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4章 天阶强者的混战
    其实也很正常,无论在多么强大的力量冲击下,总会有几个人幸存,何况柳云天四人都是天阶强者,岂会没有自保的手段。

    不过柳云天和梅元却有着独天得厚的优势,这棵神木的自愈力极强,他们身为神木宗的掌控者,自然也有本事从中摄入到力量。

    只见柳云天和梅元所站的位置很有讲究,同时也将涂煌和枯荣老人的退路截断。

    “涂煌,你就认命吧。”柳云天缓缓抬起手,地面上的残枝迅速凝聚一处,在涂煌的周边流转,只要稍稍改变方向,下一刻似乎就能看到鲜血喷溅的画面。

    涂煌没有想到事情会有如此转变,可整件事却偏偏在情理之中。可越是如此,他的内心就越是不甘。

    “柳云天,真以为凭你们就能把我留下不成?”涂煌的气势突然攀升,掌中燃起的火焰凝聚出一杆长枪,背后也在翩翩起舞,那同样是火焰凝生而成的翅膀。

    “既然我敢来,自然想到了这一层,但我还是那句话,本君可以为你们提供材料,我只要一粒丹药。”涂煌的脚下也腾起了一道火焰漩涡,由下而上形成一道屏障。

    柳云天见状眉头一皱,沉思片刻道:“只要你能从神木宗逃脱,我便答应你的要求。”

    涂煌顿时脸色变得难看,阴冷道:“那就试试。”

    先不提身份,涂煌好歹也是天阶强者,被如此看低,心里难免会有些不悦。当然,柳云天的话里的意思也很明确,就是要把涂煌给留下。

    不过,四人都还在恢复当中,当前只能在口头上厮杀一番,还不能随心所欲地动用力量。

    “煌君,你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枯荣老人心生警惕,在那个瞬间察觉到了异常,如果在这个时候涂煌叛变的话,自己绝对是必死无疑。

    确实,情况一旦变成柳云天三人围攻枯荣老人一个,到时连逃命的机会也会为零,根本就不可能完成来时的任务。不过也看得出来,自从梅元死而复生的那刻起,整个局面就发生了变化。

    “煌君,我可以答应你,但是你必须立下天道誓言,并且杀了枯荣老人作为投名状。”这是梅元的提议,他觉得目前最为要紧之事就是杀了枯荣老人。

    涂煌没有作出回答,因为他不确定柳云天会答应自己,而且也不敢表明态度。万一到时遇到枯荣老人也反水的话,那最后的依仗就彻底消失。

    既然梅元会这么说,而涂煌又没有任何的解释,可见这件事并不是神木宗的离间计。枯荣老人顿时退后了数步,与涂煌之间的距离拉远了一些。

    尽管这短短距离起不到任何作用,但是示意着他们二人之间的关系已悄然般发生着变化。

    柳云天见状轻视一笑,道:“也可以签订主仆血契。”

    涂煌听到这话后,脸上很明显地发生了变化,或许别人不清楚,但是身为天阶强者的他却十分明白,这所谓的主仆血契就是从图腾血契演变而来,为仆的一方到时就彻底成了卑微的蝼蚁,生死就在一念之间。

    “柳云天你真以为凭你和梅元能杀了我不成?”涂煌自然不会把自己的命运交到别人手里,纵然他对入圣丹也十分渴望,“既然谈不妥,那就继续用力量说话。”

    柳云天嗜血之气再次腾起,浓浓战意在眼眸中流转,一重领域之力在脚底泛起,席卷着遍地残枝。

    涂煌同样也露出嗜血之笑,全身上下燃着熊熊之焰,整个人的气势不再有先前的畏手畏脚,似有一种伤人先伤己的决心。

    只见两股领域之力急撞在一起,狂风再次肆虐,火焰焚烧着残枝枯叶,就像地狱里爬出的恶鬼,疯狂冲击着四周气流之壁,砰砰作响。

    与此同时,梅元的反应也十分迅捷,双手合十凝聚出一柄巨剑悬空,以天纵之势向枯荣老人斩去,截断了枯荣老人脱走的道路。

    “枯荣老贼,你休想活着离开。”梅元的目标一直都是枯荣老人,对涂煌与柳云天的战斗置之不理。

    枯荣老人莫名有种心虚,此刻只想远离神木宗,之前的豪情壮志,血海深仇都抛之脑后。

    “枯荣老贼,难道你不想报仇了吗?”梅元似乎已经不满足上的虐敌,甚至想要从精神上彻底摧毁枯荣老人,“你以为你杀了我儿子,殊不知杀的是自己儿子。”

    枯荣老人心中一慌道:“不可能,梅笃那个鬼样子,哪点像我?”

    可这话说完后,枯荣老人又不由扪心自问,梅笃的模样好像与自己有些相似,甚至习性也得到了遗传。

    “如果梅笃是我儿子,你怎么可能会让他活到今天,”枯荣老人越来越慌乱,“你休想骗我,梅笃不是我儿子。”

    然而,越是狡辩,就越是显得枯荣老人心虚。

    梅元没有再多说半句,因为他觉得话说到这个地步最好。在某些情况下,心中所想远比真相更为复杂。

    就是现在,趁着枯荣老人心虚之际,梅元果断出手,天纵之剑从天而降,搅动着周边气流而下,直贯其天灵之盖。剑气撕裂着空气,梅元手中凝聚着图腾之剑,刺穿了枯荣老人的咽喉,却不留半点鲜血。

    “怎么可能?”枯荣老人难以置信地望着梅元,自己的枯荣岁月怎么可能轻易被击破,就算心境被扰乱,也不至于如此不堪一击。

    原来,在梅元出手攻击之时,一道道地横剑气在周遭弥漫,从脚心而起,冲击着四肢百骸。

    这是有人暗中相助。

    “剑十三,是谁让你出手的?”梅元的语气阴沉,把枯荣老人的尸体提起,一颗图腾气丹在他掌中凝聚而成。

    林轻衡没有来到迷乱丛林,只是让剑气慢慢传递而来,借助了地横领域之力以及神木宗优势。当然,剑十三林轻衡没有回答梅元,而且他的声音也传不了这么远。

    随后,梅元加入柳云天和涂煌的战圈中,一柄巨大的天纵之剑从天而降,带着领域之力直贯而下。

    而这个时候,涂煌的脚下席卷着一个漩涡,熊熊烈焰燃起,从地面升腾出一头巨大穿山獒,迎向那柄天纵之剑,而他自己却挥着双掌向柳云天轰击而去。

    面对柳云天和梅元的夹攻,涂煌展现出来实力越发地强大。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