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0章 饥渴难耐
    从目前的情况看来,这是以慕初晴为诱饵,让君临落入强大的束缚范围之内,再用绝命一杀的攻击置其死地,而攻击之人正是苏岚馨。

    君临见状甚怒,他万万没有想到,苏岚馨为杀自己不惜利用慕初晴。面对药草凝聚而成的巨剑,君临的手臂实木元素化,扣着龙之爪牙正面相迎。

    只见两两相互撞击之处,一片片药草之叶在空中飘散,吞噬了一切的色彩,只剩下茫茫之绿。

    虽然君临在地境强者的攻击下活了下来,但是还没有痊愈的骨骼再次遭到重创,以至于想要动弹也极为吃力。

    然而,正当苏岚馨要给君临补上最后一击时,忽然一阵阴森的冷风吹起,随后便听到慕初晴一声惊恐的叫声,紧接着被一个身着黑色长袍之人掳走。

    苏岚馨愤怒之至,为救下慕初晴便舍弃不杀君临,直接凝聚着遍地药草,形成一只巨掌阻拦而去。

    但是还不等苏岚馨靠近,一团火焰凭空而现,将药草凝聚的巨掌尽数笼罩,随后缓缓现出一道修长的身影,只是在火焰的掩护下,让人看不清面貌。

    这同样是一个地境强者,实力不在苏岚馨之下。

    “苏药师,你这是想去哪里啊?”阻击之人是个女子,或许是苏岚馨也是女子的缘故。

    苏岚馨望着慕初晴远离的背影,阴冷道:“让开。”

    然而,在如此紧迫的情况下,苏岚馨仅是在口头上呵斥,并没有直接动手攻击自己眼前的女子,甚至还慢慢停了下来了,用十分警惕的目光注视着对方。

    只见阴冷的气氛中碰撞出丝丝火花,那是出手前的爆发,等待瞬间出手的机会。

    与此同时,君临眼望着慕初晴被掳走而无能为力,心里万分焦急与自责,拼尽气力想要站起。

    “君临小子,你不要着急,想要彻底愈合你的骨骼,看来只有靠那颗伴生灵芝了。”小虬的声音悠悠然响起,仿佛眼前的一切都在意料之中,“我可以支撑你找到那颗灵芝,但是不会太久。”

    君临左右权衡了许久,答应了小虬的要求,道:“好,就依你,不过要快,得在初晴离开神木宗前找到她。”

    小虬冷哼道:“这些人敢闯进宗门之内抢人,就足以证明来人的实力强大,你小子玄境修为,只会是炮灰。”

    就这样,在苏岚馨和来袭女子还在对峙时,君临在小虬的主导下,闯进了万毒渊的更深处。

    苏岚馨没有去理会君临,等到一个合适的机会时,赫然出手攻击,强大的气流搅动着遍地药草,仿佛整个大地都和她融为了一体,一柄柄细长之刃从四面八方向黑袍女子贯刺而去。

    “星木……草木皆兵。”随着苏岚馨的话音而落,一股强大的飓风席卷,看似领域之力,却又缺少了一丝道韵,或许是她的境界还不够,仅是雏形而已。

    敌对的女子很是冷静,望着渐渐逼近的攻势,双手交叉而上,一重火焰屏障隐现周身,将来袭的草木焚毁。

    面对这属性相生相克的局面,苏岚馨想要短时间战胜对方,似乎很是困难,何况那个女子的实力也不容小觑。

    不过,好在苏岚馨并不是为了取胜,只是想拖住这个女子,从而争取到时间去营救慕初晴。事到如今,她的心里甚是清楚,这些人是为元木五行之体而来。

    只见飓风席卷的草木被火焰焚尽之时,苏岚馨已是离开,巡着慕初晴的踪迹而去,只留下敌对的那个女子站在原地而望。

    “苏岚馨,你以为你能救得了么?”听这个女子的语气,有着很明显的不服之意,“这次我玲火可不会再输了。”

    原来这个女子是天火教之人,与律火和烽火等人并称为天火七先生,而她是唯一的女子。

    与此同时,君临在小虬的帮助,已经深入了万毒渊的核心之地,也就是那棵天阶木槿树的真正所在的位置。

    无数魔兽龇牙咧嘴地相望,一株株草木似乎在仰着高傲的头颅,浓浓的雾气弥漫,毒性极重。

    君临警惕地环顾着四周,稍稍屏住呼吸,不让毒性雾气介入自己的体内。但是这种雾气却是无孔不入,一点点蚕食那些暴露其中的一切生灵。

    “君临小子,这才是名副其实的万毒渊,你没有多少时间,动作要快。”小虬的建议往往都是简洁无比,若不是长时间相伴,怕是君临也无法瞬间明白。

    君临无奈道:“可我找不到那颗灵芝,无从下手。”

    小虬说道:“那棵天阶木槿树会来找你,等它一出现,你就吃掉它,连根带枝,一点也不要剩。”

    君临不禁眉头紧锁,居然还要啃树?这不由让他想起在囚龙岛时,日天昊让他吃竹子的情景。

    小虬似乎感受到了君临的疑惑,便不耐烦地解释道:“你不吃点它,它就会吞噬掉你。别忘了你的体内有我龙族血脉,对天阶灵植来说,可是最好的养分。”

    君临苦笑一声,微微蠕动着口齿,看来他已经是做好了准备。

    果然,不消片刻,那棵天阶木槿树悄然出现在君临跟前,一条条巨粗的树根周遭围聚成一个牢笼。

    且在君临的身上也爬满了细嫩的枝条,从脚底直到手臂及颈脖的每一处关节,无一不丝丝束缚到无力动弹。

    “那个女人没有骗我,你果然送上门来了。”天阶木槿树的声音浩然般响起,在无数魔兽与草木的欢呼下而传递着,仿佛与天地融为了一体。

    君临无法挣脱束缚,此时此刻只好把希望寄托在小虬的身上。尽管这不是他所想要的结果,但是为了有足够的实力去营救慕初晴,似乎也别无选择。

    不知是不是天阶木槿树小觑君临,还是对它所说的女人有着盲目的信任,居然把真身暴露在君临的跟前。

    “只要用你的血肉为饲,我就能彻底摆脱那该死的灵芝,真正掌控整个万毒渊,乃至神木宗。”天阶木槿树的志向很高远,可它似乎已忘记自己的身份,一棵被人种植的树而已。

    只见裹在君临肌肤上的嫩枝越勒越紧,随后长出一条条更细小的根茎,从其的毛孔处钻入,吸食着鲜血。

    对于这点,君临并不担忧,此刻的他只在乎那棵伴生灵芝会在什么时候出现。

    忽然,禁锢君临手臂的枝条崩裂,被吸汲的鲜血溢流而出,接触到外界时猛地燃起一团火焰,从顶端至根部一直蔓延而下。

    而且与此同时,君临的手臂已紧紧扣住了天阶木槿树,垂涎的口齿仿佛早就饥渴难耐,肆意地啃食。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