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0章 神木宗主柳云天
    柳湘琪会提出这件事,是觉得君临会拒绝自己,完全是因为柳湘瑜。居然如此,何不主动出击,为自己赢得一丝先机呢?

    “君临师弟,你是不是喜欢小瑜?”虽然柳湘琪有这种感觉,但她还是想亲耳听到君临说出答案。

    君临也没有避讳,直接点了点头。

    柳湘琪苦笑一叹,又问道:“那君临师弟可喜欢我?”

    君临没有回答,也就是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柳湘琪对这个结果有些失望,她显然是想要君临一个明确的答案。无论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只有知根知底,才好做出最有效的反击。

    是的,要让柳湘琪就此放弃君临,显然不是她的行事风格。要知道她看上的东西,就一定会不顾一切去得到,纵然不择手段也在所不惜。

    就在此时,日月易已巡逻返回,柳湘琪向正变小身躯的它招了招手,微笑道:“小家伙,到姐姐这里来。”

    姐姐?这称呼听上去好生怪异,但日月易似乎对柳湘琪没有任何的抗拒,在注意到君临的表情后,悄悄地向柳湘琪走去。

    当然,日月易必然是得到了君临的首肯,否则就算它是一体双生有两个胆子,也不敢靠近柳湘琪。

    柳湘琪将日月易抱在怀中,笑问道:“小家伙,你说姐姐长得好看么?”

    日月易害羞地缩了缩脖子,眼睛时不时朝着君临所在的方向望去。

    柳湘琪注意到了魔兽的表情,也不由望了君临一眼,道:“不要看某些人,他的眼睛已瞎。”

    君临闻言皱眉,下意识地向柳湘琪望去,那张在夜色下的容颜似乎比往常多了份柔美,尤其是那抱着小小魔兽的样子,不由得惹人生出怜爱之意。

    微凉的夜色,总是会让人产生一些莫名其妙的想法,正如此刻隔着数丈距离的君临与柳湘琪。

    虽然在这一宿里,他们没有说一句话,但是眼神的交流,纵然是在黑暗的夜色里,也依旧看得一清二楚。

    随着旭日的初升,君临和柳湘琪又重新开始了回宗的旅途。不过,君临却没有背着柳湘琪,而是让她独自乘坐着自己的魔宠。

    “大小姐,你的身体好些没有?”君临在这种不言的场合率先打破了这尴尬气氛。

    柳湘琪微微点头道:“好多了,谢谢君临师弟的关心。”

    君临说道:“再坚持一两日,我们就能回到神木宗了。”

    柳湘琪摸了摸日月易的毛发,苦涩笑道:“君临师弟,我现在不想理你,能不用说话么?”

    君临闻言哑然,看来自己真是得罪了这位大小姐了。不过,他也没有太过在意,等回到神木宗后,在这里发生的一切都将过往云烟。

    然而,君临真的能够忘记与柳湘琪经历过的事情么?

    君临心里很清楚,如果自己和柳湘瑜站在了一起,那么与柳湘琪之间注定有一场争斗,一场见血的争斗。

    想到这些,君临心中隐隐有些愧疚,但也仅仅是存在于瞬间而已。

    忽然,日月易猛然止住了前行的脚步,低吼道:“主上,有人来了,应该是天阶强者。”

    君临顿时骑乘在日月易的背上,手中紧握着囚龙棒,凝重道:“以最快的速度离开,去葬灵冢。”

    可就在日月易转身的同时,柳湘琪却说道:“不用回葬灵冢,来人是我父亲,神木宗的宗主。”

    君临闻言微怔,疑惑道:“是神木宗主?”

    柳湘琪点头道:“对,就是神木宗主,柳云天。”说罢,便又轻轻拍了下日月易的脑袋,道:“小家伙快逃,千万不要被我父亲逮住,会很危险的。”

    君临明白柳湘琪说这话的意思,当下便从魔兽身上跳下,同时还抱着柳湘琪一起,道:“日月易,你先留在这边,我会来找你。”

    日月易二话不说便纵身一跃,以最快的速度远离了这里,因为柳云天的天阶气息的确让它感觉到了危险。

    然而,柳云天赶到这里时,还是看到了日月易的影子。

    “刚才那是一头什么魔兽?”柳云天自带霸道,是一个身穿灰色长袍的中年男人,中等的身材,俊郎的面容上留着一抹胡须,显得格外性感,与柳溪河有七分的相似。

    柳湘琪回答道:“回父亲的话,那是一头赤焰狮,被我们收服为坐骑,护送我们至此。”

    柳云天说道:“那为何又离开了?”

    柳湘琪回答道:“回父亲的话,小小魔兽畏惧父亲的气势,不敢多留。”

    柳云天又望了眼日月易离开的方向,转而又打量了君临一番,道:“你就是那个让我三个子女反目成仇的君临?”

    君临在心里大骂了柳云天好几遍,无语道:“你三个子女反目成仇和我有半毛钱关系,他们真正反目成仇的原因,还不是因为你规定只有一人继承神木宗,剩余两人要被幽禁至死么?”

    柳云天见状轻哼一笑,道:“你在想什么?”

    君临回答道:“回宗主的话,我在想我该怎么回答您的话。”

    柳云天说道:“那你想好怎么回答了吗?”

    君临点头道:“回宗主的话,已经想好了,回答您的话要有礼数。”

    柳云天闻言哈哈大笑,道:“真是有趣的少年,不过我并不喜欢你这种阿谀奉承的人。”

    君临说道:“回宗主的话,是。”

    其实,君临在回答柳云天的问题时,心里早就咒骂了他不下百遍。要不是听到柳湘琪和他说话时,句句都带着回父亲的话,君临还真不会加上那句回宗主的话。

    不过,柳湘琪和柳云天会如此对话,可见他们之间并没有太多的感情可言。

    柳湘琪说道:“请问父亲,您怎么会亲自来这里?”

    柳云天说道:“煌君的魔宠在葬灵冢被杀,为父前来查探,又刚好得知你向你师尊的求救,便顺道来接应下你们。”

    柳湘琪说道:“回父亲,我们正是从葬灵冢返回的,具体事宜,君临师弟比我清楚。”

    君临接声道:“回宗主的话,您所说的煌君魔兽可是一头天阶变异穿山獒?”

    柳云天“哦”的一声,道:“那你可知道是谁杀的?”

    君临点头道:“回宗主的话,杀掉煌君魔宠的乃是葬灵,刚化形不久的葬灵之种。”

    柳云天若有所思道:“葬灵之种化形了么?”

    君临回答道:“回宗主的话,是,葬灵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我和大小姐离开葬灵冢的时候,看到她和一个天阶强者在厮杀。”

    柳云天沉默了片刻,道:“你说的那个天阶强者,应该就是煌君,不知道结果怎么样了?”说罢,便向葬灵冢的方向奔去,把君临和柳湘琪留在了这里,不管不问。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