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4章 替天行道
    从湘瑜阁的门口到君临的房间这段时间里,柳湘瑜一连转移了好几个话题,就是只字未提小静等几人失踪的事情。

    “湘瑜,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君临在踏进房间之前,忽然问道。

    柳湘瑜身躯微微一震,笑道:“君临师弟为什么会这样想?”

    君临摇头道:“不知道,从踏进湘瑜阁的那刻起,就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好像有人在窥视着我。”

    柳湘瑜说道:“君临师弟,你不要多想,你当前的任务就是好好歇息一宿,明天陪我去一个地方。”

    君临疑问道:“去哪里?”

    柳湘瑜笑道:“还不能告诉你,总之呢,你现在就给我去睡觉,待会我亲自烹饪几组菜肴,让君临师弟尝尝我的厨艺。”

    君临舔了舔嘴唇,点头道:“那我等你,湘瑜。”

    “君临师弟,你能不能在人多的时候,不要叫我的名字?”显然,柳湘瑜还不想让人知道他们的关系。

    “好。”听到这句话时,君临不由地有些诧异,但稍作思虑就答应了下来,没有问其原因。

    “那君临师弟好好歇息,我去给你做菜。”柳湘瑜留下一个甜美的笑容后,窈窕的背影已是渐走渐远。

    在这些日子里,君临的身心都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倒在床上便呼呼睡了过去。或许是出自于对柳湘瑜的信任,竟然没有丝毫的防备。

    “二小姐,你真不打算告诉君临师弟吗?”这是乔玺的声音,作为近身护卫,他不可能离开柳湘瑜太久。

    柳湘瑜轻叹道:“不用,这件事我会替他摆平。”说罢,语气陡然间一转,变得有些阴冷道:“乔玺师兄,你去召集杀神榜名列前十的高手,无论明榜还是暗榜,都给我牢牢控制在手里,绝不能让他们坏了我的事。”

    乔玺领命道:“是,属下这就去办。”

    不得不说,乔玺做事的效率还是很高,对柳湘瑜下达指令也是百分百地执行。

    此时此刻,柳湘瑜正在厨房给君临准备着菜肴,荤素搭配得当,烹饪了九道可口的美味,另外还加了一坛美酒佳酿。

    次日,君临被浓浓的香气给唤醒,在半醒半睡之间摸索到了桌前,抓起酒坛灌了一口酒后,十分享受地睁开了眼睛。

    “好吃,味道不错,”君临狼吞虎咽,不消片刻就完成了光盘,“可惜没有我喜欢吃的东西。”

    君临摸着差点撑爆的肚皮,在房中来回踟蹰,等待着柳湘瑜的到来。然而,柳湘瑜已经离开了湘瑜阁,和乔玺去了一个地方,却没有带上君临。

    “湘瑜怎么还不来?”也不知等了多久,君临的肚子已渐渐恢复了正常,甚至又开始饥饿起来。

    其实,柳湘瑜在把这些美味佳肴拿来的时候,就已经给君临留了一张字条,只是君临还没有看到而已。

    君临想要发现那张字条并不困难,只是他一门心思都放在柳湘瑜的身上,根本就没有去理会那一张微不足道的纸而已。

    “君临师弟,林老让你去一趟储存库,湘瑜字。”虽然只有短短十几个字,却足以说明一切因由。

    君临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苦笑道:“还是老样子,总喜欢不把事情讲清楚。”说罢,便把字条塞进怀中,打开房门向外走去,却正面迎来了一个人——梅笃。

    无论梅笃是特意寻来,还是无意间撞上,此刻的他都带着不加掩饰的怒气。

    只见梅笃身后四位贴身侍卫堵在门口,且其中还有两人将手搭在君临的肩膀上,施展着禁锢之术。

    “四大金刚,不得无礼,”梅笃脸色瞬间一变,笑嘻嘻地打量着君临,“不错,听说你救了湘瑜师妹,本少爷要奖赏你。”

    虽然梅笃让四大金刚不要无礼,但是他们的手并没有收回,反倒随着指尖力度加大,想要捏碎君临的肩骨。

    君临瞥了眼搭在肩头的两只手,不屑道:“又是四大金刚,梅笃师兄的口味还真重。”

    梅笃大笑道:“还是师弟懂我,既然如此,就随本少爷走一趟吧?”

    君临闻言轻哼一笑,道:“要是我不去呢?”

    梅笃的脸上仍就挂在笑容,但眼神却已是变得阴冷至极,道:“你会去的,四大金刚,给师弟好好讲讲……规矩。”

    四大金刚推着君临破门而入,随后又把房门紧闭,从里面传出一声声巨响,还有打破碗盘的嘈杂。

    显然,四大金刚与君临正在动手。虽然动静很大,但是没有用上太强的力量。

    约摸十个呼吸的时间,君临把四大金刚从房中扔了出来,一个个都鼻青脸肿,面目全非地昏死了过去。

    当然,这四大金刚不是之前四个人,而是梅笃重新招募的玄境中期高手。

    “你们是谁?”梅笃被四大金刚的模样吓了一跳,“你们是四大金刚?”

    君临弹了弹肩头的灰尘,从房中走出并合上房门,一脸微笑道:“梅笃师兄好眼力,这都能认出来。”

    梅笃心中大骇,疑问道:“是你干的?”

    君临一步步向梅笃靠近,转着指骨作响,沉声道:“你觉得呢?”

    梅笃连退数步,恐惧道:“你要做什么?”

    君临阴笑道:“给梅笃师兄好好讲讲,至于讲什么,就不用师弟我多说了吧?”

    “你敢?”梅笃的额头渗出颗粒般大小的汗珠,落在木板上掷地有声。

    君临也不多说什么,直接便是一拳砸在梅笃的脑门上,顿时一行鲜红的鼻血流了出来。

    “大胆,你敢打我?”梅笃内心恐慌无比,嘴里却还说着高高在上的话语,“我可是紫木剑神殿的少殿主,你不能打我。”

    君临看到梅笃就有一肚子火气,听了这些话后,更是控制不住自己替天行道的手。

    “不要再打我了,”梅笃没说几句就哭了起来,而且那哭腔还和小孩子一样,带着撒娇之意,“你凭什么打我,凭什么啊?”

    君临刚要出手的拳头被他定格在了空中,心里莫名涌出一股有失颜面的错觉,感觉自己在欺负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孩子。确实,君临看着梅笃那张正在抽泣的脸,实在与那个作恶多端的坏蛋联不上半点关系。

    “太可怕了,我这么会有这种想法呢?”君临松开了拳头,却给梅笃来了记撩阴腿,“凭什么打你?问得好,就凭我替天行道,替那些无辜女人……替天行道。”

    梅笃胯下吃痛,根本来不及捂住就昏到了过去,口吐着白沫,身躯也在无意识地抽搐。

    君临搔了搔头,道:“麻烦大了,不知道我师父能不能唬住紫元子。”

    既然君临敢打梅笃,自然是考虑过后果。不过,君临最大的依仗并不是剑十三林轻衡,而是囚龙之魂小虬。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