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0章 男女授受不亲
    虽然君临的意识变得模糊,但他并没有因为而倒下,在几个蹒跚跌步后,便又重新站稳,背着柳湘琪慢慢离去。

    “还真会消耗灵魂,”君临晃了晃脑袋,自言自语道,“看来大意不得。”

    其实绝壁的范围并没有多大,约摸百丈左右,但此刻在君临的眼里却变得一望无垠,望不到边际一样。

    确实,以君临目前的速度,尚不比蚂蚁快多少。

    “这么会这样?”君临可谓是卯足了劲,“难道是幻境?”

    小虬在囚龙空间懒洋洋地躺着,幸灾乐祸道:“小子,如果你求我,我就帮你度过这关。”

    君临想也没想,便脱口而出道:“那好,我求你,快帮帮我们。”

    小虬哑口半晌,很不情愿地加持了一道灵魂之力,让君临的动作恢复了正常。

    片刻之后,君临背着柳湘琪就到了绝壁的边缘。然而,君临却走错了方向,只须再往前踏一步,便就是万丈深渊。

    “这是什么情况?”君临见状不由大惊,猛然退后了数步,“难道真是幻境?”

    小虬讽笑道:“狗屁幻境,是你小子走错了方向,真愚蠢。”

    君临尴尬道:“那你怎么不提醒我?”

    小虬冷笑道:“真把本神当成你的魔宠,说使唤就使唤么?我可不是那只愚蠢的小老鼠。”

    君临笑而不语,很自然把柳湘琪从后背放下,取出一粒丹药塞进了她的嘴里。

    在这绝壁的边缘,灵魂的消耗最弱,以君临目前的力量支撑数日绝对不成问题,但柳湘琪的情况却不乐观,容不得半点拖延。

    柳湘琪在服下这粒丹药后,气色不禁红润了许多,随后缓缓睁开了眼睛,望着君临道:“你怎么过来了?”

    君临说道:“过来救你。”

    柳湘琪苦笑道:“是方芹师姐通知你来的吧,她的情况还好么?”

    君临无奈地摇头道:“方芹师姐她已经死了。”

    柳湘琪轻声一叹,露出极苦的笑容,低着脑袋许久都没有说话。

    君临没有说什么安慰的话,反而问道:“大小姐,你把状态养好些,一个时辰后我带你出去。”

    柳湘琪点了点头,施展着乾木十三祭,滋养着自己虚弱的灵魂。

    乾木十三祭是青木生魂殿的镇殿功法,和劫木十三破、灵木十三禁一样的存在。

    忽然,柳湘琪猛地喷出一口气血,脸色又瞬间苍白了起来。

    君临急忙把柳湘琪扶起,道:“大小姐,你怎么样了?”

    柳湘琪气虚道:“我不小心运岔了气,无法运转周天,我现在需要你的协助,替我完成周天运转。”

    君临问道:“需要我做什么?”

    柳湘琪说道:“你运转神木诀,把灵木之力灌入我的体内。”

    君临说道:“我不会神木诀。”

    柳湘琪说道:“那我教你,灵木之力能凝聚出一点是一点。”说罢,便把神木诀的法诀说给了君临听,竟没有半点藏私。

    君临按照柳湘琪所说法诀运转,顿时一股暖流从丹田涌起,但却无法持续太多,只能为柳湘琪供应灵木之力而已。

    “我知道君临师弟的天赋好,但没想到会如此之好。”柳湘琪以君临供应的灵木之力为引,运转了周天,让乾木十三祭的力量补充着灵魂。

    君临苦笑道:“这神木诀好像没有开篇总纲,我无法持续凝练灵木之力。”

    柳湘琪笑道:“我现在还不能把总纲给你,否则我就触犯了神木宗的纲纪,是要受处分的。”

    不过,只要利用囚龙九变来施展神木诀的话,即便没有神木诀的大纲也依旧能发挥出威力,不会像现在这般无法持续凝练。

    柳湘琪又说道:“如果我们想要离开,就不能走来时的路,只能从这绝壁深渊下去。”

    君临问道:“那大小姐可知道深渊通向什么地方?”

    柳湘琪摇头道:“不知道,但我相信,那是我们唯一的活路。”

    君临眉头一皱,忍不住向深渊下望了一眼,道:“这个绝壁限制了我们的图腾之力,如果掉下去的话,必死无疑。”

    柳湘琪笑道:“君临师弟是怕了么?”

    君临摊了摊手道:“我无所谓。”

    此刻,君临心里已不由怀疑起柳湘琪的目的。如果说从这个深渊爬下去是为了避免魔兽的袭击,那她又是为了什么来到这个魔兽集结之地呢?

    柳湘琪又重新闭上了眼睛,全心全意地为自己恢复着灵魂之力。

    君临一边为柳湘琪提供灵木之力,一边不由暗赞道:“神木诀果然厉害,在这种情况下也能运转周天。”

    小虬闻言却冷嘲热讽一番,道:“要不是有本神为你们加持灵魂之力,恐怕你小子已经倒地不起了。”

    不可否认,能在断魂碑支撑这么久,小虬可谓是功不可没啊。

    一个时辰很快就过去,柳湘琪在君临的帮助下渐渐苏醒过来,脸上的气血红润,被消耗的灵魂也已补充了回来。

    “君临师弟,多谢你了。”柳湘琪与君临的双掌脱离,“我欠你一个人情,你要什么尽管开口。”

    君临沉思了片刻,道:“我想要神木令。”

    柳湘琪笑道:“我已经把神木令给了你。”

    君临摇头道:“我是说,我想要神木令的处理权,只要你同意,我就交给大师姐。”

    柳湘琪轻声一喝道:“你想给就给,有没有我的同意,重要吗?”

    君临说道:“不重要,即便你不同意也没关系。”

    柳湘琪冷哼道:“既然如此,你又何必问我同不同意?”

    君临尴尬地笑了笑,道:“你好歹也是神木宗的大小姐,如果被人知道我把你送给我的东西送给别人,会遭别人非议,对名声不好。”

    柳湘琪顿感无语,不禁翻了个白眼,嘀咕道:“你是怕对你大师姐的名声不好吧?”

    这声音再小,也依然避不开君临的耳目,让他脸上的尴尬之意更浓。

    柳湘琪缓缓站立而起,向绝壁深渊望了一眼,道:“君临师弟,你准备好了吗?”

    君临也站起望了一眼,道:“时刻准备着,就等大小姐你了。”

    柳湘琪点头道:“君临师弟,我们没有绳索,只能徒手攀爬,等会你就背着我爬下去。”

    君临闻言一怔,急道:“不可,男女授受不亲。”

    柳湘琪反驳道:“有何不可,你之前不是已经背过我了么?”

    君临说道:“之前形势所迫,不得已为之,现在大小姐你已经恢复了,该避还是要避的。”

    柳湘琪笑道:“君临师弟误会了,这绝壁深渊陡峭,而且施展图腾之力很是费劲,在攀爬时容易断掉周天运转。”

    无需再继续说下去,君临便明白了柳湘琪话里的意思。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