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2章 葬灵冢
    万丈深渊的往下攀爬,耗费的不是时间,而是君临的心神和图腾之力。

    本以为深渊底下会是一片狼藉的残骸,但没想到非但不是如此,反倒别有一番雅致。

    其实,君临和柳湘瑜所降落的地方并不是深渊之底,而是耸立于绝壁半腰的一方高台之地,就像是一座连绵的山脉上的两座高低不同的山峰。

    只是,这方高台之地仅有绝壁区域面积的十分之一,到处都是绿茵匆匆的芳草,鸟语花香,仿若世外桃源。

    君临将柳湘琪就地放下,望着这番景象不禁露出一丝喜悦,道:“真是个好地方,在那边还有一帘瀑布。”

    柳湘琪顺着君临所指方向望去,笑道:“那帘瀑布就是我们回神木宗的路,到时还得辛苦君临师弟了。”

    君临眉头微皱,反问道:“大小姐是说,我们还要从那帘瀑布中爬上去?”

    柳湘琪笑而不语地点了点头,迈开步伐一步步向这处高台之地的中央走去。

    君临跟在柳湘琪身后,刚踏步迈前时便又停下了脚步,弯腰摘下其中一片草叶,神色瞬间变得凝重万分。

    柳湘琪似乎有所感应一般,转身望了眼君临手中的草叶,道:“君临是发现什么了么?”

    君临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大小姐为什么会来魔兽集结之地,还非要冒着生命之危到这里来?”

    柳湘琪嫣然一笑,没有任何隐瞒,道:“这里有我需要的灵木种子——地藏花种。”

    君临闻言一怔,惊疑道:“地藏花种?那怎么说,大小姐是故意要走这条路的?”

    柳湘琪看出君临有些恼意,便返步向君临走去,道:“是,不过我没有骗你,这条路是我们唯一的活路。”

    君临无奈摇头,自认倒霉,怨不得别人,是他自己跑来救人的,人家柳湘琪不过是顺手利用了一下而已。

    柳湘琪继续解释道:“这几日就是地藏花种开花的时刻,我和方芹师姐祭奠姨娘后,就来到了魔兽集结之地,但是途中出现了意外,有人引起了魔兽的骚乱,暴露我们的位置。”

    君临说道:“你认为有人想杀你?”

    柳湘琪点头道:“我怀疑神木宗有其他宗门的细作。”

    虽然神木宗的弟子会滴血辨忠奸,但是对那些被安排进来的细作而言,哪个没有一些手段来避开探查呢?

    君临不由担心起柳湘瑜,莫名有种越来越强烈的感觉,怀疑柳溪河就是布置断魂谷袭杀的幕后黑手。

    柳湘琪又继续道:“君临师弟,你知道葬灵冢么?”

    君临摇了摇头,出身在囚龙岛的他,对岛外世界的认识还尚不如一个孩童。

    柳湘琪指了指四周,笑道:“我们脚下踩的……就是葬灵冢的一条支脉,葬着无数灵植之种,用无数魔兽血肉浇灌而生,吸天地阴阳之气而生。”

    君临闻言惊骇,没想到这世外桃源般的地方竟有如此邪恶的以免。

    柳湘琪偷瞄了眼君临的神色,不由掩笑道:“君临师弟,我要寻找地藏花种,你注意安全。”

    君临点了点头,此刻的他对这个地方已然产生了一丝兴趣。

    柳湘琪寻找地藏花种的方式很特别,是用自己的鲜血为引,滴着这片草地上,去感受地藏花种的共鸣。

    “这女人的图腾是地藏花,可惜天赋不怎么好,”小虬一语就道破了玄机,“以本神推断,她是想利用地藏花种的力量,把橙色图腾提升到红色图腾。”

    确实,柳湘琪此番就是想借助地藏花种来提高修炼天赋,好让乾木十三祭更上一层楼。

    “君临小子,你快去寻一些好的花木之种,移植到囚龙空间来。”小虬说道。

    其实就算小虬不说,君临也有这个想法。

    然而,事情却不如所想那般顺利。就在君临将几株幼苗连根带土装进囚龙空间后,忽然就刮起了一阵狂风,还有如同雷鸣的惊响之音。

    “真是运气啊,”小虬在囚龙空间疯狂扫摆着龙尾,甚是激动,“这里果然有一头天阶魔兽,而且还处在衰变期。”

    君临闻言微怔,疑惑道:“衰变期的天阶魔兽,这是什么情况?”

    小虬没有解释,而是自说自话道:“我们把这头天阶魔兽给灭了,我只要它的魔兽晶核,其他的全部都给你。”

    君临稍微想了想,没有丝毫犹豫就拒绝道:“不要,我是来救人的,以后有机会再过来。”

    小虬讽笑道:“晚了,你已经被那头天阶魔兽给盯上了,还想救人?”

    原来,那阵狂风是天阶魔兽喷吐的气息,那几声雷鸣惊响是愤怒的咆哮。

    君临往四周扫视了一眼,道:“为了不影响大小姐寻种,那我们就主动出击,正好让我体验一下,天阶强者的力量。”说罢,便朝着狂风袭来的方向奔袭而去,烈焰一点点在身上燃起,龙骨之尾拖在地面上成就了一条天火大道。

    想要击败天阶魔兽,君临就必须开启第七道乃至第八道九龙天宫的封印,只是如此一来,君临的身躯就可能被小虬所影响而失去理智,甚至是打开最后一道封印而释放去龙魂,被夺舍而死。

    不过,小虬却没有趁人之危,而是老老实实为君临提供着极阳龙炎之力,直奔天阶魔兽的老巢而去。

    果然,这头天阶处在衰变期,虽然还有天阶魔兽的力量和气息,但是无法动用全部的力量来战斗,甚至还无法离开所在的洞穴。

    这头天阶魔兽是穿山甲和獒犬的结合变异体,不但有坚硬的防御外壳,还有强大的攻击速度和爆发力。

    穿山獒的洞穴是一条贯通两处的通道,一处在万丈绝壁上,另外一头却在高台的峭壁之上。

    “能在绝壁上凿出这么长的一条通道,可见这头变异兽的攻击不是一般的强。”君临的脸色有些沉凝,走在洞穴里不敢有丝毫大意。

    “人类,是谁允许你进来的?”穿山獒的声音很有气势,一点也听不出衰变的意思。

    君临回答道:“我是来向你讨债的,你不允许也没用。”

    “我可不记得本王欠过你什么?”穿山獒会如此客气与君临交流,完全是因为此刻的君临有资格说这些话,而且极阳龙炎释放出的能量让它莫名地畏惧。

    君临感受着源源不断的力量从囚龙空间提供而来,忍不住在岩壁上扣了一记龙之爪牙,随后五指全部插入岩石中,抠下了一块碎石。

    “真不好意思,我说错了,我不是来讨债的,我是来借东西的。”此时此刻,君临脑海中已没有任何想法,只留下一个杀戮的念头,“但我是不会还的。”

    话语落时,一口囚龙的吐息便从君临嘴里喷出,化作一条狰狞巨龙席卷着整个洞穴而去。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