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5章 慕初晴
    君临凝视许久,左眼再次释放出漩涡之光,想要直接现身在暗魔兽的跟前。然而,还不等他被传送过去,那只眼睛就流出一行漆黑的血迹。

    “黑色的血迹,”君临用手轻轻拭擦了一下,自言自语道,“为什么会这样?”

    显然,君临还在原地,离暗魔兽的距离也越来越远。

    既然如此,君临果断放弃了追击,在丛林中一步步穿梭。

    不过,这片丛林里有着太多的蛇蟒,且几乎每一条蛇蟒都把君临当成了腹中之食,纷纷围击而至。

    “君临小子,这些蛇蟒的体内有一丝龙族血脉,”小虬一语道破了蛇蟒围攻的原因,“一条也别放过。”

    君临微微点头,问道:“这些蛇蟒的精血,能不能救活日天昊?”

    小虬冷嘲道:“想要救活那只小魔鼠,要么有大量天阶魔兽血肉饲养,要么有龙血浇灌。”

    其实,君临心里很清楚,纵然将这些蛇蟒的血肉全部提炼,最多也不会超过十滴。

    小虬继续说道:“君临小子,知道这里的蛇蟒为什么会攻击你吗?”

    君临疑惑道:“难道也是来寻仇不成,可我不记得吃过蛇蟒之肉。”

    小虬甚是无语,解释道:“因为这些蛇蟒是由龙血所化,简单点说,就是被葬在神木宗下的那条龙族分身。君临小子,你被盯上了。”

    君临说道:“那条龙族还活着?”

    小虬冷冷道:“你以为龙族有那么容易死吗?”

    与此同时,死在君临手上的蛇蟒已经有十数条,鲜血飘洒在整个空间,犹如绵绵细雨。

    此时此刻,天色微亮,一层朦胧的雾气笼罩而来,混杂在血雨中,就像一副渲染后的图景。

    小虬一边把灭杀后的蛇蟒收入囚龙空间,一边对君临兴奋道:“能不能获取这些蛇蟒的记忆,看看那条龙族的魂藏在什么地方?”

    君临能感受到小虬的**,恨不得立刻就将那条龙族血骨,自己残余的龙魂给吞噬,以来壮大自己。

    要知道,若不是君临每日提供灵木之力和魔兽血肉,小虬的龙魂之力必然会因时间的推移而被消耗。

    无可奈何,君临的神通对魔兽的作用不大,并不能获取其生前浮现在脑海的记忆。

    或许是因为这些魔兽的灵智不够高,又或许是毫无恐惧之意,没有产生应有的记忆。

    对于这点,小虬希望其原因是后者。

    “多杀一些,总会有一丝有用的记忆,”小虬满怀期待,哪里还有一点神圣境界的风范,“一定要找到这些蛇蟒的巢穴,说不定前往神木底下的通道就在那里。”

    君临的动作已变得有些麻木,死在他手上的蛇蟒数不胜数,堆积在囚龙空间就像一座山,看上去恶心至极。

    随着时间一点点逝去,君临的眼睛渐渐变得空洞无神,仿佛已陷入了迷乱之中。而且,以小虬神圣境界的龙魂之力,也似乎出现了相同的状况。

    原本君临没有说话,但小虬的声音在他的心间不断响起,渐渐嘴里也重复着一句话。

    多杀一些。

    此外,暗魔兽趁着君临迷乱的空档潜伏在蛇蟒群中,挥舞着锋利的爪子朝着君临的后心贯穿而去。

    当然,如果不是因为那两根獠牙被斩断的话,暗魔兽必然会选择咬掉君临的脑袋,再慢慢吃掉。

    只见四根如利剑般的爪子刺在君临的后心,鲜红的血迹瞬间浸透了那件紫色套装。

    不过,正因如此,君临在剧烈的疼痛之下清醒了过来,强大的极阴之力从后心蔓延而出,直接是冻住了溢流的鲜血,还有暗魔兽想要继续贯穿的利爪。

    不得不说,暗魔兽的爪子十分犀利,若不是君临有龙之逆鳞的贴身护体,那一爪子恐怕就把心脏给摘了出来。

    然而,君临想要催动龙之逆鳞的防护,就必须借助极阳龙炎的力量。如此一来,君临在极阳之力和极阴之力的相互冲突之下,整个人的身体顿时变得十分脆弱。

    最后还不等他对暗魔兽发动反击,就直接瘫软在地,一阵滚烫如火,一阵阴冷如冰。

    “糟糕,体内的力量不受控制。”君临想要求助于小虬,但堂堂神圣境界的龙魂依然还迷乱在蛇蟒的记忆当中。

    忽然,就在君临感觉体内要爆炸之际,一道模糊而又清晰的人影映在了眼前。

    “是剑神的弟子么?”这声音很温柔,对君临来说,也有些熟悉,似乎在什么地方听过。

    “没想到,到了这个时候,我见到的模样会是你,”君临永远都忘不了这张脸,“宋……秋凝。”

    “你在说什么?”这女子身穿绿色长裙,飘逸的秀发直垂腰间,身姿婀娜,面容清秀,与君临印象中的宋秋凝极度相似。

    君临缓缓闭上眼睛,嘴角带着微笑,轻声道:“你又来救我了么?”

    “罢了,本来不想救你的,但你都这样说了,我要是不救你的话,就显得我慕初晴太过小气了。”虽然这女子嘴里很无奈念叨,但她早就取出了一小罐绿色汁液倒进了君临的嘴里。

    “什么地方不好去,偏要跑到迷乱丛林来送死。”慕初晴替君临清理着背后的伤势,“还好毛毛的爪子没有刺得太深,不然我可救不了你。”

    与此同时,暗魔兽愤怒地瞪着君临,但身躯却匍匐在慕初晴的脚边,很是温顺。

    而慕初晴口中的毛毛就是这头暗魔兽,是有一次暗魔兽受了伤,慕初晴刚好经过救了它。不过慕初晴是幸运的,碰上一只懂得知恩图报的魔兽,否则就是迷乱丛林的一个冤魂。

    其实,慕初晴在救这头暗魔兽时,曾犹豫过很久。因为她在之前就救过一头小豹子,但那头小豹子被治好后却想要吃掉她。

    如果换了其他人的话,被自己救下的魔兽恩将仇报,定然不会再去冒险搭理另外一头魔兽。何况魔兽与人类之间,一直都有不可调停的矛盾,弱肉强食。

    “这位剑神殿的师弟,你应该不会恩将仇报吧?”慕初晴给君临的后背涂着药汁,“如果你是坏人的话,我就叫毛毛吃掉你。”

    暗魔兽顿时精神一怔,找了一个隐蔽的草丛躲了起来。

    “看到没有,毛毛可不是好惹的,到那时,我可不会再救你了,”慕初晴被暗魔兽的举动引笑,“因为我师父说过,救一个坏人,可能就间接杀了好多好人。”

    此刻,暗魔兽似乎有些紧张,全身幽暗的毛发瑟瑟发抖着。虽然暗魔兽非常希望君临是个坏人,从而可以吃掉君临而不让慕初晴为难,但同时又害怕慕初晴因君临是坏人而受到伤害。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