中得出了这个结论。

    小妖精仙灵笑道:“你猜得不错,正好我也需要涂煌体内的凤血助我炼化,相互利用罢了。”

    小虬冷哼道:“你把这个秘密告诉本神,就不怕我夺了你的机遇?”

    小妖精仙灵的笑容更盛,道:“你不会的。”

    旋即,周遭的场景终于定格了下来,在这个地方,小虬看到小妖精仙灵正在与慕初晴交流,显然这是本体所在,比起流烟凝聚的形态更加动人。

    “你来了。”小妖精仙灵回眸一笑般地望着小虬。

    与此同时,慕初晴也转过头望着小虬,欣喜道:“君临师弟。”

    显然,慕初初还不知道自己眼前的君临已不是君临,而小虬也不由懊恼,为什么没有将自己藏在黑袍之下。

    慕初晴近身而前,紧紧抱着小虬的脖子,声音有些抽泣道:“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慕小……初晴,我给你的那株草,还在不在?”小虬尴尬地咳了一声,毕竟他不是君临,但又不得不假装是君临。

    慕初晴松开小虬的脖子,低着脑袋,摇摇头道:“我一不小心给弄丢了,我不是故意的。”

    小虬眉头一皱,又问道:“怎么弄丢的?”

    慕初晴回答道:“那个时候刮起一阵强风,把那株草给吸走了,要不是仙灵姐姐相救,我怕是也凶多吉少。”

    小虬捧着慕初晴的双肩,微笑道:“以后不要叫我师弟,叫我君临就好,等我完成要做的事,就带你回神木宗。”

    显然,小虬已经洞悉了当时发生的一切,能够屏蔽自己与那株草的联系,怕是被吸进龙之脊骨灵脉所在之处。

    慕初晴望着小虬那双真挚的眼睛,很是乖巧地点了点头道:“好,我等你。”

    小虬转而望向小妖精仙灵,道:“能否保证初晴的安全?”

    小妖精仙灵冷笑道:“流烟禁是我的主场,连涂煌都不敢造次,你说我能不能保证?”

    小虬不甘示弱的眼神迎上,道:“要是她伤了一根毫毛,你就等着覆灭吧。”

    小妖精仙灵冷冰冰地望着小虬,挥手之间,便是将慕初晴安置在了一个安全之处。

    同时,随着空间的变换,涂煌渐渐苏醒过来,整个人的气血也旺盛了许多,仿如脱胎换骨一般。

    “煌君阁下,可还能够进入地底?”小妖精仙灵对涂煌说道。

    可涂煌的注意力却集中在小虬身上,问道:“他是谁?”

    小虬十分不屑地瞥了涂煌一眼,随后完全是无视,这让涂煌极度不悦,但是想到先前的幕幕,又不敢妄动。

    涂煌克制住内心的想法,转而望向小妖精仙灵,道:“本君伤势无碍,若是能再有半日时间调息,本君把握会更大些。”

    小妖精仙灵淡淡一笑,向小虬寻求意见道:“你觉得呢?”

    小虬仔细打量了涂煌一番,道:“给你半天时间,就在这里。”

    涂煌本想争取去自己选择之地,但是小虬的目光阴寒,让他涌到嘴边的话,又重新咽了回去。

    其实,小虬的心里很清楚,涂煌想在这半天的时间里做些什么。也不管怎么说,从神木宗掳来的元阴女子,可是他日夜相盼的鼎炉。

    “可知道你为什么会对我有恐惧感?”小虬慢慢靠近着涂煌,以一副傲气凛然之模样逼近,“因为你太弱,弱到连一战都不敢,未战先怯。”

    涂煌也想知道自己会产生恐惧感的原因,可是当小虬给出答案时,很明显听出这是在调侃,还有鄙视的意思。

    “本君有何不敢,若不是在神木宗负了重伤,何惧你。”涂煌让自己强硬起来,目光中的不惧却显得那般无力。

    小虬对涂煌这种态度同样感到不悦,要不是小妖精仙灵需要涂煌的帮助,恐怕在涂煌瞪眼的瞬间,就是一巴掌呼啸般拍了过去,而且还是往死里打的那种。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