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7章 冥冥之中
    虽然现在还是白天,但是在这个洞穴里,却只有微弱的光线。

    不过这样也好,对柳湘琪来说,要是让君临突然间清醒而看到她的模样,必然会尴尬不已。

    “晴师妹,帮我们护法,半个时辰再进来。”柳湘琪深呼着一口气,用手轻抚着君临的脸颊,慢慢划到胸口处,此刻起,柳湘琪就已经为救君临而开始做准备。

    慕初晴背对着柳湘琪二人,问道:“半个时辰够么?”

    柳湘琪闻言羞涩,想了想道:“半个时辰,够了。”

    慕初晴有心不信,道:“琪师姐你可不要骗我,我不想长针眼的。”

    柳湘琪一本正经道:“我不骗你,晴师妹,从现在开始,不要打扰我们。”

    慕初晴点了点头,道:“有毛毛在,就放心吧。”

    暗魔兽发出低吼之声,气势相当霸气,仿佛有它坐镇,任谁也不敢靠近。

    柳湘琪没有再回话,此刻的她已经褪去了自己和君临身上的所有衣衫。虽然手法有些生疏,但是胆子却是极大。

    “我……不后悔。”柳湘琪轻声在君临耳边说出这句话后,就慢慢地把自己和君临灵肉合一,伴随着一阵阵心甘情愿的呻吟,让整个空间荡漾着桃色。

    在这段期间,柳湘琪的脑海中全是君临的样子,从在河边的初次相遇,再到葬灵冢的生死与共。

    虽然相处的时间不是很长,但是柳湘琪趴在君临背上时,却仿佛是一辈子,牢牢印在了心里。

    半个时辰不长,洞中又恢复到了正常。

    此时此刻,君临体内的阳火已被彻底排尽,脸色也渐渐显得红润起来,不再忽冷忽热。

    然而,柳湘琪整个人却十分虚弱,全身无力地趴在君临的胸口,甚是满足。

    “琪师姐,半个时辰到了,我可以进来吗?”尽管慕初晴嘴里这般说,但是她的步伐声已越来越近。

    柳湘琪把衣服披在身上,艰难移动着脚步,向慕初晴迎去,道:“不要让他知道,接下来就拜托你了,请晴师妹救救他。”

    慕初晴点头道:“琪师姐放心,救人是我的职责,我不会让他死的。”

    其实,在柳湘琪替他排净阳火之后,君临的伤势已不再那般严重,根本就没有任何生命危险。这一切,只不过是柳湘琪和慕初晴太过担忧罢了。

    最后,柳湘琪居然自己跑了,只留下君临和慕初晴在这个昏暗的洞穴里。

    忽然,就在柳湘琪离开洞穴不久,慕初晴精心为君临用药物调理着身体之际,那双欲睁还闭的眼睛缓缓睁开。

    尽管光线不强,但对君临而言,依旧能清晰看清楚慕初晴的颜容。

    “别告诉我这里是地府,”君临目不转睛地望着慕初晴,心里有些欢喜,“我不相信我已经死了。”

    慕初晴没有想到君临醒来会说这样一句话,当下有些好气不气道:“你没死,是我死了。”

    君临闻言一震,回想起宋秋凝为自己祭献的情景,忍不住把慕初晴拉入怀中,激动道:“不,我不要你死。”

    慕初晴想要推开君临,但是一股莫名的情绪顿时涌上心头,让她抬起的手又缓缓放下,低声道:“我……我没死,这里是毛毛的洞穴,不是地府。”

    君临连连点头,道:“没死就好。”

    不知道为什么,慕初晴的脑海中浮现出一幕不属于自己的记忆,虽然只是简单的片段,但是让人刻骨铭心。

    “为什么我在这个时候……会想起梦境中的事?”慕初晴有些茫然,喃喃自语道。

    原来,这些记忆的片段,曾在慕初晴的梦里出现过。那是一位女子用自己的血肉之躯祭献,救了一个濒死的男子。

    一直以来,慕初晴都看不清那个男子的脸,而此时此刻,也就在君临拥抱她的瞬间,那张脸渐渐清晰起来,竟就是君临。

    冥冥之中,慕初晴和君临间的缘分似乎早已注定。

    “这位剑神殿的师兄,你能放开我么?”慕初晴趴在君临怀中甚是安静,“你可能还不认识我,我叫慕初晴,是绿木药王谷的弟子。”

    君临闻言一惊,脑中思绪急转,发觉自己似乎认错了人,当下便缓缓推开慕初晴,仔细观察道:“你就是慕初晴?”

    慕初晴被君临的目光所注视,不由地点了点头,含羞问道:“你认识我么?”

    君临苦笑道:“认识,我找了你很久,只是没想到你会是这副模样。”

    “这幅模样怎么了?”慕初晴是个淑女,即便君临这句话带有侮辱性,却没有十分生气。只是作为一个女孩子,被一个男子如此评价,心里多少还是会有些不舒服的。

    君临回答道:“你的样子和一个人很像,但你比她有女人味。”

    慕初晴说道:“我师父说,这是男人搭讪女孩子最常用的方式,我不会上当的。”

    君临有些无语道:“你师父教的真好。”

    慕初晴听后十分自豪,眼中满满地都是崇拜,道:“那是当然,我师父对我言传身教,把毕生绝学都教过了我,尤其是治伤救人的炼药之术。”

    君临尴尬地摸了下鼻子,顿时回想起排阳火时的感觉,便不由问道:“刚才是你救了我,用你自己的身体?”

    “不是我。”慕初晴清楚君临话里的意思,当下急忙撇清,“你千万不要误会了。”

    君临有些疑惑,继续问道:“不是你,那还能是谁?”

    慕初晴说道:“是琪……他人救了你,我只是替她照顾你一下,再说了,我为什么要用自己的身体救你?”

    君临觉得慕初晴的话很有道理,一个人救人是常见的事,但要用自己的身体去救一个陌生人,似乎是一个女人的大忌。不过,这种情况也并不是没有。

    君临说道:“你知道谁救了我?”

    慕初晴答应过柳湘琪为她保密,自然会守口如瓶。

    君临见慕初晴不答,心中不由疑惑起来,暗想道:“如果不是慕初晴的话,那到底会是谁呢?”

    “还是问问小虬,它应该都看到了吧?”君临想到自己的私密在小虬跟前尽数暴露后,那张老脸也莫名羞红了起来。然而,小虬对这档子事并没有理会,嘴里还在念叨着多杀一些,仍然还是迷失中,没有清醒过来。

    慕初晴见君临沉思不语,不由好奇问道:“你在想什么?”

    君临淡淡一笑,回答道:“我在想,你到底是谁?”

    慕初晴闻言哑然,这个简单到极致的问题,在此刻却不知如何作答。不是已经自我介绍过了吗?难道是在怀疑?

    但,不管怎样,哪些话可以说,哪些话又不可以说,慕初晴的心中早已分得十分清楚。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