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5章 葬地……刀戮
    昏黑的夜里,强者交手时散发出的光芒,照亮了正在攀爬瀑布的男女。

    虽然柳湘琪身上的汗珠如同雨下,但是浸透在瀑布之水中,从外表看不出半点异常。

    “大小姐,那道光是怎么回事?”君临的眼睛被耀得猛然一闭。

    柳湘琪也是如此,停下攀爬的身躯,摇头道:“不知道,应该是有人在打架吧?”

    从这里到葬灵冢的距离足有十数里之远,没想到还能清楚地看到少女葬灵与涂煌战斗时的光芒,这天阶强者一击还真是恐怖如斯。

    这也就是说,在魔兽集结之地的魔兽,以及那些埋伏其地的人,也知道了绝壁深渊下正有一场惊天动地之战。尽管只出现在刹那,但依旧让那些人与魔兽不敢踏入一步。

    忽然,就在柳湘琪攀爬到瀑布中段时,水流的冲击力猛然加剧,裂断了绑住君临与柳湘琪的那条丝带。随之,君临便下落而坠,不过幸好被柳湘琪一手抓住了其臂,这才不至于被瀑布冲走。

    只是如此一来,柳湘琪所受到冲击力成倍增长,痛苦的表情也渐显脸上。

    “君临师弟,你抓稳了,”柳湘琪使劲将君临往上拽,“我这就拉你上来。”

    君临却摇头道:“大小姐,其实你没必要救我的。”

    柳湘琪低喝道:“你认为本小姐救不了你?”

    然而,这样一个姿势,却让君临真正地一览无遗,紧贴在身的湿衣犹如无物,一饱眼福。

    “君临师弟,你还需要多久能恢复?”柳湘琪没有将君临拉回,依旧还是那个姿势悬吊着。

    君临回答道:“一两个时辰之后。”

    柳湘琪说道:“那好,就再等一两个时辰,到那时君临师弟自己爬上来,否则本小姐就把你扔下去。”

    君临微微笑道:“谢谢大小姐,我一定带你回宗门。”

    柳湘琪没有再说话,因为她已没有多余的气力去说一句话。

    一个时辰的时间说长不长,只是对柳湘琪来说,却犹如走在黄泉路奈何桥上一般,脑海中不由闪过半生的经历。

    此时此刻,柳湘琪紧拽锁链的手都已经磨破了皮,再强的恢复力也止不住鲜血的欲滴。

    忽然,柳湘琪的手莫名一松,透支的体力已经撑不起两个人的重量,那只破皮的手磨着锁链一直下滑,鲜血混在瀑布之水里也依稀能看到淡红色的印迹。

    与此同时,君临的身体已能动弹,祭出囚龙棒便是插在瀑布后的岩石下,且顺势将柳湘琪抱在了怀中。

    “大小姐,接下来你就好好休息,”君临搂着柔如无骨的娇躯,“现在,我们回神木宗。”

    柳湘琪彻底瘫软在君临怀中,闭上眼睛微笑地点了点头。

    君临借下坠之势落地,且待到距地面仅半丈时,囚龙棒猛然插于地面并迅速伸长,一直把君临和柳湘琪送到了瀑布之顶端。

    只是囚龙棒变成图腾柱的那个瞬间,却被某些强者所看见,也同样被那些人所觊觎。

    君临自然也知道这点,但他并不畏惧,背起柳湘琪踏在逆流的河道上飞驰而行。

    由于水势的湍急,纵然君临的速度再快,也依旧备受阻碍,甚至是寸步难行。

    “这河流从何处过来的?”君临看着这片犹如汪洋般的水流,不由心中生疑。

    柳湘琪趴在君临的后背,细语道:“还记得我们初次见面的那条溪河么?”

    君临转首瞥了眼还闭着眼睛休息的柳湘琪,点头笑道:“记得,那时的你和此刻的大小姐,判若两人。”

    柳湘琪说道:“那君临师弟喜欢那时的我,还是此刻的大小姐?”

    君临闻言哑然,若真要选的话,那定是此刻的大小姐。

    随着天色渐白,君临背着柳湘琪已经在逆流之河上奔袭了半宿,此时此刻,终于上了岸。

    这是一条回神木宗的必经之路,在一个岔道口,遍地岩石草木覆盖的地方,一群鸟鸦惊起,爬虫四蹿。君临警惕地望着四周,慢下了前行的步伐,半截囚龙棒也紧握在手。

    不过这半截囚龙棒不再是棍棒模样,而是化着剑柄长短,棒上龙头的口中吐出一柄修长的黑麟剑刃,那是在囚龙岛时吞掉的黑麟剑碎片。

    “出来吧。”君临大吼了一声,手中之剑横劈草地隐匿之处。

    剑气过处,草木尽断,岩石皆碎,一道人影从中飞跃而起,落在了君临一丈远处。

    “你是来杀我们的?”君临望着把容貌藏在黑袍下的人,语气阴冷道。

    “你们必须要死。”黑袍人的声音没有任何情感。

    君临冷哼一笑,道:“难道就不想要神木令了么?”

    黑袍人说道:“要,杀了你们,我自己会拿。”

    君临将柳湘琪放至一块岩石下,将手中剑插在其旁,结下一道结界而护。

    “那你就试试。”君临说这句话时,没有望向黑袍人。

    黑袍人先行动手,一柄燃着火焰的大刀纵天而劈,一道巨大刀影直逼君临而至。

    君临不敢闪避,唯恐身后的柳湘琪会受其害,当下便扣着龙之爪牙,一道木之龙鳞覆盖掌心,以肉掌硬抗刀芒。

    虽然君临脚下的地面被刀光劈裂,但是君临却没有受到半点损伤。随后,君临的龙之爪牙紧紧一握,刀光瞬间瓦解,两人间的距离也从一丈变成了零距离接触。

    “狂刀烈焰……纵杀八方。”黑袍人口中低喝,挥舞着手中大刀跳跃纵劈,趁着君临无法闪避之际而狂击。

    君临见状神色微凝,猛然拉开一定的距离,双臂幻化成木,一层冰晶覆盖其上,以十字交错的姿势而挡。

    这一刀的威力似乎超出了玄境的范围,让君临不得不借助极阳龙炎之力。

    不过,君临并没有将极阳龙炎外放,而是借助龙炎之力加快了血液的流速,提升了身体的速度与力度。

    君临在接下黑袍人的杀招后,急忙引其远离了柳湘琪所在之地。

    “狂刀烈焰……屠戮天下。”黑袍人追在君临身后,劈出更凶猛的一刀。

    然而,君临的速度极快,瞬间偏移了半丈的位置,正面对着黑袍人,拉长的木臂扣着龙之爪牙朝其胸口贯击而去。

    “葬地……刀戮。”随着君临的声音落下,龙之爪牙最后化作一柄断刀而刺,似有些开膛破肚之意。

    其实,这招是君临新想的招式,其名也是根据黑袍人的攻击而定,至于葬地乃是与日天相对,以显示威力之强。

    然而,君临对这招的掌控还不是那般熟练,再加上黑袍人的防御不弱,君临对其造成的伤害并不严重。

    黑袍人覆裹在身的火焰忽明忽暗,像是随时会熄灭一般。那是受到了极阴之木克制的缘故。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