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3章 少女名唤葬灵
    借东西不还,借什么东西?

    在那一口囚龙吐息喷出的瞬间,变异穿山獒就已是明白了君临的用意。

    那个人类是想要杀它啊。

    眼看着熊熊烈焰焚熔着洞中碎岩,化作滚滚岩浆向变异穿山獒所在之处咆哮袭杀,没有半点留情之意。

    不过,变异穿山獒的甲壳防御强悍,竟在极阳龙炎的焚灼之下保存了下来。

    其实,变异穿山獒的甲壳会有如此防御,其原因乃穿山獒是头土之岩石属性的魔兽,长期待在此处吞食绝壁之岩,让甲壳慢慢得到进化,与绝壁一般坚固。

    是的,如果换作其他的岩洞,在天阶力量的极阳龙炎焚烧下,恐怕早就变成一滩岩浆之水了。

    “该死,这是什么火焰,竟可伤到本王?”变异穿山獒把身躯藏在甲壳里,左右闪避极阳龙炎的攻击,却又不敢离开其半丈范围的距离。

    如此一来,就为君临攻击变异穿山獒提供了有利的条件,完全就是一个活生生的靶子,只管攻击就好,无须防御。

    只见君临全身被烈焰覆裹,一条龙骨之尾上燃着一轮螺旋焰四处鞭策着洞穴,到处蔓延着熊熊之焰,其温攀升到了一个极致高温,让洞穴不远处的草叶都隐隐有些枯萎的迹象。

    与此同时,君临的双手变成幽冥鬼爪,雷霆在指尖肆意,向变异穿山獒狠狠贯击而去。

    螺旋焰、幽冥鬼爪、惊雷指,三大日天招式齐下,终于把变异穿山獒的甲壳轰出了一道裂痕。

    此时此刻,变异穿山獒仅是施展了防御,仍然丝毫没有进攻的意向。

    “不行,本王不能功亏一篑,否则还没有被人类杀死,就先自己被反噬而亡。”变异穿山獒看向君临的眼神满是愤怒,恨不得将其撕成碎片而食。它想要逃跑或者攻击君临,但想到自己还处在衰变期,又不敢轻举妄动。

    到了如此地步,这头变异穿山獒居然还不还手攻击,可谓是迂腐至极,从一开始就没有给自己想好退路。

    然而,君临看向变异穿山獒的眼神却是满腔的兴奋,带着浓浓的嗜血之意,手中的攻击一招猛过一招。

    最终,堂堂天阶魔兽在君临的猛烈攻击下被打碎了防御甲壳,一指就被掏出了体内魔核,燃尽灵魂而死。

    君临在灭杀掉变异穿山甲后,一道十分威严的声音在洞穴中荡起,同样还在其血肉上凝出了一道虚影。

    “何人杀我魔宠?”只是那道虚影刚凝实一些,便被君临甩着龙骨之尾给砸得烟消云散。

    此刻,君临仍还处在厮杀的兴奋之中,没有一点想要停下的意思,到处鞭砸着这个洞穴,吐出一口气息十足的囚龙之焰。

    显然,君临已经不受自己的意识控制,陷进了失去自我的疯狂里。

    变异穿山獒之所以会出现衰变期,那是因为它正在炼化一颗种子。如果变异穿山獒将这颗种子炼化成功后,便可化身为人。

    小虬自然也发觉了这颗种子的存在,这也就是他要灭杀变异穿山獒的真正原因。

    君临从变异穿山獒的腹内取出了一粒闪闪发光的种子,其实也是一颗果子,鲜红之色,拳头般大小,有些像婴孩模样。

    随后,这颗果子从君临的掌中弹跳而出,化作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而立,同时输出一道灵木之力贯进君临眉心,顿时便见君临身上的火焰渐渐熄灭,眼中的嗜血之意平缓了下来,被开启的九龙封印也慢慢闭合。

    “谢谢你救了我,但是我解决不掉你体内的麻烦,只好暂时帮你恢复意识。”这个少女一身红衣裹身,好像不是人间该有的凡物。

    确实如此,这少女乃是葬灵冢的灵木之力凝结而成的果实,是在吸收变异穿山獒的力量后幻化成的人形。这也就是说,这头天阶魔兽血肉里蕴含的力量尽数被这颗果子吸收,已不剩半点。

    君临缓缓转醒,望着眼前少女时,不由问道:“你是谁,叫什么名字?”

    少女淡然微笑道:“我的名字……你就叫我葬灵好了。”

    君临摇摇头道:“这名字不好听。”

    少女闻言后却没有说话,而是一步步向洞穴外走去。

    “君临小子,快点把那个女人给杀了,她是一棵化形的灵植,比这头天阶魔兽珍贵百倍不止。”小虬十分焦急地诱惑着君临。

    然而,君临望着少女的背影许久,直到对方彻底消失,道:“她看上去和小静一般大,让我没法下手,何况她还救过我。”

    小虬恼羞成怒,想要再次影响君临的意识,却不料弄巧成拙,让君临不堪重负的身体彻底拖垮,最后连站起的力气都施展不出。

    以目前君临的肉身力量,想要承受天阶境界的力量,的确是有些勉强。纵然有囚龙九变之骨血篇的加持,也仍然支撑不了太长的时间。

    不过,君临还是一步步迈回到了柳湘琪身边的不远处,然后彻底瘫倒在了草地上,除了意识还清醒之外,其他一概都在沉睡之中。

    “那女人是谁?”君临躺在草地上望着天空问小虬,“真的是化形的灵植么?”

    小虬的怒气还未平息,轻哼道:“本神还会骗你不成?”

    君临苦笑道:“不会,我只是很好奇,一个化形的灵植,她的力量应该超越了天阶,你让我杀她,不就是叫我去送死么?”

    小虬怒气骂道:“让你送死,对本神有什么好处?”

    君临笑而不语,闭上眼睛调养着自身伤势,任由小虬在囚龙空间咆哮式的谩骂。

    与此同时,柳湘琪寻找地藏花种已到了紧要关头,成功就在此举。

    虽然从表面上看去,柳湘琪一切正常,但是她的鲜血已经渗进了地底,与地藏花种紧紧联系在了一起。接下来的时间里,柳湘琪只要用自己的鲜血浇灌那颗种子,让其顺着鲜血流出的轨道一点点被吸收。

    不过,就在此时此刻,他们却不知道有更大的危险正在慢慢接近,明枪暗箭,已是如鲠在喉。

    被君临所杀的那头变异穿山獒是一位天阶境界强者的魔宠,此刻他正急匆匆赶往葬灵冢之地而来,准备一探究竟。

    与此同时,在魔兽集结之地,魔兽纷起暴乱之际,一个黑袍人正在给几个蒙面人下达命令,让他们潜进断魂碑的范围内,见到活人便格杀勿论,而且还要带着尸体去复命。

    只是这些蒙面人怎么也想不到,君临和柳湘琪会从绝壁深渊攀爬而下,因为他们不知道深渊底下有怎样的存在,更不相信会有人敢攀爬绝壁,而且从渊底存活了下来。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