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5章 天纵地横
    所谓的纵横剑气,就是紫元子和剑十三在战斗时,两种不同剑道真意相互碰撞。

    “纵,是紫木天纵。”林轻衡也不隐藏,“横,是紫木地横。”

    君临闻言疑惑,似懂非懂道:“天纵地横?”

    林轻衡点头道:“想要学你所说的纵横剑气,首先要懂得凝炼剑道真意,再根据天纵地横熔炼领域之力。”

    君临恍然道:“果然,那种强大的力量是领域。”

    林轻衡继续说道:“你若让我教你,我教不了,我只会地横之式。”

    君临丝毫也不惊讶,道:“请师父教我地横之式。”

    林轻衡眉头微微一皱,心里颇有些诧异,但是想到君临的为人之后,这样的反应和回答似乎并不奇怪。

    “究根结底,这一切的术法都取源于神木诀,”林轻衡没有答应君临的请求,却也没有再拒绝,“御木咒,天罡地煞,还有余下六脉,尽是如此。”

    君临的脸上初显动容之色,问道:“是不是学会神木咒,也可以凝练纵横剑气?”

    林轻衡闻言大笑道:“知道什么是取源吗?脱胎又换骨,改头换面,只会等级越来越高。”

    这话意思很婉转,却也实实在在说到了点上。君临也理解其中的含义,就是说天纵地横比神木诀要高级。

    “天纵是什么,是剑的意志从天而降,其威遍布整个大地。”林轻衡的手指稍稍动了起来,似有一层剑气缠绕其间,“而地横,则是横跨大地,如山峰耸立,直上云巅。”

    君临听着林轻衡的话,脑海中不断浮现着天纵地横的画面,气势恢宏。

    “不过,我说过我不会教任何人剑术,就更不提剑道领域。”林轻衡瞥了眼君临,眼中散过一抹奸诈的之色,“如果你真的想学天纵地横,可以先学紫木天纵,再根据我教你的剑气凝练之法,领悟地横之式。”

    君临惑问道:“你是想让我去和紫元子学天纵之式?”

    林轻衡摇头道:“就算你想学,梅元也不会教你,更何况他是生是死,也没人知道。”

    君临很肯定道:“他还活着,紫元子敢正面抗衡柳宗主,说明他有足够的底气,如果他真的死在宗主的剑下,那只能怪他愚蠢,而我不认为紫元子是个蠢货。”

    林轻衡微微一怔,冷笑道:“你说的对,神木宗没有任何一个人是蠢货,也包括你。”

    君临不以为意一笑,心里十分清楚林轻衡的意思,只是有时候聪明反被聪明误,愚蠢的人并不愚蠢。

    “你可以回去了,等什么时候学会紫木天纵,再来找我,或许我会授你几句法诀。”林轻衡闭上眼睛,缓缓陷入沉思之中,嘴里却还在品着酒。

    君临沉默了许久,见林轻衡彻底没有动静后,便缓缓退下。

    “君临小子,这老小子说这么多,最后又什么都不教你,到底想搞什么鬼?”小虬心里忿忿不平,对林轻衡态度极度不爽。

    君临没有做任何回答,因为他还在脑补着天纵地横的画面,以及剑气凝聚时运转周天的方式。

    走在路上,君临的脑海中尝试了很多种运转方式,不知不觉就来到了紫木剑神殿的场院,一群群人拥挤在一块,人山人海。

    “听说梅笃是宗门细作,残害了很多师姐妹。”

    “不清楚,我听一个药王谷的师妹说,那些师妹所中的毒,叫作梅毒,就是取名于梅笃。”

    “厉害,梅笃真是厉害,一个人能搞这么多师妹,真是厉害,太厉害了。”

    “这有什么厉害,要是我有一个像他一样的靠山,别说那些师妹,就是大小姐和二小姐,也会乖乖躺进我的怀里。”

    “小子你真会吹牛,这话可别传到大师姐的耳里,否则你小命难保。”

    “你们说话给我注意点,不该说的别乱说。”

    听着这些师兄弟说话,君临心里疑惑不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竟让所有人都在议论梅笃。

    原来,慕初晴回到宗门后,给那些中毒的师姐妹解了毒之后,便向邢决堂举报了梅笃的罪行。

    而正巧那个时候,柳湘瑜暗中派乔玺调查,开始拿梅笃下刀,准备开启新一轮的攻势。

    就这样,两件事不谋而合,再加上梅元被斩杀的事,梅笃可谓是在劫难逃。

    然而,在这里,人海人海的围聚在一起,所看的仅是一份通告榜单而已,并没有将梅笃抓来。

    君临远远站在后面,却丝毫不妨碍他看到那份通告。上面是这样写道,“事已证明,梅笃有重大嫌疑,特将此子囚禁,待到真相大白之日,再行处置”。

    这简简单单的几行字,加上几句传出的舆论,就已是给梅笃扣上了犯罪的帽子。

    “这事有趣了,要是真把梅笃给处置了,”小虬心里打着如意算盘,“他那些艳姬该怎么办,不过本神看中的那个女人,君临小子,你务必抢来。”

    君临闻言后,不禁翻了个白眼,准备去湘瑜阁走上一遭。因为他认出了那些字迹,是柳湘瑜的亲笔。

    “君临小子,你走错路了,梅笃的府上应该走这边,你这样只会越走越远。”小虬迫不及待地提醒道。

    “我们晚上去,夜黑风高,正好抢人。”君临苦笑地回了一句,对小虬这种癖好可真是无能为力。

    “好主意,我们就晚上去,把那个小妖精给抢过来。”小虬明显有些兴奋,“小妖精,抢她个小妖精。”

    君临困惑不已,实在不清楚小虬到底是为了什么,如果说是内心的火焰蠢蠢欲动,渴望女人的安慰,君临是一万个不相信。

    “小虬,你要那个女人,到底有什么目的?”君临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告诉我,不然我是不会去的。”

    小虬大急道:“不行,一定要把那个小妖精抢过来,一定要。”

    君临就更加奇怪了,继续问道:“告诉我原因,我必须知道。”

    小虬沉默了几息时间,无奈道:“我就告诉你,君临小子,你是不是想炼天纵地横剑气,找那个小妖精。”

    君临不解道:“为什么要找她?”

    小虬解释道:“梅笃那色小子的宝贝,估计全在那个小妖精身上,而且那个小妖精本身就是宝,全身上下全都是宝,这一时半会说不清楚,等把那个小妖精抢来,我再一五一十给你解释清楚。”

    君临将信将疑,但不管怎样,等到晚上时分,先把那个小妖精抢过来再说,到时自然会真相大白。

    而此时此刻,君临离湘瑜阁还有百丈远,遥遥抬眼望去,正巧看到柳湘瑜坐在门口静静地候着,就像一座望夫石。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