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9章 蜕变后的小妖精,仙灵
    孤男寡女,一帘红色遮蔽,正是欢天喜地的好地方。

    可是这种红并不是喜红,而是浸染鲜血的猩红,正慢慢向黑色转化,仿如地狱里的颜色。

    “你准备好了吗?”小妖精一个闪身坐在血床上,那声音听起来即使再温柔,也给人一种厉鬼索命的恐惧。

    君临遍视着四周,一步步向血床靠近,问道:“不知我是第几个来到这里?”

    小妖精笑道:“奴家记性不好,但小弟弟放心,你是最后一个。”说罢,裹在身上的长衫悄悄爬上了血红之色,在瞬间被吞噬得无影无踪。

    君临为这种手段震惊,但是并没有丝毫意外,因为此刻的他仍被小虬主导着身体。

    “你就不感觉有一点点热吗?”小妖精说得有些委婉,可做起来却十分直接,一层凝固的鲜血融化成液,正一点点向君临的身上爬去,就是影子一样,蚕食着紫色套装。

    君临的额头上不断渗着汗珠,因为好戏就要开场了,而主角却只是自己的身体。

    “君临小子,本神不会让你吃亏的,”小虬对君临说道,“如果你不介意,可以感受一下,其实那种感觉还是蛮不错的。”

    君临阴沉着脸,心里极为不悦,若是换作柳湘瑜和慕初晴的话,他自然乐意,就是不是她们,换作其他女子的话,在这种情况下也不会有太大的抗拒。可这个小妖精偏偏与梅笃扯上了关系,光是想想,就不由恶心至极。

    显然,君临知道小虬口中说的小妖精蜕变,以及龙族之间的交流是所指何事。

    最后,君临与小妖精躺在血床之上,慢慢被凝固的鲜血所覆盖,就像一个蚕茧,一层裹着一层。

    与此同时,在九生堂的内厅,也就是柳湘琪所在之地。

    柳云天站在窗口,负手望着夜空,一言不发。而柳湘琪则跪在地上,俯首低着脑袋,看上去十分恐惧,全身都在颤抖着。

    显然,这是受到了惩罚。

    “琪儿,从小你就十分稳重,”柳云天依旧望着夜空的星辰,“为父很放心你,告诉我,那个人是谁?”

    柳湘琪没有作出任何回应,显然不会松口,宁死不屈。如果仔细看,在她的身上已经遍满了伤痕,只是在服装的掩遮下,看不出异样罢了。

    “为父不想罚你,可是我必须要知道那个男人是谁,”柳云天回过头望着柳湘琪,脸色十分阴沉,“虽然为父心里已经有了初判,但我还是想亲耳听你说。”

    柳湘琪抬起头望着自己的父亲,散乱的头发就像被终生囚禁一般,坚毅的脸色已经决定承担一切后果。

    柳云天微微抬手,但片刻之后又放了下来,尽管这期间很短暂,可他的脑海里想了很多,几乎想遍了各种法子和可能出现的后果。

    “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准踏出九生堂半步。”柳云天长袖一甩,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个内厅。

    而柳湘琪还一直在跪着,不敢说半句话。因为她心里害怕,可以说是有生以来最为恐惧的一天,唯恐自己的一个动作或是一句话,就让柳云天发现了秘密。

    时间悄然间逝去,在几个钟头之后,柳湘琪被柳云天囚禁的事也传遍了神木七脉的高层,柳溪河和柳湘瑜自然也知道。

    如此一来,柳湘琪就失去了争夺继承的资格,甚至永远都不能离开九生堂一步。而对外则是宣称,柳湘琪在闭关修炼,九生堂也因此暂停营业,不再开放。

    流木居内,柳溪河正在摆弄着自己的灵禁阵,念茹十分守规矩地站在一旁,等待着少爷问话。

    “消息可靠吗?”柳溪河微笑地望了念茹一眼,“我大姐当真被我父亲囚禁?”

    念茹点头应道:“这个消息千真万确,短短几个时辰就传遍了神木宗,但是没有人知道原因。”

    柳溪河收起摆弄灵禁阵的手,笑道:“念茹你准备一下,我们去湘瑜阁找二姐。”

    “是,少爷。”念茹缓缓退下,柳溪河交代的事,从来就没有耽搁过片刻。

    柳溪河走到一个放在木盆的支架前,清洗着双手,淡淡笑道:“有趣,就已经开始反击了么?”

    湘瑜阁的二层阁楼上,柳湘瑜一人坐在窗边,望着迷乱丛林的方向,心事极重,却让人猜不透在想什么。

    “我知道你马上就要回来了,”柳湘瑜自言自语道,“但是我需要一点时间,把君临师弟的事情处理好。”

    只是怎么一个处理法,想必柳湘瑜不说,根据之前乔玺的做法,也能想到个大概。

    忽然,二层阁楼的房门大开,苍云梧站在门口,却没有迈进一步,因为他还没有得到柳湘瑜的回复。

    “云梧师兄,你怎么过来了,”柳湘瑜转头对苍云梧一笑,“进来坐。”

    苍云梧走到柳湘瑜身旁,站在窗口遥遥望着星空,并没有坐下。

    柳湘瑜笑问道:“云梧师兄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苍云梧说道:“大小姐被宗主囚禁,至于是什么原因,除了宗主和大小姐没人知晓,宗主大人很是愤怒。”

    柳湘瑜眉头微挑,显然也猜不透其中原因,可不知为什么,在她心里莫名有种不详,总感觉自己就是下一个柳湘琪。

    苍云梧说道:“湘瑜,听说林轻衡师兄要回来了,可是真的?”

    柳湘瑜闻言微怔,反问道:“你这是听谁说的?”

    苍云梧没有回答,而是缓缓退下,离开了湘瑜阁,因为他从她的神情中得到了答案。

    同时,也就在苍云梧迈出房门之际,念茹陪伴着柳溪河跨进了门槛,与之擦肩而过。

    虽然柳溪河和苍云梧都相互认识,但是他们之间显得极为陌生,就连普通的寒暄都不存在,眼神的交错也仅是心底泛起的一丝警惕。

    “二姐,听说大姐被父亲囚禁了起来,这事你可知道?”柳溪河直接开门见山,不绕半点弯子。而且也不等柳湘瑜回话,就着桌子而坐,喝着放在桌上的酒。

    柳湘瑜也不以为意,点头道:“云梧师兄告诉过我。”

    柳溪河一边喝着酒,一边掏出一块神木令抛给柳湘瑜,道:“二姐,这个先给你。”

    柳湘瑜不解问道:“溪河,你这是何意?”

    柳溪河拭尽嘴角的酒液,缓缓起身走到柳湘瑜身边,用同样的目光注视着窗外,叹息道:“迟早要给你,倒不如弟弟我主动一点,也能省去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柳湘瑜将柳溪河的那块神木令扔给了念茹,苦笑道:“三弟你认为是我?”

    虽然这举动和这话都表达的很隐晦,但是他们都不是愚蠢之人,心里十分明白对方所想要表达的意思。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