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9章 还不够
    烈焰摇曳,流烟在强大热量焚灼之下,让空间发生了变形,随之一起的幕幕景象也变得扭曲。

    只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流烟聚散,又是一道人影出现在君临眼前,手持着兵刃,满身鲜血淋漓。

    “荀凯师兄?”君临看清了来人的模样,但是与之凶狠的眼神相交后,当下便轻轻摇了摇头,“你也不是。”

    “拿命来,恶贼。”荀凯怒目而视,将鲜血浸透的长剑高高举起,朝着君临纵身跃去。不过,听这怨恨的语气,以及愤怒的眼神,显然是将君临当成了其他人。

    在迎面而来的攻击面前,君临很自然地抬起手臂,一道道剑气在掌中流转,以格挡袭来的染血长剑。

    “荀凯师兄?”君临的眉头微皱,试探性地问了一句,但是得到的答案,依旧是疯狂的攻击,招招致命。

    忽然,一道鲜血喷溅,伴随着痛苦呻吟,荀凯轰然倒地,嘴角却挂着一缕解脱的微笑。

    “君临小子,你刚才所杀之人,可不是流烟幻境。”小虬在君临掌中剑气吞噬荀凯生机后,很是善意地提醒。

    君临的眼神闪烁,可见他并未察觉自己眼前的血人就是荀凯。又或许是之前的杀戮让他失去了判断,以及内心不舍的微弱情怀。

    确实,连与慕初晴一模一样的女子都能连续斩杀,更何况是荀凯,这个见过几面的宗门师兄弟。

    当然,这不是说君临会杀掉荀凯,而是说相同情况下,产生错觉后,便不会有太多的顾虑。

    “荀凯师兄,”君临扶着倒下的荀凯,浓浓的自责感打心底一闪而过,随之而来的凝重表情,是危险中的本能警觉,“是谁?”

    只见两道人影在流烟中显出身形,那熟悉的面孔不就是被掳走的五行之体荀琴,以及营救她而去的男子,苏镜离么?

    “君临小子,这两人也是本尊,不过和荀凯一样,遭到了流烟的侵蚀。”小虬的好意提醒再次响起,但言下之意似有些挑拨之意,想让君临把荀琴和苏镜离也杀掉。

    君临自然也听懂了小虬话里的意思,但是他不会再像杀掉荀凯那般杀掉荀琴和苏镜离二人。

    可是如此一来,荀琴在见到自己弟弟被杀之后,整个人的疯狂已渐渐攀升到一个高度。

    只见荀琴朝着君临奔袭而去,张牙舞爪地发动着攻击,就像一头饥饿的野兽,看到猎物时先天反应。

    君临急忙避开,尽量拉开与对方的距离。

    “还我弟弟命来。”

    原本的荀琴,是一个十分温柔的人,而此时此刻,再也没有半点是属于女子的形象。

    君临自知理亏,不管出于什么样的原因,自己总归是杀了荀凯。对于这点,在他心里极度愧疚,更何况与荀凯已是相识许久的朋友。

    或许没有人会认为君临和荀凯是朋友,但是这并不重要,只要君临自己认定,顾及他人想法作甚。

    君临不想与荀琴再继续纠缠下去,便想要离开此处。只是苏镜离却及时地拦住了他的去路。

    “你杀了她弟弟,就想这么走了么?”苏镜离温文尔雅,丝毫看不出有半点意识混乱的迹象,“怎么也得给个解释吧?”

    尽管这是反问之句,但是从苏镜离的嘴里吐出,总是让人有种无法抗拒的魅力。纵然他的全身也被鲜血占据,略有些狼狈。

    “苏镜离?”君临对苏镜离还是有较为深刻的印象,而且也特地了解过他的情况。

    然而,别看苏镜离温文尔雅,风度翩翩,可他的经历却不像外表这般美好。虽不说像君临一样孤苦伶仃,但是一直以来都是别人的笑柄,饭后的谈资。

    这一切都源于他的母亲苏岚馨,一个只赋予了生命与名字之外,一切都撇得一干二净的女人。

    苏镜离从小与荀琴一起长大,两人之间的关系十分微妙,可却不得不隐藏自己,硬生生是活在虚伪的面具之下。

    “我认识你,当日受湘琪所托,见过你一次。”苏镜离这话听起来,像是在套近乎,但是在他的手中却多出了一柄长剑,散发出冰冷的阴寒之气,将周遭尽数冻结。

    不过,极阳龙炎的温度及热量,可不是苏镜离能够抗衡的,纵然温文尔雅的内在也有一颗强悍的心,以及强大的力量。

    君临的目光停留在苏镜离的剑上许久,道:“原来你也用剑,倒是符合你的气质。”

    这是由衷地夸赞,但是听在苏镜离得耳中,却是裸地嘲讽。

    苏镜离脸色微沉,在看了荀琴一眼后,便是挥舞着手中剑,冻结着周遭空气,向君临劈斩而去。

    而此刻的荀琴却是站在原地,用一双极为愤恨的眼神注视着君临与苏镜离两人。

    显然,这是想让君临与苏镜离残杀,两败俱伤。

    君临也注意到了荀琴的神色,心中不禁臆测起来,荀琴与苏镜离之间,到底是怎么的关系?

    急忙之间,君临侧身避开了苏镜离的劈剑,但是寒气逼人,一度将周围的出路封冻。如若不是极阳龙炎的护体,恐怕在那个瞬间,迟疑的步伐,就足以让很多人残血而亡。

    确实,苏镜离此刻展现的实力,比起当日与苍云梧战斗时,要强上许多。

    君临不敢大意,毕竟在无法还手的同时,只有防御和闪避。虽然有足够的力量离开,但是想到苏镜离和荀琴被流烟所迷惑,心中不忍抛弃他们。

    然而,即便如此,君临也想不出解决问题的关键。

    “难道真要困在这里么?”君临一边闪避,一边查探着四周,“那个小妖精应该就在附近,只是凭她的力量怎么能掌控流烟禁?”

    确实,如果连这个问题都弄不清楚的话,君临想要从小妖精仙灵的手里救人,怕是困难重重。

    “小虬,接下来该怎么办?”君临的心里莫名恐慌了起来,或许是想到慕初晴的安危,若是也和荀琴和苏镜离一般,可就麻烦了。

    “本神不是已经告诉过你吗?”小虬有些幸灾乐祸般笑道,“君临小子,你闹得还不够啊。”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