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7章 命丧
    虽然君临能够听到骷髅发出来的声音,但是他心里却十分清楚,只是有人控制了这里的每一块骨头,并不是拥有独立思想的活物。

    只见在巨型骷髅的中心之处闪烁着光芒,一道道裂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向四面八方扩散而去。

    “我能听出你的声音,你就是那个小妖精。”君临的语气十分肯定,在击溃巨型骷髅的同时,手中的葬地剑噬之式也在不断开路,一步步朝着声音的源头走去。

    因为君临刚刚从小虬口中得知,慕初晴就在那里。

    “小哥哥,我可不是什么小妖精,你铁定是认错人了。”虽然骷髅破碎了一地,但是传出来的声音,却一如既往地妩媚。

    君临冷冷一笑道:“你的声音这么特别,即便是微微的轻吟,也盖不住你骨子里的浪荡。”

    “原来在你心里,我就是这么一个人?”这话一经出口,便间接地承认了自己的身份,但是却丝毫听不出任何的怨言,又仿佛是故意而为之。

    君临秒回道:“难道不是吗?”

    “小哥哥说是就是,”妩媚的声音猛地一转,看似柔弱却带着冷意,“只怕……你会为你这句话而感到后悔。”

    君临掌中的天纵螺旋剑气已如龙卷之风般席起,星星点点的火苗莫名在遍地的骨骸上点燃,瞬间变成火海一片,一个个虚影从中飘荡而出,就像是解脱后的灵魂。

    “小虬,可有锁定初晴的位置?”君临的态度很强硬,并未因对方的话语而有丝毫动摇。

    小虬说道:“万事俱备,就等你小子大闹一场了。”

    君临微微一笑,显然他十分清楚小虬这句话的意思。

    既然有了明确的目标,君临的每处攻击都恰到好处,朝着更深处走去。只是哪里会是尽头,更深处又有多深呢?对于这点,君临的心里并不是很清楚。

    然而,就在咫尺的气息,却覆盖着无尽的流烟。

    或许这才是真正的流烟禁。

    只见漫天的流烟积压于一处,渐渐凝聚成一具具有形无实的邪恶影像,手持着由残骸堆砌的兵器,朝着君临奔行的方向陆续砸下。

    “小哥哥,好好享受这骨子里浪荡,可不要舍不得走啊。”用十分阴冷的语气说出这样一句话,不得不说有种别样的意味。

    虽然君临将这句话装进了耳中,但是手中的攻击过于迅猛,根本就来不及思考片刻,更不用说与之对话。

    瞬时之间,所有的攻击都落于一处,将君临的身形尽数遮掩,且落地时的骨骼残骸也跟着化为湮尘,飘散在空中后又变换了整个场景。

    君临的力量落不到实处,即便是龙骨之尾的强劲冲击,也依旧改变不了分毫现状。就好像一拳打在棉花上,准确地说,只是在自我投入地演出。

    而且,无论君临朝着哪个方向走,也不管奔袭了多少的路程,总归是无边无际的流烟弥漫,构造成一座座虚无的画境。

    “君临小子,你要小心了,一旦陷进去可就很难出来。”小虬的提醒很及时,不过君临还是找不到解决的方案。

    君临心里也渐渐有些着急,可越是如此,他就越是显得冷静,一句废话也没有多少说,仅仅是摆动着龙骨之尾加以试探。

    忽然,一道身形而现,突兀地出现在君临前行的道路上,一团熊熊火焰燃烧,云绕着流焰围聚成一头狰狞的恶兽头颅。

    君临见状微惊,但是摆动的龙骨之尾却没有丝毫停顿,朝着前方道路狠狠砸去。然而,此次出现的人不再是虚无之影,并且接住了龙骨之尾的强劲攻击。

    那是一只单臂擎天而立,看似没有多大,但是火焰凝聚而成的盾却将龙骨之尾的火焰隔绝,笼罩着四周。渐渐地,那张脸越来越清晰地呈现,其模样赫然就是乔玺。

    “果然是你,乔玺师兄。”君临没有太多的惊讶,不管在自己眼前之人是否真实,既然有实体的存在,那就只有将其击败,彻底地了断。

    “死。”乔玺的话很是简单,就只有一个字而已,再加上冷面冰霜的神情,宛如一个没有灵魂的傀儡。

    只见在一招过后,乔玺的力量竟把龙骨之尾给弹开,并且及时发起攻击,持着一柄燃焰长剑向君临刺去。不过,君临是俯身弯腰的状态,面对长剑来袭,很是自然地吸了一口气,喷出一道龙之吐息。

    然而,不具备燃烧龙血的威力,乔玺的长剑依旧突破了君临的防御,越发地逼近。要看着头颅就要被贯穿之时,君临猛然张开大口,在咬合之间,用牙齿将长剑紧紧扣住,使其无法在向前突进。

    此时的君临全身燃烧着熊熊之焰,龙骨之尾得到加倍的力量,从地底贯入,又从地面蹿出,直袭乔玺的要害。

    乔玺纵身闪避,但手掌却始终不离剑柄,借助旋转之力以获得更强的力量,绞杀着君临。

    只是剑与牙齿的对撞,却偏偏是牙齿取得了最后的胜利。是的,君临的牙齿十分坚硬,直接是咬碎了乔玺的剑,而且还尽数吞进了腹中。

    君临吃过土、嚼过木、吸过火、喝过水,却唯独没有吞过金。此时此刻,把这般锋利的剑刃吞进腹中,一时之间也难以消化,体内破裂而从嘴角溢出鲜血。

    “君临小子,在你的体内可没有龙鳞防护,要小心了。”小虬的声音微微有些吃惊,但其语气却没有丝毫担心。

    君临咳出一口鲜血,掌中的剑噬之力流转,一道道剑气弥漫着整个空间,将乔玺的身躯尽数笼罩。

    但是,乔玺的性命却是丧在龙骨之尾下。

    只见在龙骨之尾的鞭砸之下,乔玺全身上下遭火焰反噬,一点点化作流烟消散。

    而同时同步,君临急忙盘膝而坐,运转囚龙法诀,借助小虬的力量,激发体内的极阳龙炎,将腹中的剑刃碎片尽数融化。

    不过,体内的伤口却在止不住的溢血,遇到极阳龙炎之后,整个人从内而外都燃着灼热的气息,烈焰弥漫而下,瞬间被覆盖。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