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9章 慕初晴的秘密
    渴了不是应该喝水么?

    慕初晴的脸色有些奇怪,虽然她不知道君临有什么特殊癖好,但是能感觉到一种不好的预兆。

    君临似乎也有些尴尬,不过在脸上却没有表现出半点异常。

    只见慕初晴取出一袋清水,小心翼翼道:“要是君临师弟渴了,就多喝些水,不够还有。”

    君临伸手接过水袋,但是他的手中却多出了一个酒壶。

    慕初晴见状有些无语,道:“你自己不是有水么?”

    君临笑道:“这里光线不足,慕师妹你看错了,这不是水,是酒。”

    慕初晴疑问道:“酒也能解渴么?”

    君临摇头道:“酒不能解渴,只能解馋。”说罢,便揭开了壶塞,从中飘出一缕浓浓的醇香。

    慕初晴不自主地深深一嗅,道:“好香的味道,与我提炼的药液有些像。”

    君临喝了一口后,递给慕初晴,道:“这是往生酒,据说是由往生丹酿制而成,你尝尝。”

    慕初晴接过酒壶,轻轻地抿了小口,丝毫不觉君临所说有假。

    与此同时,小虬在囚龙空间不断地盘旋,言语中表现地极其兴奋,“君临小子,你这是跟谁学的,把人家小姑娘灌醉,想做什么?”

    小虬啊小虬,你可是堂堂龙族之魂,怎么可能学习人类的猥琐模样,说这种话来引诱君临呢?

    不过,君临没有并理会小虬,只是在那么一瞬间,觉得小虬说得有些道理而已。

    “这就是酒么?”慕初晴抿了小口后,又猛地喝了一大口,“真好喝。”

    然而,这一口酒却喝得太猛,那张漂亮的小脸蛋顿时红润了起来,眼神中闪烁着迷离。

    “君临师弟,你不是要喝我的血么?”此刻,慕初晴仿佛有些神智不清,咬破自己的手指便贴在了君临的嘴唇上,“不过君临师弟要小心了,师父说,我的血有毒,只能喝一点点,一点点的话,就是药。”

    君临任由慕初晴指尖的鲜血流进嘴里,那双眼睛注视在她的脸上,迟迟不能回神过来。

    在那个瞬间,君临的脑海中顿时一片空白,慢慢呈现出一张就在眼前的脸。

    这个时候,慕初晴的笑容甚美,即便是在如此漆黑的空间里,也挡不住那种雨后初晴般的气息。

    最后,慕初晴倒在君临的怀里睡着,也没有一丝的防备。

    “君临小子,吃出什么讯息没有?”小虬迫切地想知道,一连就问了好几遍。

    君临舔了舔嘴唇,笑着摇头道:“吃出来了,她的血是毒也是药,不过药性比毒性更强。”

    “我不是问这个,我想知道她是不是那个假小子,到底有没有秘密”小虬有些焦急,说话的声音从九龙封印的空隙里溢了出来,顿时之间,龙族的气息让周遭的魔兽惊恐不已,纷纷退避三舍。

    然而,有些魔兽的胆子十分大,面对龙族的威压,不退反进,居然想从中获取机遇。

    “居然还有龙族,真是天不亡我,助我也。”虽然这声音高亢洪亮,但是那种被囚禁许久的悲怆却掩盖不了。

    这到底是谁的声音呢?

    除了小虬,整个神木宗没有任何人听见,也没有任何人能够听懂,因为这是龙族的语言。

    “君临小子,我感受到了那条龙族的存在,它居然想吃掉本神,”小虬怒极反笑,“真是可怜,没想到我堂堂龙族中竟有如此废物,沦落到蚕食同族的地步。”

    只是这个时候,君临哪有多余的时间去搭理小虬,仍然还沉浸在慕初晴血液带来的讯息,更何况小虬在贬低那条龙族时,也是在贬低自己。

    “没想到她是土木双生属性,图腾是双生花,一生天堂,一生彼岸,”君临细细品味着那滴血液,“天生的药师,但也是毒师。”

    小虬闻言微怔,转眼就忘了先前的话,问道:“还有什么?”

    不知为什么,小虬对慕初晴的身份十分感兴趣,难道真的只是想确定她是不是宋秋凝么?

    君临有些疑惑,继续道:“她的体质特殊,是两生花盛开之际而生,是纯阴之体。”

    小虬喃喃道:“纯阴之体?还有没有别的讯息?”

    君临摇头道:“这是全部讯息。”

    小虬若有所思道:“不应该啊,难道她真不是那个假小子么?”

    其实吧,虽然这些讯息不能证明慕初晴就是宋秋凝,但也不能证明慕初晴不是宋秋凝。

    “小虬,你到底想知道什么?”小虬的态度有些反常,让君临不得不怀疑它的真实目的。

    小虬失望道:“你这么想知道,告诉你也无妨。知道囚龙岛上的人是怎么来的吗?”

    君临稍稍想了想,摇头道:“是怎么来的?”

    小虬故作高深了许久,最后对君临却说了四个字。

    下次再说。

    君临对小虬的这种做法见怪不怪,也下意识地返了一个鄙视的眼神。

    “君临小子,这座丛林是寻龙探宝的入口,你听我指挥,我们去取留在树底的龙血。”小虬把话题重新扯回到这个问题上,“别忘了,那只小魔鼠可是需要大量龙血,否则你永远救不活它。”

    君临没有多想,在救活日天昊这件事情上,他不会有任何迟疑。

    然而,如果把树底的龙血拿走的话,整个神木宗的生机就会崩溃,失去修炼和生存的资源。同样,这棵神树也无法支撑太长的时间,枯萎至死。

    忽然,就在君临背起慕初晴即将离开之际,柳湘琪正站在洞口,春风满面地踏步迎来。

    “君临师弟,你要把晴师妹带到哪里去?”此刻,柳湘琪在光芒的反射下,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美。

    “大小姐,你怎么会在这里?”君临对柳湘琪的出现颇为意外,“怎么只有你一个人?”

    柳湘琪笑道:“你以为还有谁?”

    在此之前,君临一直没有察觉到柳湘琪的存在,此刻不由警惕了起来。他认为还有人潜藏在暗中,用了什么特殊的秘法,躲过了自己的探查。

    “小虬,你看看还有没有人?”

    君临的声音很平静,让小虬很不舒服,总感觉有股命令的语气在其中。

    显然,出于龙族的骄傲,君临根本就得不到小虬的答复。

    “君临师弟,把晴师妹交给我,我要带她回去。”柳湘琪看到君临背着慕初晴,心中莫名醋意大发,“你这样背着她,对她的名声有损。”

    君临说道:“放心,我会对她负责,就不劳大小姐费心了。”

    柳湘琪心里有苦难言,救人的人明明就是自己,却偏偏要因为一时害臊而失去了机会。

    君临见柳湘琪还挡在洞口,语气渐渐阴冷,道:“还请大小姐让开,别让我动手。”

    柳湘琪的双手拽得很紧,但是她的脚步并没有因此移动半分。因为她想要试试,君临会不会真的对自己动手。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