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6章 一截趾骨,一瓶血液
    虽然林轻衡说过不会传授君临任何剑术,但是除剑术之外,应该还可以教其他高深的法诀吧?

    可君临万万没有想到,林轻衡丝毫没有要教导自己的意思,就连最基础的凝练剑气之术,也讲得模棱两可。

    不过,对于君临而言,刚才的示范已是足够,只要加以琢磨,日后必然凝练出剑气。

    “想学剑术,看来得去藏经阁找本剑谱自学了。”君临很无奈地叹了口气,“不知道神木宗有没有藏经阁,藏经阁里有没有比较厉害的图腾法技。”

    显然,经过这次之后,君临不会再主动让林轻衡传授自己剑术,或者其他方面的本事。不管怎么说,君临还不没有到恳请一个人的地步,哪怕那个人是自己拜过的师父也不行。

    从紫木剑神殿到湘瑜阁的距离很短,抬眼便可看到灯火通明的一间间厢房,无论白天还是夜里,一直如此。

    然而,君临眺望了一眼湘瑜阁后,却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那是赤木器煌阁的区域。

    “若是小静出现什么意外,我一定会杀了你,梅笃。”君临从心底已经认定,小静等几人的失踪与梅笃脱不了干系。

    紫木剑神殿和赤木器煌阁不在同一个平面上,而是分属神木宗这棵神木的两根不同枝干,以阶梯相连。

    君临顺着阶梯而下,来到赤木器煌阁的区域,顿时感觉空气的温度逐渐攀升,十分灼热。

    “君临哥哥,”这是小静的声音,还是像以前一样甜美,“你怎么来器煌阁了,是来看我的么?”

    君临闻言而望,看着一脸无忧的小静,心中不由疑惑起来。但面对小静的笑脸相迎,君临没有过多追问,也只是微笑地点了点头。

    “还好君临哥哥今天来看我,要是搁在其他时间段,君临哥哥可就见不到小静了。”小静挽着君临的手臂,笑嘻嘻地撒着娇。

    “这是怎么回事?”君临知道小静所说是什么事情,他是在问小静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

    小静摇头道:“不清楚,稀里糊涂就被人给掳走了,要不是李长青救了我,恐怕小静就再也见不到君临哥哥了。”

    君临环视了四周一圈,问道:“李长青人呢?”

    小静嘻嘻笑道:“他说你在这里等我,就没有跟过来。”

    君临知道李长青不简单,但是没有想到李长青不但能成功把小静解救出来,而且还能未卜先知自己的到来。

    不过,既然小静被救了出来,君临那颗悬起的心也不由放了下来。

    “回去吧,这段时间不要乱跑,”君临揉了揉小静的脑袋,“等我什么时候有空,就会去看你。”

    小静乖巧地点了点头,但随后又沉默了起来,微微有些怯弱道:“君临哥哥,你送我的刀丢了,被抓我的那些人给抢去了。”

    君临给小静一个宽慰的笑容,道:“没关系,丢了就丢了,以后我再送你一柄更好的。”

    小静不情愿地点了点头,道:“好可惜了,那把刀被我重新冶炼一次,加了一些珍贵的器材。”

    君临笑着问道:“是什么珍贵器材,如此舍不得?”

    小静有些心疼道:“是一截天阶魔兽的趾骨,还有一小瓶天阶魔兽的血液,当然舍不得了。”

    君临闻言不由心中生疑,道:“你怎会有天阶魔兽的趾骨和血液?”

    小静回答道:“是李长青给我的,我这里还有。”说罢,便从袖子里摸出了一小瓶鲜红的液体。

    君临接过这小瓶血液,随手收进了囚龙空间,再次揉了揉小静的脑袋,道:“好了,回去吧。”

    小静有些不舍,一步一回头,道:“君临哥哥,一定记得要来看小静。”

    君临微笑地点了点头,挥了挥手。因为此刻小静已迈进了器煌阁的区域之门,转眼就看不到了踪影。

    “君临小子,这是穿山獒的血,”小虬的声音在君临的脑海响起,饶有兴趣道,“这个李长青有意思,说不准他正在算计你。”

    “有这个可能,但也可能只是巧合,毕竟天阶魔兽不多,能弄到的趾骨和精血就少了。”君临微微点头,有些认同道,“小虬,帮我看看那头变异穿山獒,是不是少了一截趾骨。”

    虽然变异穿山獒的精华被葬灵所吸收,但是君临还是将其完整地收到了囚龙空间,毕竟那是一头天阶魔兽。

    与此同时,小静刚走进器煌阁的区域内,李长青就站在不远处,看样子是在等待消息。

    “给他了吗?”李长青的微笑很阳光,丝毫看不出是个善于算计的人。

    小静点头道:“给了,也按着你教我的话,和君临哥哥说了一遍。”

    李长青也揉了揉小静的脑袋,但是这种感觉却与君临揉小静脑袋时截然不同,而小静也时一脸幸福地望着李长青的脸庞。

    其实,君临知道小静和李长青一直在一起,但是他没有想到两人已经发展到了如此程度。要知道他和柳湘瑜之间顶多也只是拉了小手,保持着矜持,哪里敢这样揉脑袋。

    此刻,君临还在继续往前走去,没有折路返回湘瑜阁。

    就这样不知不觉,在多少个上阶梯还是下阶梯之后,君临来到了绿木药王谷,慕初晴所在的分脉。

    “这就是药王谷,慕初晴拜入的脉宗么?”君临站在谷口,一股药草的味道扑面而来,其中还夹杂着泥土的芬芳之气。

    “小静被李长青救了出来,不知道慕初晴现在怎么样了?”虽然君临还不知道慕初晴的具体样貌,但是在心里还是会浮起一个模糊的身影,以及那几句萦绕在耳边的声音。

    “李长青为什么要给穿山獒的血液,是不是和小静失踪有关系?”君临脑海中猛然出现了许多思绪,“还是说,与葬灵冢有关?”

    “最好是能当面向李长青问清楚,”君临又摇了摇头,否认了自己,“他不会见我,而且他也不敢见我。”

    也不知道君临哪里来的自信,一下子就断定李长青畏惧着自己。

    然而,不管出自什么原因,李长青的确不会见君临,否则就不会嘱托小静去和君临说那些话了。

    “穿山獒是煌君涂煌的魔宠,李长青给我一瓶血液,到底是想说明什么?”君临没有向药王谷走进,却把周遭的环境和来回的方位用心记了一遍,“还是说,慕初晴几人的失踪和涂煌有关?”

    想到这些,君临心里不由激了个冷颤。

    如果真如君临所想一样的话,那整件事就不再是简单的失踪而已,已然是关系到了神木宗的存亡。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