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9章 迷乱丛林
    如此激烈的战斗,想要不吸引人来都是不可能的,但来人偏偏是柳湘瑜和乔玺二人。

    同时,苍云梧的裁决一剑却没有伤到君临分毫,因为在最后的生死关头,君临一拳轰裂了焰绝之门,闯出了焰阵的范围。

    当然,纯粹的攻击并不能取到很大的效果,主要还是靠极阴之木凝结的冰晶冻住了梧树生机。

    “云梧师兄,你怎么会在这里?”柳湘瑜步步生莲而来,仔细观察了地面打斗的痕迹。

    此刻,已不见君临半点踪迹,也没有留下丝毫痕迹,而苍云梧却无奈柳湘瑜的到来,不好弃她而追踪君临。

    苍云梧将愤怒的情绪稍稍平复下来,笑脸向柳湘瑜迎去,笑道:“有人闯入器煌阁,我追踪至此,恰巧遇上湘瑜师妹和乔玺师弟。”

    乔玺站在柳湘瑜身侧,手中紧握着剑柄,道:“云梧师兄和那人交过手了么?”

    苍云梧凝重着神色点了点头,道:“一时大意,让他逃了。”

    柳湘瑜笑道:“能从云梧师兄逃走,想必那人也是位高手,云梧师兄可知是谁?”

    “不知。”苍云梧见柳湘瑜笑容甚美,同时又想到君临与她牵手的画面,不由心中微妒。

    柳湘瑜说道:“既然云梧师兄都到这里了,可赏脸去湘瑜阁坐坐?”

    苍云梧自然不会拒绝,能受到柳湘瑜的邀请,可是久求而不得的荣幸。

    柳湘瑜又继续道:“乔玺师兄,据可靠消息,今夜会有大量失踪女弟子出现在迷乱丛林,你过去看看。”

    乔玺接受命令后,便以最快速度向迷乱丛林赶去,并通过五十位刑决堂弟子集合行动。迷乱丛林是神木宗唯一存在魔兽的区域,处在神木宗最边缘地区,是一个与世隔绝的禁地。

    不过,很多神木宗弟子为提高自己的生死实战的能力,往往会选择去迷乱丛林,猎杀一些魔兽到宗门贩卖。其中,流木居和湘瑜阁的肉食,大多都是产自于迷乱丛林。

    “云梧师兄,请。”柳湘瑜笑着对苍云梧摆出有请的姿势,“湘瑜阁正好有几只暗血虎和风魔狼,师妹我亲自下厨,为云梧师兄备几道美味。”

    苍云梧曾经在迷乱丛林生存过一个月,深知暗血虎和风魔狼的厉害。此刻听湘瑜阁擒了几只暗血虎和风魔狼,心中的惊骇之意丝毫不比与暗血虎与风魔狼战斗时要小。

    不消片刻,柳湘瑜与苍云梧并肩走来,君临正望着湘瑜阁门前的字联,若有所思地徘徊。

    “前半句,是我父亲所提,”柳湘瑜也抬头向门侧望去,“后半句,是我自己所写。”

    “唇上余香,齿间留血么?”君临继续盯着这八个字,并没有回头望向柳湘瑜,语气中不由显露出一丝心疼。虽然这几个句乍眼看去很是血腥,但是又有谁能明白其后藏着的苦楚。

    柳湘瑜自嘲笑道:“自从我写了这八个字,很多师妹都不愿意来湘瑜阁了。”

    君临说道:“那是她们不懂,懂的人自是不愿意离开。”

    柳湘瑜闻言一怔,轻声问道:“那君临师弟懂吗?”

    君临没有回答,而是转过身,用十分温柔的目光看着柳湘瑜。要知道,有时候无声胜有声,话说得再多也比不过一个满怀深情的眼神凝视,还有那包含爱意的双手紧握。

    苍云梧见状甚怒,却偏偏要压抑自己的情绪,不能让任何人看出端倪,因为这是属于他的骄傲。

    柳湘瑜慢慢推开君临紧握的双手,微笑道:“君临师弟一直在这里等我么?”

    君临稍稍瞥了眼苍云梧后,带着浓浓的挑衅点了点头。然而,却丝毫瞒不过柳湘瑜的眼睛,甚至让她怀疑君临就是和苍云梧打斗的那个人。

    “云梧师兄,请进。”柳湘瑜对着苍云梧歉意一笑,转而又吩咐君临,“师弟,你去让小七吩咐厨房,准备好暗血虎和风魔狼的兽肉食材,我要亲自掌厨。”

    君临闻言微疑,亲自掌厨给苍云梧做饭吃么?

    虽然柳湘瑜平时也是与人和善,但还是有自己的原则,绝不会轻易给一个人做饭。除非她对这个人有特别深厚的感情,或者是有事相求。而柳湘瑜与苍云梧的情况,显然是后者。

    “湘瑜昨夜说要我陪她去一个地方,莫非是想邀请苍云梧一起么?”君临一边向小七走去,一边寻思着其中关系。不过,无论是不是像自己所想那样,君临是不会让柳湘瑜独自涉险,何况把柳湘瑜的安危交给苍云梧,他更是十万个不放心。

    苍云梧自然不知道君临心里的想法,同样也不会去管柳湘瑜有什么目的。难得柳湘瑜主动请他来湘瑜阁,而且还亲自下厨,这可是他做梦也想不到的甜蜜瞬间,哪怕在这温柔的背后有巨大的陷阱,也不会丝毫犹豫。

    柳湘瑜把苍云梧领到了一间上等厢房,推开窗户就可以看到一片茂密丛林,即便是在夜里,也能清晰看到远远立在那里的标志物,一棵插满兵器的大树。

    “云梧师兄,你暂且在这歇息,我这就去为你准备美酒佳肴。”柳湘瑜在苍云梧柔情的注视下退出了厢房。

    “迷乱丛林,我好久没有踏足那片区域了,”苍云梧走到窗边,眺望着远方,深叹道,“湘瑜啊湘瑜,只要你一句话,我自会为你赴汤蹈火。”

    如此看来,苍云梧已经猜出了柳湘瑜邀请自己的目的,可他的心里却莫名出现一丝不自在。

    与此同时,君临推门而入,笑道:“云梧师兄,什么事能让你如此感概?”

    苍云梧没有回头,道:“滚,我不想在湘瑜师妹的地盘动手。”

    君临找了一条木凳坐下,道:“大师姐让我来招呼你,云梧师兄就给个面子。”

    苍云梧冷眼逼视着君临,轻哼道:“你也配?”

    君临不以为意,取出半截囚龙棒,阴险般笑道:“既然不给我面子,那好歹也给大师姐一个面子,不然的话,我就让你没面子。”

    苍云梧听着这话,又见君临故意拿出囚龙棒在自己眼前乱晃,忍不住怒道:“你敢挑衅我?”

    君临缓缓站起,面对苍云梧的气势丝毫不弱,且将半截囚龙棒扛在肩头,傲然道:“不敢。”

    这不是不敢,而是已经挑衅了。无论从言语上还是实际行动上,都让苍云梧对君临有种莫名的愤怒。

    “我想问问云梧师兄,你知不知道被抓的慕初晴和荀琴师姐,关在了哪里?”君临带着一股逼问的气势,道。

    苍云梧脸色顿时阴沉至极,冷喝道:“你怀疑我?”

    “不敢,只是问问。”君临问这句话的时候,其实没有十足的把握,仅是凭借一丝微妙的感觉,认为苍云梧和这件事脱不了干系而已。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