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7章 血气方刚的少年
    有些事情想的越多,所牵扯出来的问题就会越广,不管是有的还是没有的,到头来都会一股脑地拧成一团麻。

    君临沿路返回湘瑜阁用了多长时间,他就把这件事想了多久,直到夜幕拉开,一轮明月悬挂。

    “不知道湘瑜回来了没有?”君临刚踏进湘瑜阁的时候,就跑去问了几个下属,“阁主回来了吗?”

    “没有,不过今天早上,阁主吩咐我,君临师弟在湘瑜阁可来去自如。”说话的是一位小姑娘,柳湘瑜的贴身侍女之一,约摸与君临同龄,却有玄境的修为。

    君临点头,转身就向自己的厢房走去,但刚迈去几步又停下脚步,问道:“今天的事,你是不是都看到了?”

    小姑娘无辜地眨了眨眼,道:“看到什么?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保密,要保密。”君临不由有些尴尬,知道这个小姑娘已经知道了自己殴打梅笃的事情。

    小姑娘把手指放再唇边,嘘声道:“保密。”

    柳湘瑜有九个贴身侍女,分为初中高三级,而这个小姑娘就是三个初级贴身侍女之一,名为小七。

    君临回到厢房后,小七便送来了一份美肴佳酿,然后就守在了房门口,丝毫没有想要离开的意思。

    当然,尽管湘瑜阁的人数不多,但也不至于梅笃被君临狂揍而无人知道,而是所有人都选择了沉默。

    君临今夜想利用杀神暗榜上的人物混进梅笃府上,一探慕初晴的下落。

    虽然厢房的入口已经被小七把守,但是以君临的手段而言,这根本就造不成任何阻碍。

    只见君临左眼中一道漩涡沉浮,厢房中出现一道虚拟之门,把君临的身体迅速吞没。

    紧接着,君临身穿一身蓬松黑袍,出现在紫木剑神殿的入口处,隐于黑夜之中,直奔梅笃所在之地而去。

    黑夜永远都是最好的掩护,同样也是最佳的战场。

    此时此刻,梅笃已经召集了暗榜前十的高手,其目的就是要报被君临殴打之仇。但是梅笃在被君临打昏之后,又被君临用强大的灵魂之力切断了记忆。

    这也就是说,梅笃根本就不清楚自己的伤势来由,只知道自己跑去湘瑜阁找柳湘瑜,却碰上了君临,之后就变得面目全非,遍身疼痛。

    “我今天去湘瑜阁吃饭,半途遭贼人暗算,”梅笃神情愤怒,却又要隐藏自己的情绪,“我需要你们把他找出来,然后神不知鬼不觉……处理掉。”

    “少殿主可知道是何人?”听这位说话的气势就知道,其实力绝不亚于夜杀。

    “如果本少爷知道,还需要用你们吗?”梅笃语气冰冷,又开始作威作福起来,“不过,我可以给你们几个人选。”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不再说话,静静等待梅笃下一句话的表达。毕竟这次梅笃开出的条件太过于优厚,让人禁不住诱惑。

    “宁杀错,也别放过,”梅笃咬牙切齿,气氛变得极为阴森,“记住了,这些人,如果可以,我不想再看到他们还活着。”

    “请少殿主明示。”有些人心里非常着急,但也十分担忧,唯恐遇上那些神木榜上的高手。

    “乔玺,他的人头值三千金。”梅笃竖着三根手指,扫视了所出有人一眼,“苍云梧,值万金。”

    君临对这些所拥有的价值不是很懂,但也听得出乔玺和苍云梧之间的差距。

    “还有一个人,叫君临,谁要是能杀了他,值五千金,把他活捉到我跟前,万金。”梅笃说这句话的时候,不由胯下一凉,莫名地一股恨意。

    君临闻言轻笑,心想道:“这下麻烦要大了,不过,梅笃的胆子也够大,敢对苍云梧和乔玺动刀,就不怕他们和我一样,混在这些人当中么?”

    此外,梅笃又说了一些人的名字,君临一个也不认识,但能够猜出这些人对柳湘瑜都存有爱慕之意。

    “记住了,不要让我等太久,三日之内,我要收到消息,”梅笃悲愤的情绪隐隐有些压抑不住,咆哮道,“尤其是那个君临,我要他死,我要他生不如死,生不如死。”

    同如此一来,那些不敢招惹苍云梧和乔玺的人,纷纷把目标确定在了君临身上。

    君临差点忍不住一个喷嚏,无语笑道:“我都已经抹掉了那段记忆,这是恨我已入骨了啊。”

    显然,这就是一句废话,那撩阴一脚可是差点就把人家的命根踢断。身为一个正常男人,断子绝孙之仇岂能不恨,更何况梅笃还是一个好色之徒。

    梅笃没有在这里继续逗留,而是迫不及待地回到了房间,向正在他床上那几个绝色妖姬扑去。且这一路走来,嘴里都在念叨着一句话,“我还有用,还能用。”

    君临暗中尾随,避开了所有人的耳目,爬上了梁房,看着梅笃和几个绝色翻云覆雨的贴身肉博后,黑夜中的老脸也像晚霞一样红。

    “还能用,老子还有用。”梅笃气喘吁吁地躺在几个绝色怀里,兴奋至极,“虽然没以前好用,但本少爷有的是药,不怕用不好。”

    君临尴尬地闭着眼睛,寻思道:“这梅笃就是个祸害,迟早要让他彻底用不了。”

    只见其中一个妖姬抚摸着梅笃的身体,由上往下用指尖轻滑,道:“少爷是在拿我们姐妹做实验,想去陪那几个小师妹快活么?”

    梅笃发出一声享受的呻吟,道:“那几个小师妹可动不得,动了是要出大事的,她们上面有人。”

    “既然动不得,那少爷为什么还留着她们?”妖姬似乎在有意无意引导着梅笃,“何不把她们送回去?”

    梅笃摇头道:“不行,要是这样堂而皇之地送回去,不是坐实了本少爷的罪行,让全宗人都知道是我抓了她们吗?”

    “那该如何是好啊?”那个妖姬继续引导着问题走向,“如果找一个替罪羊的话,少爷你说,应该找谁?”

    梅笃连声哼笑,道:“找谁都可以,只要不牵连本少爷就行,不过,去找这样一个替罪羊多没意思,应该让他自动送上门来。”

    “那谁会送上门来呢?”那个妖姬妩媚至极,梅笃在她这里,可谓是没有半点秘密,“接下来,少爷你需要奴家做些什么呢?”

    梅笃淫邪一笑道:“小妖精,就让本少爷来教你怎么做。”说罢,便翻身将其扑倒,一阵鱼水之欢再起。

    君临见状忿闷不已,暗怒道:“这梅笃太不是东西了,尽说些恶心的废话,倒是把慕初晴藏匿的地方说出来啊?”

    然而,君临之所以会如此愤懑不淡定,完全是因为他还没有经人事,却又是个血气方刚的少年。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