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2章 肯定有阴谋
    显而易见,神木宗这些高层人物都是为君临而来,是为那条黄龙之魂脱困而至。

    而且,看其汹汹气势的模样,君临便十分清楚他们来的目的,兴师问罪。

    面对十位强者的目光冷视,君临心中不由一阵胆寒,一种不祥的预感悄然而生。

    “你就是君临?”最先说话的人是紫元子,天阶强者的气势从四周蔓延而开。不过,他所针对的并非只是君临,而是其他那些七脉之主。

    “回殿主,弟子正是君临。”君临急忙低头,却没有像正常情况下那样跪倒在地。

    紫元子微微有些不悦,道:“你可知罪?”

    君临抬眼望着紫元子,道:“不知弟子何罪之有,还请殿主明示。”

    “跪下,”紫元子极度不满君临此刻的态度,“然后,从实招来。”

    面对紫元子阴冷的目光,君临没有丝毫退缩,傲然道:“还请殿主明示,弟子为何要跪,又该招些什么?”

    起初,君临本想委曲求全,以免惹怒诸位强者而招来杀身之祸。然而不知为何,君临忽然胆气萌生,硬是生生顶撞了紫元子,一股傲然之气格外明显。

    紫元子勃然大怒,挥手就是一道紫色气漩将君临卷住,高高举在半空之中。

    “梅师弟,当前最重要的是,查清迷乱丛林暴乱的起源。”敢如此对紫元子说话的人,在此处只有神木宗主柳云天一人。

    紫元子轻声一哼,猛然一收手,顿时便见君临重重砸在地面上,灰尘四溅。

    “君临师侄,我已经从湘瑜那里得知事情的起由,”柳云天迈前数步,来到君临跟前,笑道,“能否如实告知,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别看柳云天面容和善,但是君临心里清楚,在这张脸的背后,隐藏着一个杀机。

    君临挣扎地爬起,想要张口说话,却发不出半点声音。

    “梅元封住了我的穴位,不想让我说话,”君临想要解开禁锢,简直就是易如反掌,“既然如此,我就将计就计,以柳云天的力量,梅元的小动作应该瞒不住他。”

    果然,柳云天在君临的肩头轻轻拍了一掌,道:“现在可以说了吧?”

    君临吐出一口浊气,苦笑道:“回宗主的话,此事一言难尽,我想单独与宗主说。”

    柳云天点头笑道:“好,等回神木宗,你好好与我说说。”

    只是如此一来,柳云天与君临的矛盾就彻底被激化,明争暗斗渐渐拉开帷幕。但不得不说,紫元子敢和柳云天对着干,可见他有足够的自信和实力。

    “宗主大人,君临此子是我紫木剑神殿的弟子,理应把他交给我审问。”紫元子自然不会把君临拱手让给柳云天,纵然对方是一宗之主也绝不可能。

    柳云天说道:“审问?不知君临师侄何罪之有?”

    事情如此转变,君临实在是始料未及,明明是关乎一宗存亡的大事,既然会有人明里暗里地反对一宗之主。

    紫元子说道:“宗主大人,明人不说暗话,我们来这里都是为了探查神木动荡之因,本殿主怀疑君临此子是别宗安插的细作,我有责任查清此事。”

    柳云天冷哼道:“我是一宗之主,梅元师弟想越俎代庖,掌管神木一宗?”

    紫元子傲然道:“如果柳云天师兄愿意让贤,让我掌管神木宗也未尝不可。”

    柳云天脸色微凝,怒视着紫元子,道:“梅元师弟莫不以为自己有这个本事?”

    紫元子不甘示弱,道:“云天师兄尽可一试。”

    看样子,这是要打起来的节奏,只是君临却十分不理解,尤其是在其他六脉之主的冷漠注视之下。

    “要打起来了么?”君临望着这幕,心里有些期待,“按理说,以梅元的实力应该不是柳云天的对手,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是有什么秘密武器,还是有什么阴谋?”

    就在君临百思不得其解之际,紫元子与柳云天的身影已是从地面冲上了云霄,天阶强者之间的战斗还真是令人窒息。

    与此同时,除了慕初晴在担心君临而显得紧张之外,其他六脉之主和左右护法都十分平静,就好像看了一场索然无味的表演一样,神色自若。以至于君临心里的困惑越加明显。

    “不对,此事有诈,肯定有阴谋,”君临仔细观看着众人的微表情,“可如果他们只是在做戏,那这场戏是做给谁看,我么?我还没有那个分量,难道是那条被困的黄龙?”

    想到这里,君临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如果真是这样,这个局似乎做得有些大。

    “神木七脉主、左右护法、神木宗之主,整个神木宗的强者齐聚,”君临继续寻思道,“左右护法董正曹义,实力估计在地境后期,绿木药王谷苏岚馨、蓝木丹气宫蓝晓云的实力也差不多。”

    董正和曹义,君临是见过的,两个都是表里不一的家伙,令人好生厌恶。蓝晓云则是一个身着蓝衫的翩翩少年,给人一种文弱书生的错觉。

    当然,君临心里清楚,蓝晓云看似少年,但他绝对不会其他人的年龄小,之所以会显得如此年轻,应该是吃了可以驻颜之类的丹药。

    “黄木地流宫杨劫、橙木灵禁殿楼灵、也是地境后期,但实力强于左右护法。”

    杨劫还是老样子,纵然一句话不说,也能感受到那充满仇恨的气息。至于楼灵,他就是一个道貌岸然的老家伙,十分注重自己的形象,总是摆出一副道骨仙风的姿态。

    “赤木器煌阁苍乱、青木生魂殿萧乾、地境巅峰,除了梅元之外,应该是最强的两人。”

    苍乱是一个粗犷的汉子,全身****在空气中,只有一抹如火的红色皮毛裹在腰间。

    萧乾是个矮个子,而且精瘦不已,就好像是从地狱爬出的恶鬼,那双阴冷的眼睛直勾勾地散着阴邪之光,看谁都像是一头待宰的猎物。尤其在其他人都在注视天阶强者战斗之时,他还在舔着嘴巴紧盯着君临。

    这二人,是君临初次见到,但不管从气势还是姿态上,都比其他脉主要挺拔。或许,这和他们之间的修为有关,毕竟距天阶强者只有一步之遥。

    “这个萧乾想吃我?”君临心里莫名一寒,被人当作食物一样紧盯着,总感觉怪异至极。

    忽然,空中一声炸裂而响,一道人影如陨星般直坠,正好掉在了君临与神木宗大人物之间。

    而那道人影正是被柳云天打落的紫元子。

    由此可见,以紫元子的力量,还不是柳云天的对手。如果此刻柳云天想灭杀掉紫元子,可谓是易如反掌。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