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3章 最多的话是遗言
    既然梅元敢这么说,那就足以说明梅笃的身世还有待查证。

    对于这点,枯荣老人自然不会有太多的怀疑,毕竟这种事可不能拿来乱说。

    枯荣老人望着梅元那双古井无波的眼睛,心里莫名心烦意乱了起来。按照二十年前的故事发展,如果梅笃不是梅元之子,那极有可能是另外一个人的儿子。

    而那个人毫无疑问就是枯荣老人他自己。

    “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枯荣老人心神渐渐恍惚,一个不慎就被梅元趁虚而入,被剑气之影攻破防线,划伤了手臂,流出干枯的鲜血。但是枯荣老人对此丝毫没有感觉,还依旧沉浸着二十年前的某个夜晚,以及回想起那张永生难忘的容颜。

    其实,在梅元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内心也备受着煎熬,耻辱与哀伤并存,将自身气息紊乱而激发出攀升极点的愤怒之意。

    不得不说,这里面的故事很是复杂,似乎是由某个女人所引起,而这个女人应该就是梅笃的生母。

    “枯荣老贼,我等这天已经很久很久,也幸亏你还活着,否则我这满腔的愤怒该向谁人挥剑。”梅元的气势逐步上升,仿佛已经突破了自身境界一般,围绕在周遭的剑气四处游走,经遍地的残枝枯叶而积累着气势,将枯荣老人重重包围,像一个蚕茧一样囚困着对方。

    “你会为你当年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紫木天纵,剑元杀。”梅元在发动攻击之际却没有就此停手,而是用缠绕天纵剑气的手臂向枯荣老人的咽喉继续扼去,显然他不甘心让枯荣老人这般容易死去。

    然而,枯荣老人也不是等闲之辈,尽管有过短暂的恍惚,但是以他无恶不作的品性,很快就从这个难以接受的事实中清醒过去,并在第一时间内加以反击。

    “梅元你休想骗我,告诉你,扰我心神是没用的。”枯荣老人话虽如此,但是情绪上的波动明显有变化,“就算梅笃是我儿子有如何,今天你依旧难逃一死,我要为她杀了你这个负心人。”

    梅元轻哼道:“就凭你?”

    天阶强者的战斗,总是在一两招之间分出胜负,强大的图腾之力在大自然的助攻下,往往有难以想象的惊人气势,似乎也达到了对抗天地的威力。

    与此同时,柳云天与涂煌的战斗也进入了白热化,灼热的天阶之火在地面上燃烧,瞬间成为火海一片而凝聚出一头巨大的穿山獒,凶神恶煞地从嘴角里滴淌着火焰。

    在这场厮杀中,因为属性相克,柳云天被涂煌所压制,但是又因为在神木宗的主场上,涂煌纵然有这等优势也无法占到好处。

    “真没想到紫元子还活着?”涂煌操控着火焰穿山獒向柳云天撕咬而去,直接忽视了御木天罡的领域,十分粗犷地发动攻击,毫无半点战斗意识可言。

    确实,在这种情况下,涂煌应该保存自己的图腾之力,找准时机再发动攻击,切不应该盲目。

    柳云天说道:“你们千方百计挑拨我和神木七脉的关系,无非就是想瓦解我神木宗的力量,我们又岂会如你所愿。你们想要阴木五行之体,而我们又何尝不想要你们,所以就将计就计。”

    涂煌疑惑不解道:“你想要我们,这是什么意思?”

    柳云天阴邪一笑道:“既然来了,就留下你们的精血,还有图腾气丹。”

    这所谓的图腾气丹只有天阶强者才有,与魔兽的晶核一个性质,是修炼到天阶境界凝聚的元丹,用于储存图腾之力供四肢百骸而用。

    涂煌闻言大惊,骇然道:“你们神木宗……是想炼制入圣丹?”

    柳云天没有作答,但是脸上的表情却证实了一切。

    “没有阴木五行之体,你们休想练成。”涂煌这话尽管简单,但是其意思却十分明显,也就是说阴木五行之体在他的手上,“如果你们答应练成入圣丹后送我一粒,我可以将她们安全送回。”

    但是柳云天听到这话后却笑了,道:“这样的五行之体,我神木宗内还有十八人,而火属性天阶强者,目前就只有煌君你一个。”

    这绝对是毫无掩饰的拒绝。

    “我可以再找来一个火属性天阶强者,甚至是其他五行属性的天阶强者。”涂煌一直在说服柳云天,可见他对这入圣丹也极为渴求,都忘记了自己还需要借助阴木五行之体来治疗隐疾。

    柳云天再次拒绝得很彻底,道:“你以为我告诉你事情的真相后,是不是还幻想着自己能活着离开?”

    涂煌顿时脸色阴沉,道:“真以为凭你能留住本煌君?”说罢,遍地的火焰不再弥漫,而是迅速凝聚成一团,落在他的掌心之中。

    柳云天能感受到这团火焰的温度,宛如一轮小太阳慢慢靠近,仿佛在蒸发着体内的血液,让人狂暴难安。

    涂煌说道:“此事我会禀告两位神主,神木宗就等着覆灭吧。”

    柳云天冷哼道:“等你有机会离开再说这话。”

    在涂煌凝聚火球之际,柳云天摊开的手掌上也吸引着一片片残枝枯叶,缓缓凝聚出一棵巨树,从发芽到落叶轮流变化着四季,充斥着浓郁的自然之力,与涂煌的狂暴之力正好相反。

    涂煌警惕着望着四周,道:“你拦不住我的,你们谋划了这么久,最终还不是要毁在我手里。”

    柳云天没有再回答任何话语,因为他知道此刻最好的答案就是手中的力量。

    只见四季轮回的巨树与火球急撞在一起,小小的一个点慢慢向四周扩散而开,瞬间就笼罩了他们四位天阶强者,强大的冲击波浪蔓延了近十里之地,覆盖了整个迷乱丛林。

    “一个人话语最多的时候,就是他知道自己要死的时候,因为那是最后的遗言。”这是剑十三林轻衡的声音,虽然他还躺在紫木剑神殿的藤椅上,但是对神木宗发生的一切都了若指掌。

    “你想好了吗?”在这里不止林轻衡一人,还有另外一个人潜伏在黑暗之中,上次也是在这个地方,他已经出现过一次。

    “如果真能换回忘尘那孩子,入圣丹会有你的份。”林轻衡在做出这个决定时并不简单,至于需要背负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记住你说的话,我还会再来找你。”能在神木宗来去自如而不被发现,这个人很不简单。

    在迷乱丛林中,强大的冲击波持续了一炷香的时间,而在这么长的时间里,生与死之间已经徘徊了很多次。

    不过这看似威力巨大的战斗厮杀,到头来的结局却是柳云天、涂煌、梅元、枯荣老人四人都还活着。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