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5章 凝练剑气之法
    梅笃这种小人肚量,在离开湘瑜阁后,必然会想尽办法寻找君临的麻烦。

    虽然君临不惧梅笃暗地里的小动作,但是害怕梅笃会把这件事告知紫元子。如果紫元子恰好又是那种护犊之人的话,怕是到时柳湘瑜也保不住他。

    目前的办法,就只有让梅笃忘记刚刚所发生的事,尤其是那撩阴一脚。

    君临在做好系列善后工作,便大摇大摆地离开了湘瑜阁,直奔紫木剑神殿储存库而去。

    神木宗最安静的场所,恐怕非储存库莫属,除了林老守在这里之外,就再也看不到半个人影。

    此时此刻,君临走进储存库的瞬间,一股刺鼻的异味从内迎面扑来,那是灰尘混杂着酒酿和腐肉的味道。

    “师父,我回来了。”君临被满地的杂物震惊地有些口齿不清。

    然而,林轻衡依旧还躺在藤椅上,悠闲地打着节拍,嘴里哼着错乱的小曲,对君临的到来丝毫不理。

    君临站在门口没有靠得太近,静静等待林轻衡的回应。

    “还有没有酒?”林轻衡停下了手中的节拍,很随意地说了句,“扔过来,顺便把这里清洁一下。”

    君临取出半壶往生酒向林轻衡抛了过去,望了眼遍地狼藉的污秽后,很不情愿地动手清洁了起来。

    “你好像不乐意?”林轻衡接过酒壶,放在鼻间深深一嗅,却没有喝。

    君临很认真道:“我不喜欢这种气味,师父你太懒了。”

    林轻衡把半壶往生酒收了起来,努力撑着身躯站起,道:“把这里清洁好,你就可以回去了。”说罢,便一步三丈,眨眼之间就消失在了原地。

    最后,君临把整个储存库清洁干净后,已是晌午时分。

    “师父,弟子有事向你禀报。”君临并没有离开,而是站在门口对着内室吼了一嗓子。

    林轻衡没有回应。

    君临又吼了一句道:“师父,弟子有件很重要的事禀报。”

    林轻衡依旧没有回应。

    君临第三次吼道:“师父,弟子有件和紫元子师叔有关的事禀报。”

    这次,林轻衡终于现出了身影,但在下个瞬间就躺在了藤椅上,饶有兴趣道:“什么事?”

    君临见状大惊,心中暗赞林轻衡的速度之快,一时忘了回答。

    “如果没有事,你可以离开了,”林轻衡闭着眼睛,“不要打扰我歇息。”

    君临说道:“师父,我把梅笃给打了,希望师父能授我几式剑诀。”

    林轻衡不以为意道:“打死了没有?”

    君临回答道:“死了半条命,希望师父能够传我一招半式。”

    林轻衡从君临踏进门起,都没有看过他一眼,直到此时此刻,眼神异常的冰冷。

    君临对接到林轻衡目光的瞬间,心中不由一颤,道:“那弟子告退。”说罢,便一步步向后移退,速度越来越快,似有种逃命的感觉。

    “你真想学?”就在君临转身要离开至极,林轻衡的声音悠然般诱惑道。

    君临停下脚步沉凝了半息时间,转身望着林轻衡,重重点了点头,道:“是。”

    林轻衡轻哼一笑,道:“你只有一次机会,告诉我,你想学什么?”

    然而,对于这个问题,君临根本就给不出答案。

    “请师父传授弟子凝练剑气之法。”君临思虑再三,选择了最为基础的剑道法门。

    林轻衡冷声道:“剑气凝练之法?”

    君临点头道:“是,就是剑气凝练之法。”

    林轻衡大笑道:“你是不是觉得为师本事平平,教不了你?”

    君临说道:“师父能授道解惑,对弟子已是莫大的恩德,不敢过多妄想。”

    林轻衡说道:“好,我就教你剑气凝练之法。”说罢,便临空一指,一柄木剑飞速出现在君临眉心前,只要再进半寸,就能见血。

    君临紧盯着眼前的木剑,抬起有些沉重的手将其握住,喃喃自语道:“好快的剑。”

    林轻衡没有去管君临此刻的心情,侃侃而谈道:“想要学剑,就要知道什么是剑。而想要学好剑,就要看你对剑的理解,知道剑是什么?”

    君临沉浸在林轻衡这句话中,自言自语道:“什么是剑,剑是什么?”

    林轻衡继续道:“现在我教你凝练剑气,看好了,我只教一遍。”

    君临聚精会神地望着林轻衡的一举一动,生怕错过了什么要紧的动作。

    “气,由内而外,自丹田而起,运转周天百目,凝属性之力炼真意之气,”林轻衡一边凝剑气在手,一边解释道,“所谓真意之气,就是由心意而生的道气。何为道,取决于你对道的理解。”

    “剑气,乃是借助属性之力凝练剑道真意之气,但剑道真意之气却与剑气不同,蕴含着大道。”林轻衡手中凝聚出一柄肉眼可见的剑气之剑,“剑道之路,也分为三六九等,以金属性最为凌厉,雷火最为霸道。”

    “你可看清楚,听明白了?”林轻衡散去手中剑气,对着正在思索的君临说道。

    君临摇头道:“弟子看清楚了,但没有听明白。”

    林轻衡挥手一摆,本来散去的剑气重新凝聚,遍布在空间各处,看不见却能亲身体会。

    君临身上的衣衫被莫名划破,一道道伤痕凭空出现在君临的脸颊上,一股无形的力量在拉扯着身躯。

    “若能把剑气融炼于属性之力中,那么你就已经走上了剑道之路,凝练而出的剑气就是剑道真意。”林轻衡又解释了一遍,但依旧好像没有讲到重点,“你慢慢去体会,什么是剑,剑又是什么?”

    君临听得云里雾里,一时之间居然没有理解其中意思。

    “胡说八道,这老东西,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听了林轻衡的这番授道,小虬都忍不住调侃道,“本神严重怀疑他是怎么修炼到天阶境界的。”

    君临却向林轻衡鞠躬一拜,诚意十足道:“多谢师父传道,弟子告退。”

    “君临小子,你不会相信这老东西说的话吧?”小虬一直打扰着君临,从储存库到湘瑜阁,就没有停下过,“你可别信他胡说八道,你要是想学凝练剑气,本神可以教你,凝练剑气就和凝练火焰是一样的,很简单。”

    君临闻言笑道:“小虬,你今天的话好像有点多,感觉有些不正常。而且你一直阻止我学剑,到处是为什么呢?”

    确实,小虬的反应很不正常,不就是林轻衡传授君临一些剑道知识么?至于这般喋喋不休么?

    小虬冷哼道:“不是本神要阻止你学剑,只是看不惯那个老家伙的嘴脸。难道你没有看出来,他一点也不想教你吗?”

    对于这点,君临又岂能看不出端倪,只是他不明白林轻衡这么做的原因。既然收了徒,不是应该要好好教导的么?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