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7章 我说我喜欢你
    看这小个子的反应,就知道她是一个没有截杀经验,以及为战斗时应该懂得的常识。不然也不会被君临随意一问就给问出了结果。

    只是如此一来,君临顿时就对这个小个子失去了兴趣。

    “十息已过,你考虑得怎么样了?”小个子是个女人,她已经恢复了正常声线,“奉劝你不要为了一个坏女人丢了自己的性命。”

    君临不由瞥了眼远处的柳湘琪,哭笑不得道:“看来大小姐的名声不太好。”

    小个子女人说道:“是的,柳湘琪就是个坏女人,所以你还是识趣点,不要枉送了性命。”

    君临摇头一笑道:“她是不是坏女人我不知道,但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我的命……丢不了。”

    小个子女人冷哼道:“冥顽不灵,自寻死路。”

    在她周身便席卷着阵阵龙卷之风,一杆由碎石堆积而成的长枪盘旋其上。

    君临见状微惊,刚刚失去的兴趣又渐渐衍生而起。

    然而,小个子女人却没有向君临发动攻击,反倒好奇问道:“你是怎么知道我是女子的?”

    君临瞄了眼小个子女人的胸口,有些不好意思道:“因为我听到了。”

    小个子女人疑惑道:“是我说话声音么?”

    君临摇头道:“是你怀里宝贝跳动的声音。”

    小个子女人有些恍然地摸着自己胸口,破口大骂道:“卑鄙无耻下流,大淫贼。”

    君临愕然地望着小个子女人,一脸无辜道:“你是冤枉我了,你自己的宝贝……太大。”

    这句话说到最后时,君临已注意到小个子女人的气势明显有了变化,绝不能轻易招惹。

    是的,这就是女人的肚量,有些话千万不能乱说,而且还绝不能说错。

    君临尴尬地笑了笑,改口道:“其实也不大,我只是猜测而已,并没有亲眼看见,你不要当真。”

    故意的,君临绝对是故意的。

    随着最后一个字符的落下,小个子女人的攻击轰然而至,那杆碎石之枪在龙卷之风的狂袭之下,已逼近了君临的胸口。

    “下流坯子,别以为这样就能乱了我的心境,”小个子女人又重新恢复平静,“现在,你也给我去死吧?”

    君临没有丝毫轻敌,扣着龙之爪牙向来袭的碎石之枪贯击而去,伸长的木之手臂上幻化着一截冻结的断刀,将周遭的气流瞬间冻结。

    “葬地……刀戮。”在君临的声音落定后,双方的攻击已经击撞在一起,激起遍地的尘埃,以及一阵阵连环的声响。

    等到尘埃落定之时,君临手持着囚龙棒一步步向小个子女人走去,此刻的她已被击倒在地,躺在一个半尺深的坑洞中,动弹不得。

    “我不杀你。”君临俯身向小个子女人的面罩探手而起,却又迟迟没有将其掀开。

    小个子女人有气无力道:“你怎么可能有如此力量?”

    当然,这也不是轻敌所造成的结果,只是实力的差距摆在那里,而不自知罢了。

    “算了,还是不要知道你是谁比较好,以免日后见到会很尴尬。”君临缩回了自己的手,但眼睛却很不规矩地乱瞄了一眼。

    小个子女人竭力骂道:“你无耻。”

    君临的老脸微微一红,话题一转道:“你怎么知道我们会走这条路回宗?”

    小个子女人轻哼道:“你最好杀了我,否则我一定会找你报仇。”

    君临笑道:“你就这么想死么?”

    小个子女人说道:“宁死不屈,我宁愿死也不受你这无耻之徒的羞辱。”

    君临无语地翻了个白眼,道:“我怎么羞辱你了,不就是问你……问你怎么知道我会走这条路回宗而已么?”

    小个子女人冷笑道:“你还是杀了我吧,休想从我这里得到半点讯息。”

    君临说道:“就不怕你死了,你的主子会伤心么?”

    小个子女人闻言沉默,但还是什么也没有说。

    君临取出一粒丹药塞进小个子女人嘴里,道:“不想死就好好活着,女人就要有女人的样子,不要乱说一些激怒别人的话。”

    小个子女人没有说话,因为她不是真的想死,说那些话完全是在断绝自己的后路,生怕心中生怯而说了些不还说的话。

    忽然,君临手中的囚龙棒发出一声震荡惊鸣,立马用最快的速度向柳湘琪所在之处赶去。

    然而,等到君临赶到之时,却看到柳湘琪在无聊地挥着剑,并没有任何意外发生。

    “大小姐,出什么事了?”君临还是很礼貌地问了一句,尽管自己已经看到了结果。

    柳湘琪说道:“出什么事,君临师弟你那边已经解决了么?”

    君临点头道:“解决了。”

    其实这只是在明知故问,君临与小个子女人的战斗与对话,柳湘琪都是能看到,甚至是听见的。

    柳湘琪把剑归还给君临,笑道:“君临师弟真听到了么?”

    君临尴尬笑道:“我是骗她的,要是那么容易就听出来,那我就真的是一个无耻之徒了。”

    柳湘琪闻言后不禁想起在流木居时,君临调戏自己的话语,当下脸色微红,微嗔道:“谁知道呢?”

    君临没有就这个问题继续聊下去,背起柳湘琪便继续前行,一步步很是沉稳。

    柳湘琪问道:“君临师弟,你的剑好像不是凡品,却又看不出有什么独特的地方。”

    君临回答道:“只是很普通的剑,与我有些感应而已。”

    柳湘琪自然不会全信君临的话,但她也知道君临不说,定是有他的道理。

    “大小姐,我们的行踪暴露了,接下来的路会更加危险。”君临先给柳湘琪吃下一颗定心丸,“不过大小姐放心,有我在,你死不了。”

    “什么叫死不了啊?”柳湘琪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故意摆出一副生气的样子,“君临师弟,话可不是这么说的。”

    君临苦笑道:“我的意思是说,我会保护大小姐。”

    “以后不要叫我大小姐。”柳湘琪的语气依旧很冷,“直接叫我名字。”

    君临面对这种状况既无语又无奈,不得不说女人的心思很难琢磨,这情绪就跟天气一样,说变就变。

    柳湘琪继续说道:“君临师弟,你不要想太多。”

    君临点头道:“我什么都没有想。”

    柳湘琪露出一抹诡异笑道:“君临师弟,我喜欢你。”

    君临猛然止步,沉默了许久道:“大小姐,你刚才说什么?”

    柳湘琪知道君临这是在拒绝自己,但她却丝毫没有尴尬之意,反倒凑到君临的耳边,轻声道:“我说我喜欢你,君临师弟。”

    君临这次没有停下脚步,而是加快了速度。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