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6章 经验之谈
    虽然这个黑袍人在君临葬地一式的攻击下没有重创,但仍是被强大的冲击力给震退了数十丈之远。

    “你是谁?”君临没有趁胜追击,而是遥遥相望着,语气极冷,“天火教的人?”

    黑袍人没有回答君临的问题,反而震惊道:“这就是你真正的力量么?”

    君临眉头一皱,试探性问道:“你认识我?”

    黑袍人不再说话,再次挥舞着手中大刀,做出一个投掷的姿势,随之一股强大的火焰之力从其体内蹿腾而出,缠绕在大刀之上。

    “何必管认不认识,此招过后,你就是一个死人。”此刻,那柄大刀已脱离了黑袍人的手,以流星坠陨之势向君临奔袭而杀,“狂刀烈焰……陨星坠。”

    只见大刀所经之处皆是烈焰滚滚,地面上也裂开了一条半丈深的沟壑,一块块岩泥尽碎,将所有的气势都凝聚在刀尖之上。

    君临见状沉凝,面对如此攻击也不敢托大,取出另外半截囚龙棒紧握在手,在大刀逼近的瞬间挥挡而击。

    旋即,便听到蹭的一声,那是金属的撞击之音,万分惊耳。同时,一条巨大的火焰之柱席卷着周遭数丈的范围,烧在了君临的身上。

    “这次你不会再有那么好的运气了,”黑袍人收起手中的姿势,负手而立甚是自傲,“待火焰熄灭后,除了神木令,一切都是灰烬。”

    然而,就在黑袍人刚说完这句话时,一层冰晶从火焰柱内部蔓延而开,将火焰彻底冻结后,又再次破裂碎地,君临持着半截囚龙棒从中慢吞吞地走出,眼中尽是杀伐之意。

    “这就是你说的灰烬么?”君临猛然止住脚步,手中的囚龙棒已被他投掷而去,其动作与黑袍人如出一辙,只不过一个是刀上燃焰,一个是棒面结冰。

    “还是让我教教你什么是灰烬,”君临这是用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不对,应该是冰渣。”

    黑袍人见状微惊,以他的反应本是可以用火焰之力对抗的,但是他想要亲身体验下君临的冰寒之力,居然只是用刀护在胸前,以防囚龙棒的贯击。

    同样是很清脆的声音,但是囚龙棒却将黑袍的大刀撞得皲裂。同时同步,一层冰晶覆盖其上,把黑袍人周遭半丈尽数冻结。

    接下来,似乎只要君临舞着囚龙棒挥砸而下,黑袍人就会随着冰块的破碎而虚无成渣。

    然而,黑袍人的实力却也非同小可,还不等君临有多余的动作,一道火焰之柱从地底喷涌而出,足足扩散了数丈之宽。

    正当君临伸长着木之手臂再次挥棒砸去之际,黑袍人却没有正面对抗,负伤而逃。

    君临没有去追击,将囚龙棒抗在肩头,傲然地轻哼一声后,纵身向柳湘琪所在之地奔回。

    此时此刻,柳湘琪已然醒了过来,正盘膝坐在原地等待着君临的返回。

    “君临师弟,回来了。”柳湘琪喜出望外,想要起身迎接,可刚站起不久又猛然瘫倒而下,身体依旧疲惫不堪。

    君临将瘫倒的柳湘琪扶住,淡然笑道:“回来了。”说罢,便将柳湘琪驮负在背,拔起倒插在地的剑往腰间一别,继续上路。

    柳湘琪问道:“不歇会么?”

    君临摇头道:“不用,路上一样可以歇息。”

    柳湘琪没有继续再问,只是静静地把头靠在君临的肩膀上,脸上露出安心的笑容。

    “大小姐,你需要歇息么?”君临停下脚步,“那我们就在这里歇息会。”

    柳湘琪急忙阻止君临,道:“不要,就这样走着,挺好的。”

    君临迈着刚停下的脚步,道:“在这回宗的路上,想杀我们的人应该还有。”

    柳湘琪微微点头道:“那君临师弟……你会保护我,对吗?”

    君临也很郑重点了点头,道:“大小姐放心,我会让你毫发无损回到神木宗。”

    柳湘琪笑道:“我相信,君临师弟对这种遭人截杀的事应该很有经验吧?”

    君临有些惊讶地问道:“大小姐为什么会这么认为?”

    柳湘琪说道:“我听到你和那个杀手的对话,很有经验。”

    君临尴尬笑道:“好像是这样,不能还没有开打就弱了气势。”

    柳湘琪点点头道:“气势很重要,只是君临师弟……你可以有自己的特色,不要生搬硬套别人的话。”

    君临不解问道:“为什么?”

    柳湘琪笑道:“因为……那些话听上去,让人觉得有些傻。”

    君临顿时无言以对,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因为他根本就想不出更好的语句来表示自己的气势。

    柳湘琪继续说道:“尽可能霸气些,越是说些别人听不懂的话,就越是深不可测。”

    君临眉头微皱,但最后也不由得点了点头。

    在走过一道隘口后,君临和柳湘琪两人又来到了一片草木皆兵之地,风声鹤唳。

    “君临师弟,机会来了。”柳湘琪随着君临的脚步停下,不由自主向四处望了数眼。

    君临无奈地摇了摇头,苦叹道:“那我就试试。”说罢,便将柳湘琪放在一侧,并拔出别在腰间的剑递给了她,继续道:“留着防身,如果有情况就挥剑。”

    柳湘琪接过君临的剑,笑道:“好好表现,强者要有强者的气势。”

    君临走到区域当中,将半截囚龙棒立于地面,双手交叉而按,道:“我给你们十息的时间。”

    君临的话自然唬不到任何人,而且这恐吓的话似乎只有前半句,谁又能明白是在说什么呢?

    果然,十个呼吸的时间过去,此地仍只有君临一人,并没有谁搭理他,就好像没有人在此地潜伏一样。

    “我给过你机会,”君临的气势很足,抬手便是一招葬地式攻击而去,“是你自己愚蠢,怨不得我。”

    君临攻击的位置正是截杀者潜伏的地方,被厚厚的一层草木覆盖,对方也隐藏得极好。然而,越是这样的地方,就越是容易引起别人的怀疑。

    只见一道人影从中飞跃而出,落在君临的跟前,问道:“你怎会知道我藏在此处?”

    君临的表情依旧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道:“你可以认为是我聪明,或者是你自己太蠢。”

    这依旧是一个身穿黑袍衣的人,只不过个头却比之前那个小了许多,手里的兵器是一双附有羽刃的掌套。

    “你的话很多,让我很不喜。”这个小个子黑袍人一步步向君临走近,“我只要那个女人和你身上的神木令,至于你……我也给你十息的时间。”

    君临有些意外地盯着面前的黑袍人,问道:“你是女人?”

    “你是怎么知道的?”虽然这个小个子黑袍人改变了声线,但却没有去隐藏她走路的姿态。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