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0章 暗榜截杀
    君临与苍云梧敌对的原因已经十分地明显,他们二人明里暗里也较量过很多次,但就是不敢明目张胆展现在柳湘瑜的面前。

    此时此刻,柳湘瑜端着一碟精致的菜肴踏进未关房门的厢间,笑问道:“君临师弟问什么呢?是在向云梧师兄讨教么?”

    君临轻轻掂了掂手中的囚龙棒,道:“是想讨教来着,可云梧师兄好像对我有很深的敌意。”

    柳湘瑜将那碟菜肴放至桌上,另外又取出各色菜肴,道:“虽然云梧师兄看上去严肃,但对我们这些师弟师妹们还是很关心的。”

    君临笑而不语,将囚龙棒收起,拉着柳湘瑜坐在了自己的旁边。

    苍云梧看着这幕,心中醋意十足,同样也拎着凳子坐在柳湘瑜的旁边。

    “大师姐,这块肉看上去很好吃的样子。”君临给柳湘瑜夹了块肉,微笑道。

    “湘瑜师妹,来尝尝这个。”苍云梧也不甘示弱,为柳湘瑜夹了块暗血虎的筋骨。

    柳湘瑜有些苦笑不得,这些菜肴好不好吃,难道自己还不知道么?

    别忘了,这些菜肴都是柳湘瑜亲自掌厨烹饪的,味道的好坏没有人比她更清楚了。

    “云梧师兄,这是风魔狼的脊骨肉,用百年花茶油、百年灵姜和灵木酒,经灼焰高温煎炸而成。”柳湘瑜一边介绍着菜肴,一边给苍云梧夹了块肉。

    苍云梧心里欢喜,把这块脊骨肉放在嘴里津津有味嚼着,都有些舍不得吞下。

    “这应该是六阶风魔狼血肉,而且还是头雌狼。”君临自己夹了块脊骨肉扔进嘴里,一边咀嚼一边郁闷,“修炼时间大约是四十年左右。”

    柳湘瑜很好奇地望着君临,疑问道:“君临师弟,你能吃出这些来?”

    君临没有回答,又夹了块暗血虎的筋肉嚼了嚼,继续道:“也是六阶,但比风魔狼要强。修炼时间也是四十年左右,但比风魔狼的时间要短,是雄虎。”

    苍云梧冷哼道:“胡说八道,无凭无据就敢信口雌黄?”

    君临说道:“无论魔兽还是人族,无非就是血肉、筋骨、皮毛组成,一滴血、一块肉、甚至一根毛发,都承载着全部的信息。”

    柳湘瑜赞同道:“君临师弟说得对,这和医病救人的道理一样。”

    苍云梧无力反驳,好好的气氛被君临搅乱,已是愤怒到不行。如果不是柳湘瑜就坐在自己身旁,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给君临来上一记剑之裁决,劈开那张令人讨厌的嘴巴。

    忽然,一道强大而又暗隐暗现的气势迎面扑来,让君临与苍云梧纷纷警惕地站起。然而,来人却是乔玺,满脸的血渍,一身紫袍早已被鲜血染成了黑色,伤势极重。

    “乔玺师兄,这是怎么回事?”柳湘瑜急忙来到乔玺身边,喂其服下一粒疗养丹药。

    乔玺虚弱道:“迷乱丛林,快救师妹……们。”说罢,便昏死了过去。

    柳湘瑜神色焦急,却看不出丝毫慌乱,大喝道:“小七,把乔玺师兄带到圣疗室治伤。”

    小七的身形立刻出现,抱起乔玺往圣疗室奔去,没有半点拖泥带水的多余动作。至于这个圣疗室,也不是什么隐秘的地方,就是一间长有一棵灵植的厢房,且柳溪河在房里布下了一个禁阵,让疗伤的人可以更好吸收和利用灵木之力而已。

    “云梧师兄,我去迷乱丛林看看,你自己吃好喝好,”柳湘瑜透过窗外望了眼迷乱丛林的方向,“君临师弟,你陪我去。”

    苍云梧拉住柳湘瑜的手,郑重道:“我陪你去。”

    柳湘瑜疑惑的双眼直视着苍云梧,道:“你不是承诺过,再也不进迷乱丛林么?”

    “为了你,一个承诺算什么,纵然把全天下所有的人都得罪了,我也在所不惜。”苍云梧松开了柳湘瑜的手,一个纵身跳跃,从窗口向迷乱丛林奔袭而去。虽然在越窗而出的瞬间,又十数道猛烈攻击齐发而向,但是在他转身提足之间破解,反倒借助其力跃得更远。

    “这个柳湘瑜心机太重,还有苍云梧,就是大笨蛋,明知是陷阱还往里跳。”小虬义愤填膺,就好像上当受骗的人是他自己一样。

    君临心中情绪复杂,望着苍云梧远去的方向,深深叹了口气。

    柳湘瑜和君临一路狂袭,直奔迷乱之地而去,竟没有带上任何一个侍卫。然而,就在他们刚出湘瑜阁不久,阶梯转弯处,被三个穿着夜行黑衣的男子挡住了去路。

    这三个男子是神木宗杀神暗榜的高手,潜伏在此对君临发起猛烈的攻击,明枪暗箭应有尽有,其目的就是把君临就地斩杀。不过,这种程度的偷袭,对君临而言根本就起不到任何截杀的作用。

    只见君临一手护着柳湘瑜,一手挥舞着囚龙棒,将袭来的攻击尽数弹了回去。设防在地面上的荆棘罗网,在他冰寒的脚下就是一团枯乱的杂草,根本就没有半点威力可言。

    “君临的人头是我的,谁敢跟我抢,我就杀谁。”说这话的是一个身形高挑却又单薄的男子,给人的感觉好像是一条毒蛇。

    “瘦骨杆,你休想独吞这五千金,我不会让给你。”而这个人与之前的瘦骨杆完全相反,又胖又矮,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球,但如果身上长满木岔的话,那就是一只刺猬。

    “土肥圆,你要跟我抢?”瘦骨杆的语气阴毒,“其实我们可以联手,活捉君临,各得五千金,如何?”

    土肥圆说道:“好,可以和你联手,但是我不想还有第三个人。”

    瘦骨杆明白土肥圆的意思,那是想把第三个暗榜人一起干掉。不过,第三个人站在原地不动,对瘦骨杆和土肥圆的话丝毫不理,只是很阴冷地盯着君临,就好像夜里的猫头鹰。

    君临也是如此,直接忽视了瘦骨杆和土肥圆,警惕地望着第三个暗榜人。

    说时迟那时快,还不等瘦骨杆和土肥圆有任何出手的迹象,君临和第三个暗榜人就交手了起来,你来我往已是十数个回合过去。每一招的碰撞,是拳头与龙之爪牙的纠缠,是囚龙棒与大刀之间的互相摩擦。

    从地面到半空,被席卷的气流衍生出热浪,搅动着风云。金属撞击后的声响犹如雷鸣中夹杂着千鸟嘶啼,强大而有力的冲击向四周散去,仿佛在撕裂着空间。

    “果然是你,”在激烈碰撞后,君临被弹退数丈之远,冷冷道,“你的伤势就已经好了吗?”

    第三个暗榜人没有说话,挥舞着大刀继续向君临劈斩而去,似乎不再想多说半句。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