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2章 话不投机总是说
    虽然君临不清楚小妖精仙灵这样做有什么用意,但是他知道这个女人绝对不会让自己陷入危险境地。闪舞小说网www



    “回去告诉柳云天,想要救柳溪河就到流烟禁等着我。”小妖精仙灵口中所说的流烟禁是距离神木宗百里之外的一处禁地,那里有遍地的草木,可在那里找不到一株绿叶,尽是枯萎等待凋零的残枝。



    其实不用任何人去通知柳云天,神木宗出现这样的变故,作为神木之主的他,岂有不知的道理。



    只是柳云天却放弃了营救柳溪河,因为此刻的他正在迷乱丛林的深处与某个男子对峙。看那种唯我独尊的气势,其实力应该不在柳云天之下,也就是说此人也是一个天阶的强者。



    “你不去救你儿子,在这里拦我的路作甚?”这声音很熟悉,那张脸也不陌生,此人赫然就是在葬灵冢出手的涂煌。



    柳云天漠然地望着涂煌,道:“你还在打我神木宗阴木五行之体的主意?”



    涂煌笑了笑道:“没想到还是被你看了出来,怎么,这次你还想拦住我不成?”



    柳云天冷哼道:“没有人能从我神木宗拿走任何一样东西。闪舞小说网www”



    “云天兄好大的口气,老朽倒想试试你的御木天罡,比起我的枯荣岁月如何?”这是另外一个男子的声音,之前还不在此处,片刻之后便与涂煌站在同处,一个看上去很是苍老的男子。



    柳云天见状微惊道:“枯荣老人,你还活着?”



    枯荣老人这个名字与这个苍老男子还算映衬,一副随时都会死去的模样背后却藏着十分强劲的力量,尤其是回复柳云天时配上的不屑冷笑,仿佛每道褶皱都含着天阶刀韵。俨然这也是一位天阶强者,比起柳云天和涂煌也不遑多让。



    如果只是面对涂煌一人的话,柳云天丝毫不会畏惧,但是再加上这么一个老头,他的心里彻底没有了底气。



    枯荣老人说道:“煌君来神木宗的目的是阴木五行之体,而老朽的目的可不只是几个女弟子而已。”



    柳云天眉头微皱,警惕道:“你想要做什么?”



    枯荣老人迈动着脚步,一步步踏在迷乱丛林的地面上,那沉重的步伐就好像承载了无数的岁月,犹如那一条条皱纹和白发。



    “二十年前,就是在这个地方,我失去了满身精血,还有我的青春。闪舞小说网www二十年后,同样是在这个地方,我要夺回我失去的一切,包括我对她的承诺。”枯荣老人的声音很沧桑,但是满怀的深情却不加掩饰,像是在告白也像是在悼念,显然这里面还有不为人知的故事。



    柳云天能够听懂枯荣老人的话里的意思,因为在二十年前,他也在这个地方。所以柳云天十分清楚枯荣老人失去满身精血的过程,就是被黄龙之魂给吸掉的。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一个失去满身精血的人到现在还活着。



    “枯荣先生,等会麻烦你为本君护法,我决定就在这里享用阴木五行之体,彻底解决体内隐患,到那时你我联手去拿回属于你的东西。”涂煌与枯荣老人早说了条件,可是他害怕对方情绪激动而忘记,故此出言提醒。



    枯荣老人也明白涂煌的用意,不经意哼道:“煌君还请放心,老朽答应过的事,自会做到。现在我要和神木宗主一较高下,看看当年的小少爷成长到了神木地步。”



    不得不说,人一旦激动或是兴奋起来,说话的语速也变得极快。不管这对枯荣老人来说,并不算什么,因为他出手的速度更快,瞬间就出现在柳云天的跟前,掐着印诀的双手笼罩着雄厚的图腾之力,轰然向柳云天落去。



    幸好柳云天不是一般人,同是天阶强者的他及时避开了要害,一道护体天罡气在身前亮起,一道倒影的树状之盾掌中泛起。



    旋即,强大的气流从掌间溢出,朝着周遭环绕而去,所过之处瞬间瓦解,不管是地面还是草木,都出现了一道又深又宽的裂痕。如果不是神木宗有自愈的功效,恐怕残留在空气里的只剩下灰烬。



    “枯荣老人,我劝你还是收手,不要和涂煌搅和在一起。”柳云天的神色凝重,强大的图腾之力源源不断地输出,且背后的虚影越来越凝实,那是一棵雕刻着龙纹的巨树。



    与此同时,在枯荣老人的身后也同样有一棵巨树凝实的虚影,但是他的这棵树与柳云天的图腾恰恰相反,看不到一点生机存在。



    “最没有资格说这句话的人,就是你们神木宗了。”枯荣老人的语气似乎越来越愤怒,然后随着一声巨响,四周的爆炸从地面波动而起,漫天的尘埃笼罩了方圆半里地。



    “终于等到这一刻了。”涂煌饶有趣味地望着这幕,激动的心更加按耐不住。因为他所指的就是指阴木五行之体汇聚,祛除体内隐疾之时。



    果然,四道身影从迷乱丛林四个不同方位而来,落在涂煌跟前时,身旁还有四个少女,那模样赫然就是阴木五行,慕初晴、柳絮、荀琴、以及念茹。



    涂煌贪婪地望着慕初晴等四个少女,道:“怎么不见阴木火行之体?”



    对于这个问题,此四人没有作出回答,因为阴木火行之体不属于他们的任务。



    涂煌取出一块通讯令输入图腾之力,接通道:“怎么还不来?”



    “煌君赎罪,阴木火行之体被人救走了,小人正在追杀。”听这个男子的语气及语速,看得出来他对涂煌极为畏惧。



    “废物,在给你一盏茶的时间,如若还不成功,就自己跳进流烟禁的深窟里。”涂煌十分愤怒,由于这个男子的失误,导致他的计划被拖延了时间,甚至可能因此而搁浅,导致整个计划功亏一篑。



    随后,涂煌深深呼了口气,稍稍平复着愤怒的内心,道:“你们带阴木之体回流烟禁,记住,务必要完成任务,不可出任何差错。”



    “是,遵煌君法旨。”四个人异口同声,黑袍的覆裹下的身体都在不由自主地颤抖。看这个装扮,他们是神木宗暗榜中人,涂煌安插在神木宗的眼线。



    当然,这不是说所有的暗傍人都是涂煌的眼线,也有些人是来自于其他宗门与势力的棋子。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