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8章 御木天罡咒,三重狱
    在身负重伤的情况下,面对两位玄境强者的攻击,赤燃媚能坚持这么久也实属不易。可就在君临刺剑而来的瞬间,赤燃媚护体的火焰居然自动熄灭,最后被一剑刺穿了胸膛。

    “我们撤。”柳湘瑜没有给赤燃媚补上致命一击,很是果断地拉开了距离。

    柳溪河与柳湘瑜的动作几乎是同时同步,仿若有心灵感应一般,头也不回就朝着下一个灵木禁阵冲去。

    既然柳湘瑜都说撤离,君临自然不会自作主张给赤燃媚再来一剑,更何况他本来就不屑做这种围杀的勾当。当然,最主要还是因为他和赤燃媚之间没有仇恨,而且赤燃媚自始自终都没有表露过杀意。

    至于被刺穿胸膛的赤燃媚还能不能活下来,就不再是君临考虑的范畴之内的事了,他现在只想着该如何安全地回到神木宗。

    在君临离开不久后,两道身着火红长袍的男子落在了赤燃媚身边,并喂其服下了一粒黄豆般大小的红色药丸,且药丸在入喉的瞬间,赤燃媚整个人就被点燃了一样,给人一种涅盘重生的幻觉。

    君临不由回头望了一眼,距离虽然有些远,但又好像身临其境一般,有意无意地勾动着他体内的极阳之火。

    “有凤血丹,那女人恐怕死不了,说不定马上就会追过来,活蹦乱跳的。”虽然小虬对此很笃定,但语气却带着浓浓的不屑,仿佛对这所谓的凤血丹很熟悉似的。

    君临好奇道:“凤血丹?是由凤血炼制而成的么?”

    小虬说道:“不然为什么叫凤血丹,不过凤血何其珍贵,区区一个玄境修为的人类怎么可能会有,而且还用来救别人?”

    君临笑道:“丹药都是人类炼出来的,再说人类重情重义,救一个人就不行么?”

    小虬闻言讽笑道:“人类重情重义?这是我听过最好听的笑话。”

    君临不以为意,反驳道:“那小虬你解释一下,为什么他们会拿出如此珍贵的凤血丹来救人呢?”

    小虬有些哑口,辩解道:“那肯定是有原因的,但绝对不是因为什么重情重义。人类我还是很了解的,都是极度自私的物种,就像那个柳湘瑜一样,满肚子的阴谋。”

    君临苦笑道:“你这么诋毁大师姐,总该有个理由吧?”

    与此同时,柳湘瑜的声音从前方不远处传了过来,道:“君临师弟,你速度快些,他们很快就会追上来。”

    果不其然,柳湘瑜还真是乌鸦嘴,话刚说完不久,天空中就下起了火焰之雨,落在地面上就是一个深坑。

    小虬幸灾乐祸道:“看见没有,这就是理由。”

    君临好生无语,这算是什么破理由,当下便加快了脚步,避过下落的火焰之雨,来到柳湘瑜的身边。

    “湘瑜妹妹,你这是急着回哪里去?”这个男子名为赤焰星,是赤燃媚的亲哥哥,也是天火教烈焰使者的亲子。他的模样很是英俊,与赤燃媚有着七分相似度。

    天火教和神木宗的管理大同小异,除了教主之外,就属烈焰左右使者的地位最高,所以赤焰星在天火教也有着举足轻重的分量。

    “赤焰星,没想到你也来了?”柳湘瑜三人已经进入了灵木禁阵里,与赤焰星正面对峙。

    “我若是不来,我妹妹就要死在你手里了,”赤焰星阴森一笑,缓缓指着君临,“不过这也能不怪你,毕竟用剑刺中媚儿的人是他。”

    君临眉头微皱,心里很清楚赤焰星是在逼柳湘瑜做选择。

    柳湘瑜讽笑道:“赤焰星,少说些没用的废话,告诉我,你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赤焰星摇头笑道:“我不想骗你,我们已经在这里等了三天的时间,有人告诉我说,三块神木令会在这个地方出现,而且那人还说,神木令是开启断魂谷宝藏的钥匙。”

    柳湘瑜闻言微惊,怒喝道:“一派胡言,到底是谁背叛了神木宗?”

    赤焰星无奈叹道:“湘瑜妹子,我知道三块神木令就在你们三人手里,只要把神木令交出来,我们就不杀你。”说罢,却又轻轻拍了下脑门,道:“不对,那小子得留下来,我妹妹说要把他的心挖出来。”

    君临闻言一怔,感觉这一切都在兜兜转转针对着自己。尽管没有证据,却总有说不清道不明的阴谋围绕着自己。到底是谁设下的局面,会是他们三姐弟的苦肉计么?应该不会,毕竟天火教与神木宗没有理由勾结,况且这里还牵扯了风雷殿和金玄门。

    柳湘瑜没有再多说什么,直接拔剑横指着赤焰星,眼神中闪烁着绝然而然的杀意。显而易见,这就是她给出的答案。

    “灵木十三禁,神木宗橙木灵禁殿的绝学。烽火先生,看你的了。”赤焰星知道会是这个结果,但仍显得失望至极。既然如此的话,那就只好出手擒杀柳湘瑜三人,在神木宗来援之前拿到神木令。

    至于这个烽火先生嘛,他是一个中年男子,是货真价实的地境强者。

    面对地境强者的攻击,柳溪河心里甚是没底,不知道自己布置的灵禁阵能挡住多少时间。

    “三弟,宗门还有多久到这里?”柳湘瑜的神色无比凝重,握在手中的剑都渗出了汗渍,“在他们攻破这个灵禁阵后,我们用最快的速度逃到下一个灵禁阵去,多争取一些时间。”

    柳溪河说道:“用不了多久,他们就赶到这里来。”

    柳湘瑜点了点头,转而对君临带着歉意笑道:“君临师弟,这次连累了你,真是抱歉。”

    君临淡笑道:“那就努力活着,慢慢补偿我吧。”

    柳湘瑜闻言一笑,道:“如果我们都还活着,我一定好好补偿你。”

    可这些话听在柳溪河耳里很十分尴尬,死到临头了还有这样的心思**,难道不知道地境强者的恐怖么?

    与此同时,烽火先生已经闯进了灵禁阵里,发起了猛烈的攻击。

    “双重禁制,可惜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都是浮云,根本就不堪一击。”烽火先生化身成了一个火人,在灵禁阵的杀招围困之下,仍是毫发无伤。

    “趁现在,快逃。”柳湘瑜低喝了一声后,将流光剑插在地面上,双手交叉于胸前,身上散发出阵阵耀眼的紫光,“御木天罡咒……三重狱。”

    随着一声震响惊鸣,一重、二重、三重光影依次闪现而出,仿如神树耸立一般,又像是地狱堕落一样,遮住了所有人的视线,只有一个越来越模糊的窈窕背影站在最中央。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