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1章 人赃俱获
    面临着劈头盖脸而来的攻击,君临隐藏起来的战意渐渐被引爆。

    “来得正好,”君临挥舞着囚龙棒贯穿而上,“试试我的囚龙……流星陨坠。”

    然而,正当双方攻击即将交缠在一起之际,瘦骨杆和土肥圆却悄悄向柳湘瑜挪移而去,看样子应该是想要偷袭。

    虽然君临没有十足的把握,确定瘦骨杆和土肥圆会对柳湘瑜下毒手,但是他不敢存有任何侥幸,当下把对第三个暗榜人的攻击转向了瘦骨杆和土肥圆,掷着囚龙棒贯击而去。

    只是如此一来,君临就不得不放弃防御,将自己的空档彻底暴露在别人的攻击范围之内。

    不过,第三个暗榜人劈斩君临的大刀也偏移的轨迹,朝着瘦骨杆和土肥圆的方向而落下,与君临的动作几乎是同时同步。

    “你到底是谁?”君临从第三个暗榜人身边落下,转而施展着葬地刀戮一式向瘦骨杆和土肥圆继续轰去。

    第三个暗榜人依旧没有说话。

    最后,在君临和第三个暗榜人的联手攻击之下,瘦骨杆和土肥圆的性命就像蝼蚁般脆弱,到死都不相信自己会死,而且还是这样毫无征兆地死去。

    在斩杀瘦骨杆和土肥圆两人后,第三个暗榜人没有继续逗留此地,一个腾跃离开了此地,朝着迷乱丛林的方向奔去。

    “你是逃不掉的。”虽然话是这么说,但君临却没有追击。因为他隐隐感觉到了此人存在的轨迹,相信总有一天能让他原形毕露。

    “君临师弟,你知道他是谁?”柳湘瑜神色若定,丝毫没有因先前的袭杀而感到恐慌。

    君临说道:“他是天火教安插在神木宗的细作。”

    柳湘瑜疑问道:“天火教的人?”

    君临点头道:“在断魂谷的时候,我和他交过手。”

    柳湘瑜继续问道:“君临师弟怎么确定他就是天火教的细作?”

    君临回答道:“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但我敢肯定,他就是天火教的细作,就是在断魂谷和我交手的那个人。”

    仅凭感觉就断定一个人的身份,未免也太武断了些。虽然柳湘瑜并不理解君临的意思,但她仍然选择了相信。

    柳湘瑜问道:“君临师弟,可有怀疑的对象?”

    君临说道:“有,但我不确定。”

    柳湘瑜说道:“是谁?”

    君临沉默了一阵,道:“刚才他为救湘瑜你而放弃杀我,说明他是湘瑜你身边的人,而且还很亲密。”

    柳湘瑜有些恍然,道:“你怀疑云梧师兄?”

    君临摇头道:“不是苍云梧,我怀疑是乔玺师兄。”

    柳湘瑜闻言愕然,坚决道:“不可能是乔玺师兄,你还在断魂谷的时候,他就一直守着我,现在也因迷乱丛林受了伤,此刻正在湘瑜阁养伤。”

    君临没有怀疑柳湘瑜的话,顿时又陷入了沉思,喃喃道:“不是乔玺师兄,那到底会是谁?”

    柳湘瑜语气微微不悦,道:“君临师弟,不要随便怀疑一个人,尤其不要怀疑我身边的任何人。”

    君临没有想到柳湘瑜会责备自己,不过倒也是能理解。

    “这两具尸体,怎么处理?”君临用手指在其淌出的鲜血上滑过,“虽说他们是暗榜中人,但还是我们神木宗的人,要是被人诬陷残害宗门,会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此次,君临却没有从血液中获得重要的记忆,因为瘦骨杆和土肥圆并没有死前恐惧。这也就是说,他们在那个时候没有回想任何有关的记忆,只有一个龌龊的念头。

    君临一脚踢开这两具尸体,微怒道:“死有余辜。”

    “你说的对,再怎么说,他们也是我神木宗的弟子,”柳湘瑜对君临的举动颇为不解,还以为要就地处理,“君临师弟,可有处理的法子?”

    君临回答道:“前面就是迷乱丛林,可以扔弃在那里,任由魔兽啃食。”

    柳湘瑜摇头道:“不行,死者为大,要么入土为安,要么化作尘埃归于天地间。”

    君临无奈道:“可惜神木宗没有土壤,只好找苍云梧帮忙,一把火焰烧尽。”说罢,便将两具尸体收起,把地面打斗留下的痕迹和血迹清除干净。

    柳湘瑜说道:“君临师弟,你不就有火焰之力,为何还要找云梧师兄?”

    君临尴尬地笑了笑,道:“我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原来君临师弟也会怕,”柳湘瑜迈步朝着迷乱丛林走去,“也好,我们先在去找云梧师兄。”

    而此时此刻,苍云梧正站在迷乱丛林的那棵插满兵器的树下,看着柳湘琪为那些极艳所中毒的奴姬治疗。

    “云梧师兄,这是怎么回事?”柳湘瑜看到柳湘琪也在这里,不由皱了皱眉。

    苍云梧说道:“我一来这里,就看到大小姐在救人。”

    柳湘瑜环看了四周一眼,道:“就我大姐一人在这里?”

    苍云梧点头道:“只有她,而且我也没有看到任何人离开,除非进了迷乱丛林。”

    君临很是疑惑,柳湘琪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是独自一人,难道是梅笃设的局,要让她来做这个替罪羊么?

    “她们的鲜血似乎在燃烧,以我目前的力量,只能为他们暂且压制。”柳湘琪收回治疗的双手,无奈地摇了摇头。

    苍云梧问道:“大小姐,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柳湘琪先望了眼君临,微微点头示意,然后笑道:“这是迷乱丛林,我几乎每个月都会来一次,但这次运气不好,好像遇上了麻烦。”

    苍云梧冷哼一声,道:“大小姐,我怀疑你与同宗师妹失踪有关,请跟我走一趟邢决堂。”

    柳湘琪说道:“怀疑我,总该有个理由吧?”

    苍云梧指着那些中毒的奴姬,道:“这就是理由,是你残害同门师妹的证据,人赃俱获。”

    柳湘琪无奈摇头一笑,转而对柳湘瑜说道:“小瑜,你也怀疑是姐姐吗?”

    柳湘瑜面无表情,但目中却闪过一缕仇恨的寒光,道:“我相信邢决堂会还大姐一个公道。”

    柳湘琪又问君临,道:“那君临师弟,你相信我吗?”

    君临望了眼柳湘瑜,没有回答,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柳湘琪心里十分欣喜,笑道:“既然如此,我就信二妹一回,希望邢决堂不会让我等太久。”

    与此同时,数十位邢决堂的弟子一拥而上,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仿佛在暗地里潜伏了很久。

    柳湘琪见此一幕,不由冷讽道:“你们可真够用心,设了这么大的一个局。”说罢,便狠狠地瞪了眼君临,嗔怒道:“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吗?”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