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4章 师姐,我脱了你的衣服
    君临望着伪天阶灵植的本体,露出一缕邪恶的笑容。

    只见他弯腰俯地,一条长长的龙骨之尾从尾椎处拉开,燃着熊熊烈焰。

    “没办法,但我会小心一点的。”龙骨之尾上凝聚着一轮螺旋之焰,其上弥漫着闪闪雷霆,以最为凶猛的姿态向伪天阶灵植狠狠砸去。

    如果没有囚龙棒布下的结界保护,柳湘瑜在如此强大冲击的波及下,必然会被湮灭得尸骨无存。

    伪天阶灵植在极阳龙炎的焚烧之下,也渐渐出现了焦黑的迹象。

    “想要修复?”君临抓起其中一根枝条,一口咬住并疯狂地吸允,“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我要吃掉你。”

    因为君临知道想要彻底灭掉一棵伪天阶灵植,仅凭这点程度的极阳龙炎还无法办到,除非能施展出领域的力量——熔焰界。

    可这样做的后果却十分严重,会招来大量的探寻者不说,伪天阶灵植蕴藏的生机也会因此浪费,得不偿失。

    然而,这棵灵植能修炼到伪天阶的境界,那么它的手段必然远不止这些。纵然战斗力不强,但绝对有在险境中逃生的本领。

    这棵伪天阶灵植的根茎很长,覆盖在洞外的那些荆棘就是它身躯的一部分,在地面绵延了十里之远,构建了一个巨大的地脉网络。

    如果这棵伪天阶灵植在这个时候脱逃的话,君临顶多就是吸收掉它少部分的生机,根本不可能将之彻底灭掉。但这棵伪天阶灵植却仍还想着要将柳湘瑜夺舍,趁着君临在吸收自己生机的同时,再次悄悄将枝条伸向了柳湘瑜。

    虽然有囚龙棒结界的保护,但这里是天阶灵植的地盘,想要突破结界靠近柳湘瑜,总还是会有办法的。

    只见洞外的荆棘一股脑地朝柳湘瑜覆盖而去,而这些仅是伪天阶灵植的佯攻之举,真正的杀招是埋藏在地底下的一根寸长的藤条,就好像是独立的存在,没有和伪天阶灵植的本体扯上任何的关联。

    很可惜,柳湘瑜却是它不能触动的存在。

    就在这根藤条冲破了结界的防御,绕着柳湘瑜的身躯钻进了其眉心的同时,君临却突兀地出现在这里,点燃了这根藤条最后的尾巴,瞬间焚尽。

    “如果你就此逃走的话,我也拿你没办法,”君临深呼了一口气,“要怪就怪你自己太贪心,怨不得别人。”

    与此同时,伪天阶灵植的本体在极阳龙炎的焚烧下瞬间虚无,已毫无半点生机。因为它在钻入柳湘瑜眉心的那刻,就已是转移了所有的生机,尽数倾注在了柳湘瑜的体内。

    “可惜,如此强大的生机之力就这样为他人做了嫁衣,”小虬不时冒出这么一句嘲讽的话,“更可惜的是,以柳湘瑜的经脉根本就容纳不了这么多的力量,肯定会经脉爆裂而亡。”

    君临苦笑道:“小虬你这是在提醒我么?”

    这确实是提醒,不过就算小虬不说,君临也十分清楚这点,毕竟伪天阶灵植的力量在柳湘瑜体内肆意,凭她自己的力量根本就无法压制下来。

    君临盘坐在柳湘瑜身前,神情变得异常凝重,随后便迅速地脱掉裹在其身上的破烂衣衫,并一手按在其腰间,一手却按在人家的胸前。

    “大师姐得罪了,救人要紧。”其实,君临只是经柳湘瑜的穴位输入了一些龙炎之力,以便助她炼化以及封印狂暴的伪天阶灵植生机。

    有小虬在一旁指导,炼化区区伪天阶灵植之力丝毫没有阻碍,不消片刻,君临就收回了自己的双掌。

    只是在这个时候,柳湘瑜似乎睁开了眼睛,但看到自己赤身**后,又迅速闭上了眼睛。

    “这个柳湘瑜,还真是个坏女人,明明已经醒了,却还要装模作样。”虽然君临是闭着眼睛的,但小虬却看得十分清楚。

    君临心里苦笑道:“这样也好,免得尴尬。”想罢,便将脱下的衣服又重新穿回到了柳湘瑜身上。

    如果柳湘瑜突然醒来的话,恐怕她永远都不会知道君临做过这样的举动。

    君临看了眼这个残破不堪的山洞后,很无奈的摇了摇头,该如何向柳湘瑜解释眼前的一幕呢?

    这样的破坏,绝不是玄境修为的人能够做到的。

    “君临师弟,这个洞穴的主人回来了么?”柳湘瑜睁眼扫视着这个山洞,笑问道。

    君临把囚龙棒收进囚龙空间,点头道:“师姐你现在能动么?”

    柳湘瑜不解问道:“怎么了?”

    君临说道:“这个山洞不安全了,我们换个地方。”

    柳湘瑜美目流转,微微点头地笑了笑。

    “君临小子,你看到没有,这个女人的心机真重,明明知道你看光了她,却还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和你说话。”也不知道小虬对柳湘瑜哪里的意见,总不是在挑三拣四的挑她的毛病。

    君临没有搭理小虬,走到柳湘瑜身前,道:“师姐,我背你。”

    柳湘瑜闻言一怔,最后还是任由君临把自己背在身上,然后默默地趴着。

    对之前所发生的一切,柳湘瑜一句话也没有问,因为她在等君临主动和她说。

    走在夜色下,微弱的月光洒在丛林间,根本就看不清去往的路。

    君临和柳湘瑜慢慢地行走在黑暗里,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十分安静。

    “大师姐。”作为男人,君临开口打破了这无言的僵局。

    柳湘瑜轻声应了一句,道:“怎么了,君临师弟。”

    君临说道:“之前在那个山洞里,有一棵灵植要夺舍你,我不得已脱了你的衣服。”

    柳湘瑜轻“哦”了一声,语气仍是很温柔。

    君临说道:“大师姐,那时迫不得已,希望你能见谅。”

    柳湘瑜笑道:“没关系,只是这件事不要再说了,最好别让其他人知道。”

    君临点头道:“知道,师姐,还有一件事,希望你要注意。”

    柳湘瑜问道:“什么事?”

    君临说道:“那棵灵植有很强的生机之力,对你的伤势很有帮助,目前你只吸收了三成,还有七成被我封印在你的经脉中。如果你想借这段力量突破的话,可能会让你的经脉受损。”

    柳湘瑜也能感受到这股潜在体内的力量很磅礴,只是她不明白君临是用什么方法做到的。

    君临继续道:“我认为师姐你用这股力量滋润伤势最佳,如果以后再受伤的话,可以及时得到治疗。”

    柳湘瑜无语道:“乌鸦嘴,就这么想我再度受伤么?”

    君临猛然摇头道:“不想,但不得不防。”

    如果话说到这个地步,基本上可以确定,这个话题到此结束,否则就要赤红着脸争吵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