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6章 偷看会长针眼
    虽然慕初晴有些担心君临会恩将仇报,但是她仍然义无返顾地出手救治。这倒不是她心里抱着侥幸,而是她和她采摘的药都是为救人而生。

    只是慕初晴在帮君临处理好背上的伤势后,脸色变得异常正色,仿佛遇到人生最重要的考验。

    因为此时此刻,君临体内的阴阳之气互冲,已经蔓延到了肌肤的表面,一层冰霜之下滚烫着极致灼温。

    “原来这才是他的致命伤,”慕初晴强忍疼痛,把手搭在了君临的脉门上,“必须将他体内的两股相冲的力量平和下来。”

    仅是一瞬间,慕初晴的手指已麻木不堪,那是灼烧到极致后又掉落冰窟的感觉,似乎来不及有任何反应。

    “只能先帮他暂时压制,”慕初晴取出一朵巴掌般大小的蘑菇,漆黑如墨,散发着处子般的芳香,“这是毛毛守护了几十年的暗魔菇,希望能对你有用。”

    这朵暗魔菇的年份绝不止几十年而已,看其表面上的纹路就可以看出,这仅有巴掌大小的蘑菇,少说也有五百年的精华。

    而且,这朵蘑菇在药理上也不叫暗魔菇,其实它有一个响亮的名字,五行护灵芝。

    就在慕初晴把五行护灵芝塞进君临的嘴里时,潜藏的暗魔兽已经愤怒到了极点,整个身躯上的毛发都在无声地抗议着。

    “有效,但是想彻底治愈,还需将他体内残余的阳火排出。”慕初晴将剩余的五行护灵芝收起来,站起身四下观望了一眼,“该怎么办呢?”

    “一定还有其他的办法。”慕初晴知道排出阳火的方式,但是她不可能用来救治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希望暗魔菇能多争取一些时间。”

    与此同时,君临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望着那张熟悉的脸,微笑道:“你又要用生命来救我么?”说罢,又缓缓闭上了眼睛,昏睡了过去。

    慕初晴闻言一怔,尤其是在看到君临的笑容后,内心顿时一软,道:“为什么我会有这种奇怪的感觉?”

    就在慕初晴脑海中闪过一幕断缺的记忆时,暗魔兽发出一声低吼,跃到她的脚边,用脖子死命地蹭,抬头望着不远的一处地方。

    慕初晴甚是疑惑,反问道:“毛毛,你是说那边有人,对么?”

    暗魔兽低吼了一声,以示慕初晴回答正确。

    慕初晴朝着不远处瞥了一眼,指着君临道:“毛毛,你把他背上,我们过去看看。”

    暗魔兽很不情愿地背起君临,默默地跟着慕初晴的身后,一步步朝不远处走去。

    果然,就在慕初晴她们走了不到半里远,就看到一个女子卧倒在地,已奄奄一息。

    慕初晴将她翻过身一看,惊呼道:“琪师姐?”

    原来这个卧倒的女子是柳湘琪。苍云梧说她被人救走,却不知为什么会出现在迷乱丛林之内,而且伤势还如此严重。

    慕初晴替柳湘琪号了下脉,松了口气道:“还好,虽然伤势有些重,但还是有药可医,用不了多久就能痊愈。”

    柳湘琪在慕初晴有药之后,不消片刻就苏醒了过来,身上的伤痕也渐渐褪去。

    慕初晴见状一喜,关切道:“琪师姐,你醒了?”

    柳湘琪见是慕初晴,不由露出一缕微笑,道:“晴师妹,是你救了我么?”

    慕初晴点了点头,继续问道:“琪师姐,你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

    柳湘琪苦笑道:“我被苍云梧重创,几乎被他斩杀,若不是我精通治愈之术,在濒死之时存了一缕生机逃到迷乱丛林,恐怕我已经死了。”

    慕初晴闻言甚怒,道:“苍云梧师兄太可恶了,居然对琪师姐下这么重的手。我就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杀你,就不怕宗主怪罪吗?”

    柳湘琪摇摇头道:“你不懂,神木宗早就不是我父亲一人能做主的,何况父亲他根本就不在乎我的死活。”

    慕初晴闻言默然,虽然她不是很懂这些宗门勾当,但还是能分清事情的好与坏。

    其实,关于这些方面的事情,她师父早就告诫过她,让她不要和柳湘琪三姐弟有任何瓜葛。然而,在一次采药的过程中,她和柳湘琪惺惺相惜,再加上在医疗术的基础上,她们自然而然就成为了好朋友。

    不过,依照柳湘琪所说,苍云梧在柳湘瑜面前说柳湘琪被人救走,纯属是一个谎言。

    只是,不知苍云梧是为了隐瞒柳湘瑜,还是由君临开始,欺骗整个神木宗的人。

    忽然,柳湘琪的余光瞥到暗魔兽的背上,惊呼道:“君临师弟?”

    慕初晴说道:“琪师姐,你认识那个人啊?”说罢,便对暗魔兽招了招手,继续道:“毛毛,快把他放下来。”

    柳湘琪说道:“晴师妹,他怎么了?”

    慕初晴当下把君临的情况对柳湘琪讲了一遍。

    柳湘琪闻言沉默了许久,问道:“必须用那种方法么?”

    慕初晴摇头道:“还有一种方法,但是以他的情况,恐怕坚持不了多久。”

    柳湘琪说道:“晴师妹,麻烦你帮我找一个安静点的地方。”

    慕初晴闻言大惊,愕然道:“你不会要救他吧?”

    柳湘琪点头道:“我希望晴师妹能为我保密,不要告诉任何人。”

    慕初晴想要劝诫,但看到柳湘琪异样的眼神时,当下便放弃了任何念头。

    “迷乱丛林有些诡异,很容易迷失,等下琪师姐你就跟着毛毛,有它在,尽可放心。”慕初晴说道。

    柳湘琪说道:“那晴师妹你呢?”

    慕初晴笑道:“当然和你们一起啊。”说罢,便想到了什么,当下脸色羞红,解释道:“琪师姐你放心,我保证不会看,我保证。”

    柳湘琪被慕初晴的模样逗笑,无奈摇了摇头,道:“你可要说话算话,千万不要偷看,否则会长针眼的。”

    慕初晴尴尬笑道:“什么是针眼啊?”

    柳湘琪解释道:“针眼……针眼就是很小的眼睛,特别难看。”

    慕初晴的眼睛很大,然后在脑海中闪过一个眼睛变小的自己,顿时被吓了一跳,道:“不要,我不要长针眼。”

    柳湘琪继续灌输着错误思想,道:“就是说嘛,长针眼的人多难看啊,晴师妹还想不想偷看呢?”

    慕初晴连忙摇了摇头,道:“不看,打死也不看。”说罢,似乎又想到了什么问题,继续道:“琪师姐,你是不是长过针眼啊?”

    柳湘琪被问得尴尬无比,道:“我没有长过针眼,但我看过针眼。”

    慕初晴又问道:“那……琪师姐,这长了针眼,该用什么药治啊?”

    柳湘琪想了想,摇头道:“好像没得治,绝症。”

    就这样,两个姑娘家在针眼这个话题上探讨着,直到找到一个隐蔽的洞穴。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