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9章 英雄救美
    此刻,天地间仿佛只剩下柳湘瑜一人,世间万物都被遮掩地黯淡失色。

    这就是御木天罡咒的魅力。

    君临看着中央的窈窕背影,居然楞在了原地,没能迈开脚步。

    他已经被吸引,被深深地吸引。

    只是修为摆在眼前,御木天罡咒的威力再强,柳湘瑜也无法承受来自地境强者的一击。

    柳湘瑜被烽火先生的攻击轰得飞身倒退,君临猛然回神过来,用最快的速度将其抱在了怀中。

    “你怎么还在这里?”柳湘瑜脸色苍白,十分虚弱地望着君临,“我不是让你逃么?”

    “你还在这里,我怎么能自己跑掉。”君临随口说了这么一句,却无意间触动了柳湘瑜的心灵。

    然而,三重狱并不能阻止烽火先生太久,君临抱着柳湘瑜刚奔跑十丈不到,烽火先生就已经席卷着熊熊烈焰追了上来。

    虽然只有半里的距离,但对君临他们来说却是一段横跨生与死的路。

    在没有极阳龙炎的状态下,龙之幻影被君临施展到了极致,但在地境强者的速度追赶之下,仍是显得那般勉强。就像猫捉老鼠一般,总是差一点就被抓住,当然在最后,不出意外的话也一定会被抓住。

    只见无数个拳头般大小的火球落在君临的脚边,砸在他的后背上,紫色的套装也被烧得残破不堪。

    十丈、五丈、一丈,眼见灵木禁阵就在眼前,但伸手上前的时候,却是那般遥不可及。

    烽火先生的魔爪已伸了过来,是不会允许他们从眼皮底下逃脱的。

    情急之下,君临使尽全力将柳湘瑜抛进了灵木禁阵里,就像坠落的流星一般,撞在柳溪河的怀里。

    可君临他自己却被烽火先生的魔爪重重包围,被无尽火焰掩埋在了其中。

    “君临师弟……”柳湘瑜想要伸手去拉君临一把,却发现隔了很远的一段距离。

    柳溪河摇摇头,感伤道:“他活不下来了。”

    柳湘瑜眼眶中闪过一抹晶莹,痛恨着自己的无能。曾几何时,这是多么相似的场景,她也是这样看着林忘尘在自己眼前慢慢死去,最后连尸体都没有找到。

    不过与君临不同的是,林忘尘不是被火烧死,而是掉进了禁地深渊,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直到现在都还生死未卜。

    “不。”柳湘瑜不知哪来的力气,奋力怒吼了一声,喷出的气流将燃烧君临的火焰熄灭。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令人咋舌,一口气吹灭了地境强者的攻击火焰,也未免太夸张、强悍了些吧?

    其实不然,这只是君临寻找的一个契机,表面上看似被吹熄的火焰,实则火焰是被君临给吸收的。

    只是在外人眼里看不出来而已,其中也包括这个地境强者烽火先生。

    君临借机一个翻滚起身,用最快的速度闯进了灵木禁阵内,跌跌撞撞倒在了柳湘瑜的怀里,留下一脸惘然的烽火先生,显然他没有料到会是这个结果。

    柳湘瑜见君临还活着,欣喜道:“我就知道你会没事的。”

    君临苦笑道:“这还多亏了大师姐。”

    可烽火先生听到这两句对话后,面子就有些悬挂不住了,脸色阴沉地向灵木禁阵中走去。

    “准备去下一个灵禁阵,”柳湘瑜见烽火先生爆发出更强的力量,大为惊惶,“以最快的速度。”

    “痴心妄想。”烽火先生手中弹射出两个巨大火球团,直接将整个灵木禁阵点燃,“别说区区灵禁阵,就是橙灵子亲来,也休想拦住我。”

    由于没有御木天罡咒的抵御,灵木禁阵在烽火先生的猛烈攻击下,攻破仅仅用了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

    君临三人还来不及闯出灵木禁阵,就已是被重重烈焰围困,断绝了前行的路。

    “我们出不去了,”君临将柳湘瑜护在身后,“只有拼死一战,等待救援了。”

    柳湘瑜微微点头,她知道这已是最后的办法,没有办法的自救之法。

    “就凭你也想英雄救美?”烽火先生傲然抬着头,“自不量力。”

    君临心里万分焦急,如果等不到神木宗救援的话,那只能暴露实力一战,如此一来,就必须杀光在场所有的敌人,而且还要让柳湘瑜和柳溪河忘却这段记忆,否则又要继续亡命天涯。

    然而不到最后关头,君临是不会冒险用极阳龙炎的力量,因为他并没有十足的把握,得到所设想的那个结果。

    “就先拿你开刀。”烽火先生弹射出一道火焰光束,穿透了君临的四肢与胸膛。

    “该死,人明明已经来了,为什么还不出现?”君临强忍着疼痛没有还击,在心里咆哮着大骂。因为他已经感知到神木宗的强者就在不远处。

    柳湘瑜持着流光剑站到君临身前,道:“我还能勉强施展一次三重狱,你们趁着这个机会逃。”

    柳溪河说道:“二姐,我师父已经到了。”

    烽火先生战意狂升,大笑道:“橙灵子,既然来了就现身吧。”

    “烽火先生,你以大欺小,这要是传出去,对你的名声可不好。”只见一道橙光闪现,一位道骨仙风的老者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

    君临见状松了口气,嘀咕道:“到了就赶紧救人,非要别人请你出来么?”

    橙灵子似乎听见了这阵嘀咕声,不禁回头望了君临,用十分和善的目光注视着,但却给人一种阴森之感。

    这个老者不简单。

    “楼灵前辈,多年未见,你老可还好?”赤焰星从烽火先生身后走来,“当年的传道之恩,晚辈不敢忘。”

    听得出来,赤焰星的话很真实,只是这件事连柳溪河似乎都不知道,一脸惊讶的表情。

    橙灵子楼灵捋了捋胡须,笑道:“既然你还记得,那可否卖老朽一个面子,放过这些孩子。”

    赤焰星摇头道:“前辈说笑了,我只要神木令,还有那个刺伤我妹妹的小子。”

    橙灵子眉头微挑,反问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么?”

    赤焰星笑道:“前辈你也知道,天火教和神木宗的关系一向紧张,晚辈要是再让步下去,回到教内就没法交代了。”

    听完这对话后,君临莫名有种不祥的预感,十分紧张地望着橙灵子,等待最终的答复。

    橙灵子又回头望了君临一眼,满脸带着微笑道:“那只好如此,看看烽火先生这些年长进了多少,能否破开老朽的灵木十三禁。”

    虽然这老者说话的速度不快,但设防灵禁阵的速度却不是盖的,眨眼的功夫就完成了双重禁制。

    灵木巡回禁和灵木天杀禁。

    橙灵子在灵禁阵上的造诣,显然不是柳溪河所能比的。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