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2章 小姑娘恐怕要死了
    以这个局势来看,柳湘琪没有任何为自己辩解的机会,除非她能在苍云梧等众多刑决堂弟子的包围下逃脱。

    其实谁都知道,柳湘琪根本就不是残害同门师妹的凶手。

    可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此次事件为柳湘瑜除掉柳湘琪创造了一个机会。

    虽然柳湘琪在刑决堂前空有大小姐的名头,但毕竟还是神木宗主的继承候选人之一,更何况神木宗禁止同门相残。如果下手太过明显的话,会让神木宗的颜面有损。

    “小瑜,我有几句话想说君临师弟单独说。”柳湘琪经过君临身旁时,猛然止住脚步。

    柳湘瑜在君临和柳湘琪身上来回扫视了一番,道:“可以,就给你们一盏茶的时间,否则会影响刑决堂的公正。”

    柳湘琪微微一笑,道:“用不了很久,就几句话而已。”说罢,便朝着无人的区域迈去,一步步很是从容。

    苍云梧没有说什么,只是一个眼神传递,数十位刑决堂的弟子就堵住了可能逃脱的全部通道。

    君临在望了眼柳湘瑜后,也跟着朝着柳湘琪走的方向走去。

    “君临师弟,我们也是共过生死的人,你对我就没有半分情意么?”柳湘琪没有回到头,听到沉重的脚步声靠近,“为什么?”

    “我没有办法救你,我不能背叛湘瑜。”君临也扪心自问过,对柳湘琪被莫名栽赃,就没有一丝担心吗?不,其实他不想看到这一幕的发生,但是她们姐妹之间的战斗根本就插不上手,就算能插上手,他要帮助的人会是柳湘瑜,而不是她。

    “知道我为什么会到这里来吗?”柳湘琪将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转身笑对着君临,“因为有人告诉我,你在这里等我,所以我就来了。”

    君临说道:“我没有。”

    柳湘琪轻叹道:“是啊,你没有,我也知道你没有,但我还是来了。”

    君临闻言沉默了许久,问道:“为什么告诉我这些?”

    柳湘琪苦涩一笑,道:“因为……我喜欢你,如果没有发生这件事,或许过了今夜,全宗的人都会知道你是我柳湘琪的郎君。”说罢,又苦涩地摇了摇头,“君临师弟,希望刑决堂审裁的时候,你能回避关于我的所有问题,不要让我看到你。”

    君临神色有些木讷,问道:“为什么?”

    柳湘琪说道:“我不想让你卷进我们三姐弟的战争中,否则我会恨你一辈子。”

    君临沉默了片刻,缓缓点头道:“好,我答应你,我回避。”

    柳湘琪没有再多说,只是再次经过君临身旁时,一股难言的情绪涌上心头,十分复杂。

    然而,苍云梧是不可能让柳湘琪活到刑决堂审裁那天的。所以,就在柳湘琪重新被刑决堂弟子围住的时候,苍云梧已暗中下达了杀无赦的命令。

    因为他知道,尽管是掌控神木宗刑法的刑决堂,在那些大人物的力量操作下,也根本没有丝毫的威信可言。

    对于这一点,柳湘琪的心里也十分清楚。

    “既然你选择了小瑜,那我现在能做的,只有成全你们。”柳湘琪在心里默念着这句话,似乎是在告诫自己,不要再有任何反抗,甚至是奢望。

    不要看柳湘琪三姐弟表面上风光无限,是神木宗的继承候选人,可又有谁真正能明白他们内心的痛苦。不但要和自己的兄弟姐妹明争暗斗,还要和神木七脉的继承人周旋。

    望着柳湘琪渐行渐远的背影,君临心里就像被挖走了一块肉,竟然有些心疼起来。

    柳湘瑜没有问君临任何问题,就好像没有单独会谈那回事一样,平静的脸上怎么也荡不起一丝涟漪。

    同时,在刑决堂的弟子押送柳湘琪离开后,苍云梧也悄悄隐于黑夜之中跟了上去。

    “可惜了,柳湘琪那小姑娘恐怕要死了,”小虬把头颅高高抬起,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君临小子,你不去救他,会不会心痛?”

    君临心里十分纠结,迈出去的步伐又退了回来,十分不淡定。

    “对了,你小子的心是囚龙岛所化,是石头做的,应该不会有那种心痛的感觉。”小虬用十分戏虐的语气在魅惑着君临,“可惜了,小姑娘要被一群邪恶的爷们给杀了,可惜了啊。”

    君临被说得有些动容,在囚龙空间对着小虬一通破口大骂,道:“给我闭嘴,别吵我。”

    小虬丝毫不气愤,悠悠道:“你可以选择不听,可惜了小姑娘,要被一群邪恶的爷们给杀了。”

    同样的一句话,反反复复地重新,甚是扎心。

    “你去吧,不要让云梧师兄发现是你。”柳湘瑜似乎看出了君临的心思,“我在这里很安全。”

    君临依旧还在原地,甚至连有些焦灼不安的情绪也渐渐稳定了下来。如果不去营救柳湘琪,那么柳湘琪或许会被苍云梧杀掉。可如果去营救柳湘琪的话,那么在迷乱丛林这个充满危险的地方,柳湘瑜就可能会遇到危险。

    在两者权衡利弊之下,君临选择了柳湘瑜,对柳湘琪只能在心里为她祈祷,愿她逃过这劫。

    “为什么不去?”柳湘瑜问道。

    君临回答道:“我要留下来保护你。”

    柳湘瑜没有继续再问,仿佛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然而,一柱香的时间过去,苍云梧脱掉黑夜的伪装,重新回到了柳湘瑜的跟前,阴沉的脸色在月辉的映衬下让人害怕。

    “大小姐逃了,被一个黑衣男子所救。”苍云梧转而用异样的眼光望向君临,“大小姐和你说了什么?”

    君临心中窃喜,但表面还是颇为愤怒,道:“云梧师兄是在怀疑我吗?”

    苍云梧冷哼道:“就凭你,还没有资格从我手底下救人。”

    君临冷冷笑道:“那会不会是云梧师兄你……故意放走大小姐呢?”

    苍云梧怒道:“你说什么?”

    君临没有退缩,继续道:“大师姐和我在来迷乱丛林的路上被暗榜截杀,最后那个人朝着这个方向逃走,不知云梧师兄有没有看到?”

    苍云梧目中闪过一道寒光,低喝道:“你敢怀疑我?”

    君临说道:“不敢,我只是问问,说不定救走大小姐的人,就是这个截杀我们的暗榜人。”

    苍云梧闻言怒极,直接祭出巨剑砸在地面上,威胁道:“你胆敢在湘瑜师妹面前诬蔑我,我穷其一生也要杀了你。”

    虽然君临表面很无辜,但是心里别提有多高兴。对苍云梧这样的威胁话语,丝毫没有放在心里。可越是表现的如此,对苍云梧的伤害就越是爆点,尤其柳湘瑜还没有任何表示的时候。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