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4章 不要乱动
    柳湘琪在不断失血后,脸色变得异常苍白。不过有乾木十三祭的生机修复,柳湘琪才没有因为失血过多而瘫倒不起。随着地藏花种被慢慢吸收,柳湘琪的气血也逐渐弥补了回来,红光满面。

    与此同时,君临在灵植之根的滋润下,也渐渐能够动弹几分,拔起压着手掌之下的草叶便放进了嘴里。

    尽管葬灵冢的灵植比起囚龙岛的要差一点,但对君临来说却是难得的宝物。他不但嘴中嚼着,还成批的草叶和种子往囚龙空间里堆积。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夜幕已渐渐拉开。

    柳湘琪从寻种的过程中苏醒了过来,抬头望了眼天边闪烁的星辰,不由笑道:“比想象中的速度要快一些。”说罢,便一眼望见正躺倒在地的君临,后又看到其周边草叶杂乱,满脸地困惑。

    怎么这遍地的草叶像被牛给啃了一样呢?

    柳湘琪起身向君临走去,轻声问道:“君临师弟,你这是怎么了?”

    君临缓缓睁眼,苦笑道:“我受伤了,无奈之下,就吃了些草。”

    “吃草?”柳湘琪无语地笑了笑,“那君临师弟吃草可有用?”

    君临艰难摇头道:“没有用,到现在都还动弹不得。”

    柳湘琪取出一缕丹药塞进君临嘴里,并用双手轻按在其腹部,输出一道道灵木之力。

    君临说道:“其实我无大碍,只是筋骨有些疲惫,歇息一宿便好。”

    柳湘琪却抬头望了眼绝壁之上,摇头道:“没时间了,我们要赶紧离开。”说罢,便松开贴着君临腹部的手,一把抓住其手将之背在身后,继续道:“我背你。”

    君临被柳湘琪的举动所惊,本想说些什么,但在看到其一脸严肃的模样,又把话给吞回了肚里。

    柳湘琪说道:“君临师弟,我们趁夜色离开,从瀑布之路回去。”

    此时此刻,柳湘琪的速度不由加快了些许,草上飞驰。不消一顿饭的时间,便达到了瀑布的脚下,逆流而上。

    君临仰首望着瀑布之上,问道:“大小姐,你是要背着我攀爬瀑布吗?”

    柳湘琪苦笑道:“要不然还能怎么办?”

    只是这落入在地的瀑布之音甚是激烈,想要逆流上爬几乎是件不可能的事情。

    “君临师弟,你准备好了么?”柳湘琪解下腰间丝带将自己和君临捆绑在一起,“我要上了。”

    君临闻言点了点头,他实在没想到柳湘琪会如此果断,竟没有丝毫畏惧。

    柳湘琪站在瀑布底下,顿时被湍急的水流淋湿了衣裳和秀发,让诱人的身子在君临眼下一览无遗。

    “君临师弟,眼睛不要乱看,”柳湘琪已开始上爬,“身体也不要乱动,会影响我的。”

    虽然这话说的很隐秘,但这个年纪的君临却已是明白其中的深意。

    不过,柳湘琪面对强大的瀑布之力,先是取出一根锁链穿插在瀑布后的岩石里,而后一步步往上攀爬。

    “君临师弟,你不要乱动,”柳湘琪的速度突然一缓,“也……也不要胡思乱想。”

    君临尴尬地笑了笑,一时无言以对。他突然有些好奇起来,自己有强大的肉身之力能够抗防瀑布的冲击,但柳湘琪一介女流在如此冲击之下,也能安然无事。

    “君临师弟,你不要乱看。”柳湘琪很无奈地摇头一笑。

    其实,君临并不是要偷窥柳湘琪的身子,而是想看看这软弱的身体怎能抗击这般冲击。

    柳湘琪似乎知道君临的用意,便解答道:“别看我表面无事,其实我的身体正疼痛无比,只是恢复力相对强些,看不出异状。”

    君临闻言一怔,原来柳湘琪是忍住疼痛背着自己攀爬瀑布,不觉间对这个女子肃然起敬。

    “君临师弟,你在做什么?”柳湘琪正在上爬的身子猛然一滞。

    君临老脸一红,尴尬之意更甚,道:“我……我不是故意的。”

    柳湘琪好气不气道:“那就忍住些,马上就爬到顶了。”

    然而,他们在瀑布上攀爬的距离却仅有数丈而已。

    君临望着柳湘琪,心中不由叹道:“真是难为她了。”

    与此同时,葬灵冢的草地上正站在一个中年男子,一脸震怒地望着四周,直到目光定格在那个被火焰焚烧过的洞穴里。

    然而,此男子并没有向那个洞穴走去,而是一步步走到葬灵冢的中央,所过之处尽是草叶垂首。

    “你果然还是来了,涂煌。”少女葬灵没现身,只是让那些垂首微微抬头。

    涂煌目光如炬,冷哼道:“你就是那颗葬灵木种?”

    少女葬灵的身影已从草地中升起,但她的脸上却抹上了一帘墨绿轻纱。

    涂煌继续道:“没想到你不但没死,反而幻化了人形。”

    少女葬灵说道:“拜你所赐,拜你的那条狗所赐。”

    涂煌杀机顿起,低喝道:“我的魔宠是你杀的?”

    少女葬灵摇头道:“是它自己找死,怨不得别人。”

    涂煌之所以会这般认为,是因为他从少女葬灵的身上感受到了变异穿山獒的气息。只是为什么在变异穿山獒的洞穴里会有浓烈的火焰之力,而且还有一种令人不觉臣服之感。

    涂煌心存疑虑,问道:“为什么会有如此强烈的火焰之力,到底是谁帮助了你,谁会帮你?”

    少女葬灵说道:“只许有人帮你,就不能有人助我么?”

    涂煌不再说话,而是将手一探,一只巨大手掌从天而降,直逼少女葬灵的天灵盖而下。

    少女葬灵抬头而望,只是轻轻一指上顶,便将强大的天阶强者一招击退。

    昏黑的夜色里,在涂煌与少女葬灵的举手抬指间,仿若一轮明月闪着刺眼之光。

    虽然这只是试探性的攻击,但涂煌却也试出了少女葬灵此时的力量,绝不会逊色于自己。

    如果真要动手激战的话,在这葬灵冢的地盘上,恐怕涂煌在少女葬灵手中讨不了任何好处。

    “请回吧,”少女葬灵将抬起的手指收回,“你不适合待在这里。”

    “将我的魔宠尸体归还给我。”涂煌来这里的目的主要还是变异穿山獒的尸体。

    少女葬灵微微摇头道:“不在我这里,你还是请回吧。”

    要知道变,异穿山獒是头可以借种化形的天阶魔兽,可见其身上必然有些秘密,更何况那坚固的甲壳就是难得的宝物。

    涂煌见少女葬灵执意不归还,当下也无可奈何,只好撂下一句话后的威胁语,道:“来日再向你讨回,本皇要连本带利地拿回来。”

    少女葬灵怎会听不出涂煌的言下之意,但她仍旧是抬着纤手道:“请回吧。”

    一连三请,渐渐也让少女葬灵的语气变得阴冷起来,遍地的草叶犹如一柄柄利剑,齐齐対指着涂煌。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