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4章 望师父教我
    神木七脉主和左右护法心里清楚,柳云天留着君临暂时还有用。等到他们离开储存库后,林轻衡缓缓现出身影,走到了柳云天的跟前。

    “林师弟,你终于肯现身了,”柳云天闭上的眼睛缓缓睁开,望了林轻衡一眼后,又缓缓闭上,“许多年不见,你看上去,老了。”

    林轻衡神色漠然,道:“连我这个位置,你也想抢么?”

    柳云天苦笑道:“抢你位置的人,不是我,我有属于我自己的位置。”

    显然,他们的话里有话,看似在说这个藤椅,实则牵扯着一件往事,这个位置是指地位。

    林轻衡说道:“你找我,到底有什么目的?”

    “我来是还位置,”柳云天缓缓睁开眼睛,从藤椅上而起,站在其后,“一个早在十几年前,就本该属于你的位置。”

    林轻衡眉头一挑,反问道:“你把梅元杀了?”

    柳云天笑而不答,话题一转道:“林师弟,你那个弟子,有点意思。”

    林轻衡坐在藤椅上,冷哼道:“你最好不要打他的主意,以后也不要再来烦我。”

    柳云天摇了摇头,道:“林师弟,没想到十几年不见,你胆小了不少。”

    林轻衡闭着眼睛,打着节拍,再也不理会柳云天丝毫。这不由让堂堂神木宗主尴尬不已,只好用笑声来掩盖。

    待到柳云天离开后,一道身穿黑色长袍的汉子现身而出。

    “你也给我滚,”林轻衡直接用天阶强者的气势进行压迫,“否则我会杀了你。”

    黑袍汉子丝毫不惧,道:“前辈,你再仔细想想,只要你答应和我们合作,令公子不日就会回到神木宗。”

    林轻衡身躯猛然一震,睁眼问道:“你说什么?”

    黑袍汉子笑道:“前辈,我说我认识林忘尘,他如今正在金玄门做客。”

    林轻衡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一把掐住黑袍汉子的咽喉,低喝道:“你说什么,你说我儿未死?”

    黑袍汉子被掐得喘不过气来,拼命挣扎道:“前辈,忘尘兄弟还活着,还活着。”

    林轻衡心里激动,松开用力的手指,道:“当真?”

    黑袍汉子回答道:“不敢骗前辈,忘尘兄弟不日就会回神木宗。”

    林轻衡重新回到藤椅上,再次摆了摆手,道:“你先回去,你提的要求,我会考虑。”

    黑袍汉子抱了抱拳,缓缓后退道:“晚辈静候前辈佳音,告辞。”

    话已说到这个程度,林轻衡心里甚是明亮,金玄门是在用林忘尘要挟他。不过,想要林轻衡答应,林忘尘必须现身在他面前。

    只是,如果事情真的到了那个地步,即便林忘尘返回神木宗,也必然会遭到挟制,甚至还会把林轻衡拉下水。

    林轻衡对这件事的结果,可谓是心知肚明,但是为了自己的儿子林忘尘,他不得不铤而走险。

    “是时候离开这个地方了,”林轻衡抬头扫视了眼整个储存卡,“我就知道,忘尘他还活着,我就知道。”

    话虽如此,但听其意思,却隐隐有些不敢相信,十分矛盾。

    没过多久,林轻衡已经绕道储存库的内室徘徊了数遍,君临正站在门口等候着。

    “君临小子,你确定不去追那个黑袍小子吗?”小虬的话就是在提醒,可见他们一开始就发现了这个人的存在。

    “不用,如果他没有被柳云天发现,而被我发现的话,似乎有点说不过去。”君临依旧站在门口,心里对小虬分析着利害关系。

    小虬继续问道:“如果那个老小子的儿子真活着,你觉得他会不会出卖神木宗?”

    君临沉默不语,因为对这个问题,他不好做出回答。

    扪心自问,不管是谁遇到这种情况,都不能确定自己会做出的选择是什么,直到最后一刻。

    “你怎么又回来了?”林轻衡经过门口时,随意问道。

    君临回答道:“我是来谢谢师父,替我在宗主面前美言。”

    林轻衡说道:“小事情,以后少惹点事,否则我也保不住你。”

    君临点头道:“谢师父提醒。”

    林轻衡继续问道:“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是谁?”

    君临闻言一怔,不知道林轻衡问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发现了什么秘密?

    林轻衡说道:“你可以不说,但是我迟早会知道,到那时,你知道会是什么后果。”

    君临明白这话的意思,不由苦笑道:“那我就不说。”

    林轻衡鄙视地瞥了君临一眼,冷哼道:“收你做徒弟,是我这些年来,最错误的决定。”

    不得不说,这话说得太直接,若是换了旁人,心里的暴击满点。因为即便是君临,在听到这话时,多少也有些不是滋味。

    林轻衡又重新躺回藤椅上,懒洋洋说道:“还有没有酒,给我来一壶。”

    君临没有犹豫,掏出一壶酒扔给林轻衡,道:“我想学纵横剑气,望师父能教我。”

    林轻衡拨开酒壶塞,往嘴里灌了口酒,赞道:“好酒,往生之酒,可惜纯度不够浓。”

    君临再次说道:“望师父教我纵横剑气。”

    林轻衡摇头道:“我说过,我不会教任何人剑术,就算你给我再多往生酒,也没用。”

    君临说道:“剑气不是剑术,望师父教我。”

    林轻衡却不再理会君临,自顾自地喝着往生酒,还不知从何处掏出一只巨大兽腿,放在嘴边大口的啃着。

    “君临小子,多给他几壶往生酒,说不定他就肯教你。”小虬善意般提醒,“看老小子这德行,贪得无厌。”

    君临对林轻衡的感情很淡,不像慕初晴对苏岚馨那般,否则听到小虬辱骂时,就一定会进行反驳。

    “望师父教我,”君临又取出半壶往生酒抛给林轻衡,“教我纵横剑气。”

    林轻衡也不客气,收下半壶往生酒后,仍旧没有理会君临的要求。

    “看到没有,老小子贪得无厌,区区半壶酒就想让他教你,似乎不太可能。”小虬悠悠然说道,仿佛这一切都在意料之中,“君临小子,你要多给一点,最好撑死他。”

    君临说道:“不给了,他想教就教。”

    然而,就在君临在囚龙空间对小虬说完这话的同时,林轻衡也把嘴边的兽腿啃得骨头不剩,随后又站起身,伸着懒腰,一步步向君临靠近。

    “真想学纵横剑气?”尽管林轻衡的嘴角还残留着油渍,但那张脸依旧显得特别凝重。

    君临闻言后,不悲不喜,很是冷静地点着头,道:“是,望师父教我。”

    林轻衡摇头道:“纵横剑气,好庸俗的名字,可惜我教不了,纵与横之间,还存在着一柄双刃剑。”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